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闻作品的引导力从何而来?

——来自第六届中国新闻奖高端研讨会的思考

刑诉法修改对刑事案件报道的影响

就记者如何“提问”独家专访赵启正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嘉兴篇

 

 

 

 

“硝烟弥漫”的心灵

——一对媒体人的婚姻危机与情感困惑

                                 

                                  □ 文(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深媒体人)

   

一个新闻人,也许可以走进成千上万人的心里,倾听其人生故事与喜怒哀乐,但是他可能从未有机会与内心里的另一个“我”谈谈心、聊聊天。“超人”般强大的新闻人,时刻关心全世界,却常常漠视自身。《中国记者》邀请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雯文开设专栏,选取六个关于媒体人的真实案例,探讨我们可以做些什么以改善媒体人心理健康状态。为保护个人隐私,这些文章会隐去具体细节与信息,本文为此系列第四篇。

 

 

鹏是国内一所名校新闻系高材生,七年前分到一家省报做记者,如今是总编助理。瑶是他的妻子也是同事,在报社做编辑。在大家眼里,青年才俊的鹏与柔情似水的瑶可谓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可是,他们的婚姻如今却陷入不堪的窘境……

比这些更可怕的是,鹏和瑶的家庭争端已由“口角”升级到“武力”!每一次“家庭暴力”之后,两个人都身心交瘁。他们的“婚姻”似乎走到了尽头。

“硝烟”初起

诊室里,瑶长吁短叹,鹏眉头紧锁。

“这日子没法过了,当初真是瞎了眼,找了这么个男人!”瑶愤愤地说。

“那你去找别的男人吧!”一旁的鹏也没好气。两人都难以控制情绪,于是我请鹏回避,与瑶开始了下面的对话。

“为什么来咨询?”

“我早不想和他过了,可是一想到孩子,还得咬牙过下去。可我又很难说服自己,和他过日子太难了!”说着,瑶已泣不成声,泪水像泄闸的洪水奔涌而出,满载悲伤与委屈。

“别急,慢慢来,瑶,你今天能到这里做咨询,就是一个很棒的决定,只要你想解决,总会有办法。”瑶需要一个足够大的“容器”。

鹏刚认识那会儿,我是一个特单纯温柔的女孩,哪像现在,不知怎么就变成了“母夜叉”。满腔的愤怒和抱怨,我都不知道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瑶平静了许多,对自己的现状有清醒的觉察与判断。

“鹏是你们报社的领导,事业蒸蒸日上,你的工作也不错,这一切不是挺好的吗?”

“别提了,自从他当上总编助理,双休日、节假日几乎从来没休过,晚上还经常加班。回到家睡到半夜,单位一个电话有突发事件,就得大半夜赶去处理签发稿件。遇到重大报道,他还要经常出差。家里什么都指望不上他,尤其是孩子经常生病,我都担心死了,可是连他的影子都抓不到。”瑶对鹏的繁重工作叫苦不迭,鹏职位的提升在其他同事眼里风光无限,可对于她,简直是一场灾难。

“你的工作怎么样?顺心吗?”瑶是报社业务骨干,工作也快十年了。

“周围尽是小人,我讨厌与这帮人为伍,恨不能早点退休。”瑶的业绩年年前几名,可是每一次升迁都与她无缘。

瑶在单位受了委屈,回到家里和鹏抱怨,每次鹏都坚决制止。鹏说,他不想听她身边的这些“破事”,一听就心烦。瑶的满腹委屈只好藏在心里,她不敢和家人说,怕年迈的父母担心,怕给哥哥添负担。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