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奥运报道的平衡法则
——写在伦敦奥运会倒计时100天之际

面对网络谣言:媒体的履责和应对之道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绍兴篇

 

 

 

 

很多记者是怀着理想去做的……

                                   

                                                                   □ 孙雪梅

 

在记者这一行业,年轻的我不过是一只“菜鸟”。关于暗访报道,我既没有做过“卧底”,也没有曝光过巨大黑幕,只不过做过几次体验式的暗访报道。不过,也正是几次暗访经历,在尚不算长的记者生涯中最让我刻骨铭心。

暗访记者得像个“演员”

在很多报社,暗访报道一般属于机动部或热线部,因为它属社会热线新闻的一部分。热线记者的经历不会枯燥,很多线索来自读者爆料,如某地下陷形成大坑、某类考试现作弊现象、某小区出现凶杀案、某公司用不合格药品充当正规药出售等。每一天发生的事情也许同类,但绝不是简单重复。

在新闻线索中,有些重大新闻需要记者“深入虎穴”才能获得,比如地沟油的生产销售,商贩用工业盐冒充食盐等。在这些线索的暗访调查中,记者必须随机应变,见不同人说不同的话,通过扮演不同角色,获取真实信息。而一旦身份暴露,随时可能面临危险。

2010年10月,正值北京闹“血荒”,于是有一帮被称为“血托”的社会青年,先从各医院找到需要输血的病人谈好高价,比如400毫升血1600元,再组织学生、农民工献血,给献血者400毫升三五百元,从中赚取差价。

在接到线人爆料后,报社安排我和另一名记者去暗访。为了取得“血托”信任,我们把穿旧的几年前的衣服找出来,装扮成很缺钱的学生。由于我本身刚从学校毕业不久,还未脱去学生气,比较快地取得了“血托”信任。即便如此,“血托”约的见面地点还是一改再改,最后“确认”不是执法人员,才带着我们去血液中心填表,而带我们填表的,又是另一个人。之后,我们和血托谈好价钱,献血200毫升给300元。

填表之后,我们以身体不符合献血要求为由退出了。随后,开始试图联系“血托”中的高层,也就是专门和病人家属谈高价的“血托”。为了找到“高层”,我又扮演成患者家属,在多个医院转,四处找人献血,希望引出“血托”。由于没有人穿针引线,“血托”始终不现身。好在最后我拿到了医院的一张互助献血表,换一套行头拿着这张表再去血液中心时,好几个人围了过来,争着问我是不是需要找人献血,而这几个人,是“血托”中的几派,他们也在相互“竞争”。

花了将近一周,在与一名“血托”熟悉后,他将“血托”内部结构和盘托出,将分成的机制也讲了个明白,“血托组织有偿献血牟取暴利”的新闻得以报道出来。总结这次暗访成功的经验,就在于不断转换自身“演员”角色,获取对方信任。在“演”的过程中,必须注意一言一行,因为转换不同角色时很容易露馅。

我身边的几位记者朋友,凡敢做暗访的,都是鼓着勇气去“演”。一位朋友曾扮演进货商,与卖假盐的商贩取得联系,通过近一个月暗访,获得对方信任,最终带着警察,查获一吨冒充食盐的工业盐。这位记者还假扮成医院护士,揭露了某医院欺骗患者,用普通仪器代替进口仪器进行手术,收高价费用的内幕。据其讲述,在扮演护士的过程中,有一次用U盘拷贝资料时,恰好被医生撞上,凭借多次暗访经验和超强的心理承受能力,她不动声色用一本书挡住U盘,才化险为夷。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