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奥运报道的平衡法则
——写在伦敦奥运会倒计时100天之际

面对网络谣言:媒体的履责和应对之道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绍兴篇

 

 

 

 

止住谣言 注入理想

——微博时代传统媒体如何发挥引导之责

                                    

                                                                  □  飞

   

谣言,当它与新潮的微博等SNS网站相遇时,注定要迎来一场风暴。谣言是一种信息的黑市,在当下中国,谣言如同奔涌的地下水,随时会冒出地面。

笔者在2009年初次尝试使用微博。它带来了一种久违的用户体验——其初始发布方式,非常类似于晚清和民国时期的“通电”。不同的是,按下电报的按钮,就掌握在每个人的手上。这种“低成本”的信息传播渠道,威力之大,已在近年的公共事件传播中显露无疑。

一种并不一定存在的假设是:谣言配上微博这种新工具,将以前人无法想象的速度和广度,传播开来,并带来灾难性后果。但事实上,谣言不过是“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或者说,是在社会中出现并流传的未经公开证实或已辟谣的信息——在信息流动充分、存在观点自由市场的社会,谣言并不足以成为威胁,微博时代,同样如此。

更为重要的是,由于微博时代信息更新更快,谣言被证实或证伪的几率更大、效率更高,随着微博用户的不断成熟,微博上事实上已在逐渐形成一种谣言的核验机制和一种信息的修复机制。故微博时代,谣言不仅不足为虑,而且更容易获得修正和平衡。

而如果要从根本杜绝谣言,必须让国民能够享有公开的信息获取方式,能够参与到社会建设中来,从而让谣言滋生的土壤以及谣言传播的环境,逐步消亡。

公众为何偏向于“相信谣言”

《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一书中指出,作为公众的群体,易受暗示和轻信、情绪易夸张、也容易走向极端、偏执专横和保守。而公众群体的这个特征和心态,无疑将会成为谣言滋生和传播的土壤。

当人们接受到杂乱无章、或真假不明的信息时,假如不能及时让其获得了解真实情况的途径,那么公众舆论的走向,将变得更为无法清晰。

在某种程度上讲,理性和秩序,在社会公众的数量等级上,都将失去自我纠错的逻辑功能。“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中国的古老谚语反映的其实就是信息在公众中几何级的传播速度。虽然具有理性思维的公众,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摆脱“群盲”的意识缺陷,但更多的人依然被“无意识因素”所支配。

实际上,流传最广的谣言,并不是一眼即可看出其荒谬的,也不是一眼就觉得非常可信的。评价失实谣言的标准,并不是谣言本身提供的信息完备度和可信度,而是这个谣言是否契合了人们内心潜在的判断和期望。

比如曾经广泛流传的食盐已被日本核辐射污染的传闻,为何在短短一两天内就广泛传播并立刻引起了疯狂抢购?其背后公众心态还是对食品安全的不信任。

“潜在意识”的导向、反馈和强化,这一古老的心理学话题,在今天的网络SNS时代,也将会迅速变成群体性的倾向或判断。2012年初,由偶然事件引发的“韩寒代笔”争论,就迅速将大多数围观群众,推向了立场截然相反的两端。比如韩寒在接受新浪博客网站编辑来电时所说的一句话,到底是“代写”还是“单写”,似乎就陷入了一个永远无法达成共识的歧途。支持韩寒的,认为是“单写”;而质疑韩寒的,认为是“代写”。在情感先行的潜意识导向作用下,必然会有一部分人选择违背事实,走向判断的反面。

如今,社会安全事件频发,而很多地方政府的处理方式,并不是第一时间公布实际信息,如此便引发了社会公众的误读。而这样的负面案例,会带来极大的信誉损害和公信力的丧失。

媒体人需要公共素养,社会公众需要媒体素养。目前我国的新闻媒体的管理方式,还是较为传统的。对传媒的生产要素、制作流程和社会反馈管理,大多还只是依据“个人水平”和“小团队”的水平。当媒体力量由传统的报刊媒体,面临全社会的多平台“自媒体”新时代时,必然会出现一个信息爆炸和混沌的局面,种种偏离真相和夸大事实的传言,也必然会出现。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