本期推荐

奥运报道的平衡法则
——写在伦敦奥运会倒计时100天之际

面对网络谣言:媒体的履责和应对之道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绍兴篇

 

 

 

 

我错了吗?

——媒体人社交障碍心理剖析

 

一个新闻人,也许可以走进成千上万人的心里,倾听其人生故事与喜怒哀乐,但是他可能从未有机会与内心里的另一个“我”谈谈心、聊聊天。“超人”般强大的新闻人,时刻关心全世界,却常常漠视自身。《中国记者》邀请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雯文开设专栏,选取六个关于媒体人的真实案例,探讨我们可以做些什么以改善媒体人心理健康状态。为保护个人隐私,这些文章会隐去具体细节与信息,本文为此系列第五篇。

                                    

                                                                 □ 雯 

   

媒体人活跃在时代的最前沿,每天都和陌生人打交道,第一时间获得与传递第一手资讯,称媒体人为“社会活动家”并不过分。可是,在现实的人际交往中,媒体人也面临着种种障碍与困惑。

都是优秀惹的祸

咨询室里,美玲衣着精致,颇有明星范儿。美玲讲述着她的经历,声音优美,字正腔圆,仿佛都经过检验,盖着“完美无暇”的印章。

美玲是一家省城媒体的记者,业务一流,每年全国评奖,总是榜上有名。单位的重点报道、省里的重大事件,美玲更是勇担重任。天才加勤奋,美玲每个月的工作量是别人的两三倍,拿到的奖金自然高出别人很多。同事们戏称她“美女加财女”,其中酸溜溜的味道美玲多少能品出一些,但是她未往心里去。

“那段时间,我总觉得怪怪的,大家一起吃饭、唱歌,玩到半夜,表面上嘻嘻哈哈的,可我心里总是空荡荡的,我隐隐感觉他们好像在防备着我,彼此之间好像隔着些什么。”渐渐地,美玲觉察到了异样。

两年前,单位公开竞聘副处级以上干部,美玲报名,申报了采访部的副主任岗位。笔试、面试都第一的她,竟然在民主评议时戏剧性地落选了,她怎么也无法相信这个事实,她的世界倾斜了。

“事后,当我再看到那一张张曾经熟悉的脸,我忽然觉得好陌生好冷酷。他们不愿做的重大报道我去做,他们不想干的累活我来干,我牺牲了那么多的节假日、放弃了与家人的团聚、放弃休闲娱乐,可到头来却‘为众人所不容’。这到底是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诊室里,美玲坐得笔直,语速很快,圆润的声音因张力过大有些发抖。

巨大的困惑像一座大山向她压来,美玲陷入了严重的抑郁,她无法集中精力工作,甚至不能在办公室待上几分钟。她没缘由地发脾气、落泪、叹气。美玲请了长期病假。

太英俊的烦恼

金先生坐下来,拿出黑色木梳,开始梳理满头的白发。他的年龄不过五十岁,面容俊朗,气宇轩昂,两道浓浓的剑眉龙须飞扬,气场强大。坐在他对面,我心头划过一个大大的问号:“如此爱惜自己的他,为何会满头白发?他的生命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哎,”他长叹一声,停顿了几秒种。“我的命运波折,说出来都是辛酸。刚上班那会儿,我在单位是很受人注目的。”他从钱包里拿出一张两寸照片,上面是一个风流倜傥的英俊小生,堪比电影明星。

“那会儿,相中我的人太多了,单位好几个领导都想把女儿介绍给我,可那时太年轻,太清高,没同意。之后受的苦就别提了。”他的表情一会儿得意,一会儿失落,一会儿懊悔。

可以想象,作为他的领导,难免恼羞成怒。

“你当时是怎么做的?”

“我能怎么办?我只能说我目前还不想考虑个人问题。所以一概不见。”初来乍到,就给自己埋下了人际关系的地雷,接下来的路就得倍加小心了。可生性耿直又出自知名新闻学府的金先生,没几天就又惹出事端。

“一次审稿,明明是别人的错,可领导偏说是我的问题,我哪能替人背这黑锅,当场就和领导争辩起来,结果,我被调到一个边缘的岗位上。”他的声音低落,充满懊恼,他的不谙世事让自己走进了布满荆棘的小路。

“这么多年,我常常问自己,是我错了吗?”

“前一段时间看了一篇文章,有一句话让我猛醒:孩子,你没有错,但是生活不该这样过。”

这一句话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毕业于新闻名校的金先生,拥有两个专业硕士学位,可是在单位工作了三十多年,却一直从事二线岗位的工作,因为没有获奖证书,职称止步于副高级。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