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奥运报道的平衡法则
——写在伦敦奥运会倒计时100天之际

面对网络谣言:媒体的履责和应对之道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绍兴篇

 

 

 

 

二、把“走转改”与推动实际问题解决结合起来

“走转改”选题多为有冲突、有问题、有难度的题材,对于此类题材的有意识触及,是中央电视台“走转改”报道的一大进步,也是舆论监督的一大进步。记者要善于在基层中发现矛盾,并加强题材预判,选取有望解决的题材展开报道。在不回避矛盾的同时,敢于触及热点问题,按照中央的政策,坚持正确的新闻观,运用体制、机制的力量,为问题找到解决出路。要关注普通人的生存状态、困惑、期待,通过人物命运故事化的表达,见微知著地揭示普遍性的问题,通过媒体的力量推动实际问题的解决,展示党和政府“执政为民”的作为,增强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信赖。

在“走转改”过程中,中央电视台涌现出一大批敢于碰触热点问题的报道。反映上学难,有《皮里村孩子的上学路》;反映看病难,有《儿童医院蹲点日记》;反映“招工难”,有《招工局长陈家顺》;反映“春运买票难”,有《邵全杰回家路》;反映“农民工讨薪难”,有《杨立学讨薪记》。这些热点问题恰恰是舆论监督当中要解决的问题。这些报道带有舆论监督性质,但又有别于传统意义上的舆论监督和问题报道。它既正视问题、直面矛盾,又不是单纯地曝光问题、凸显矛盾,而是重在反映党和政府以及各级干部为解决群众问题的努力和成效,力求取得正面结果。《杨立学讨薪记》之所以成功,就在于显示了体制的力量、机制的力量,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讨薪的问题。这给我们一个重要启示,就是用“走转改”的方式,以积极的态度来推进和深化舆论监督和问题报道。

三、把“走转改”与提升舆论引导力结合起来

“走转改”是提高舆论引导力的有效手段。靠单向度、灌输式的宣传很难产生真正的舆论引导力,因为目前的受众位置已经从过去传播的终端转向了传播的全程。“走转改”为新闻媒体提高舆论引导力创造了有利的条件。有了受众,才具备有效引导舆论的基础。舆论引导的先决条件是媒体的报道要形成对受众的吸附力,认可报道内容和表现形式,否则提高舆论引导力无从谈起。“走转改”实际上要求我们把受众视为新闻传播链条上的重要资源进行发掘,提供一种受众更易于接受、更易于转化为舆论引导力的传播方式、表达手法。

将道理与观点融入故事讲述,是舆论引导能力提高的实质性表现。要强化主动的发现能力,通过主动设置议题,提高舆论引导能力。深化“走转改”,就要善于发现陈家顺这样的好选题、好素材,注重策划,善于提炼。提高舆论引导力离不开精准的议题设置,离不开善于发现的眼睛,离不开精心的策划和新闻包装。深化“走转改”要拓展报道领域和视野,扩大覆盖面,全景式、全方位地展现基层的整体面貌。要通过立体的新闻联动提升舆论引导力,强化表达、传达方式的整体设计,创新编排和播出方式,实现“走转改”报道效益最大化。如“新闻联播”栏目与新闻频道的联动,实现了“新闻联播”与新闻频道播出的有机结合,保证了新闻的协调性,放大了报道效果。

四、把“走转改”与加强新闻队伍建设结合起来

“走转改”明确回答了新闻工作者的定位在哪里、坐标在哪里、根在哪里的问题。新闻人就应该永远在路上、在现场,基层就是新闻记者的脚步、镜头、笔触指向的一个终点。通过“走转改”,中央电视台的新闻队伍转变了观念与理念,端正了“我是谁”的基本定位,在观念、眼界、习惯、感情等方面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培育了群众感情、民生情怀,改变了采访作风。

实践表明,中央电视台推出的广受好评的“走转改”报道,没有一篇是“无心插柳”的作品,均经过精心策划、认真选取和长期采访、长期跟踪。其中,买票难、讨薪难、求医难等若干报道,每一项均在数十位采访对象中反复比较甄选,选取最具典型性、代表性人物,最终才呈现于屏幕,都是记者心血与付出的结晶。在拍摄《邵全杰买票记》的过程中,记者跟着邵全杰一起到火车站排队买票,跟了四天,邵全杰排两个小时,记者也排两个小时,和他轮流休息和排队。最后买到站票,记者也全程站了15个小时,跟着邵全杰一起站到家,记者的腿都站肿了。为了拍好《招工局长陈家顺》,摄制组跟随陈家顺和他所带领的269名农民工乘着农民工专列,从云南到浙江辗转数千里,整个拍摄历时近一个月。

目前,中央电视台正在积极深化“走转改”报道,努力推出一批更有分量、更有价值、更有深度的好作品,努力使新闻屏幕洋溢出鲜活的图景,焕发出生动的气息,把“走转改”活动推向新的高潮,发挥好主流媒体的舆论引导和价值引领作用。(作者是中央电视台台长)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