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闻作品的引导力从何而来?

——来自第六届中国新闻奖高端研讨会的思考

刑诉法修改对刑事案件报道的影响

就记者如何“提问”独家专访赵启正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嘉兴篇

 

 

 

 

微博化情境下政府新闻发布的要素及变化

 

微博传播情境下政府新闻发布的理念、角色、方式都会有哪些转变及关键性要素?

                                    

                                                          □ 原平方 刘笑盈

 

从中国的微博用户数已超过3亿的情况看,人们已经越来越依赖微博获取信息、表达意见。南京大学周宪教授认为,随着媒介技术的发明正在转化成文化的生产、流通和接受方式,媒介作为一种文化的技术逻辑和力量,塑造着大众的文化习性。在这个媒介化的过程中,主体不断地适应媒介,(人类)从互动的面对面交流,转向单向的面对媒介的交流。借用这一“媒介化”的概念,应该说当日常生活中微博已经成为一种普遍使用的媒介形式,也就意味着我们已经开始进入了“微博化”时代。

微博的传播特性大家已经熟知,概言之,在传播科技日益进步的现代社会,人们的交流和互动对技术媒体的依赖性越来越强,特定场所的人或发生的事件很可能受到来自不同时空的其他人或事件的影响,“在场与否”已不成其为社会互动展开的必要条件。与传统现实社会中面对面、脸对脸的人际传播模式不同,自由发布信息而可以选择回应、表达情感诉求而不必担心受伤害,身体缺场成为微博传播的重要特征。同时,碎片化但全方位开放、即时的信息发布,观点、情绪的内容表达和点对面的关系传播共同构成了微博化的传播环境。

在这样的微博化环境中,政府的新闻发布如何进行?

理念确认:风险社会中信息的第一时间发布

早在20世纪80年代德国社会学家贝克已经提出了“风险社会”概念,认为“全球已进入风险社会时期”,他认为风险社会并不是特指某个具体社会和国家发展的社会形态,而是对目前人类所处时代特征的形象描绘,是一种正在出现的秩序和公共空间,代表着对可能的“未来社会”的警觉和表征性预测。在经济一体化和全球化加速推进的今天,中国社会处于风险社会的境况也同样在所难免,同时,具有特殊国情的中国还面临着许多工业化国家已经基本得到遏制的传统风险,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也已进入突发事件频发的风险社会。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恐惧、不怀疑,正是政府应对突发事件进行新闻发布的前提。

根据2007年11月颁布的《突发事件应对法》第四十四条内容中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定时向社会发布与公众有关的突发事件预测信息和分析评估结果,并对相关信息的报道工作进行管理。”第五十三条则规定:“履行统一领导职责或组织处置突发事件的人民政府,应当按照有关规定,统一、准确、及时发布有关突发事件事态发展和应急处置工作的信息。”此后,2008年中国政府颁布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制订了《外国常驻新闻机构和外国记者采访条例》,2010年更是开始逐步建立中央和各地党委新闻发言人制度。详细引述这些条文、条例和措施,是因为政府本身其实规定得很明确、意图很清楚:一是政府有责任和义务及时发布信息,二是政府应对报道工作进行管理,也就是说,发布和传播信息属于处置突发事件工作的一个有机环节,并且应该是有效环节。因此,政府应该在突发事件发生时,首先及时公开发布信息,避免流言传播,从传播源上抢占先机,塑造政府诚信责任形象。2008年汶川抗震救灾报道即属成功范例。在微博化传播环境里,第一时间信息发布更显重要。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