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闻作品的引导力从何而来?

——来自第六届中国新闻奖高端研讨会的思考

刑诉法修改对刑事案件报道的影响

就记者如何“提问”独家专访赵启正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嘉兴篇

 

 

 

 

让“子弹”莫再苦苦地飞

——一位研究生的求职感悟

                                    

                                                                 □ 陈一新

 

“子弹”在苦飞

“《水浒传》里的神行太保戴宗‘两只脚行千里路,程途八百去还来’根本算不上啥,我可比他能跑多了,一日之内沪京千余公里去还来,只是跑得我脑袋发晕,四肢无力……”

“你就别抱怨了,你是两地跑,想我2号在学校,3号奔苏杭,4号到京城,为省笔住宿费,今晚还得赶火车回去。我是没有《西游记》里孙猴子那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的本事,却同样感受着被念紧箍咒的痛苦,敢问路在何方啊……”

“你们一个《双城生活》,一个三城生活,相比我的多城生活可要幸福不少。条件不够硬,有个机会就不敢放过。一个单位,笔试加面试,至少要出动两次,不少单位还要求实习一段时间,实习完又马不停蹄赶下一个单位。苦难的我常挂嘴边的一句话便是: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这几位互倒苦水的正是我和我的同学们。作为毕业生的我们就像一颗颗到处乱飞的子弹,每份收到的笔试或面试通知就是亮在我们面前的靶子,速度要快,丝毫犹豫不得,因为他们都是移动靶,错过了就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回想我的“子弹”生涯,开始于2011年的夏天。

疲惫:5点半起床,八九点到家

战士都明白,要让子弹击中目标,调节标尺等射击前的准备功夫必须做足做好。同样的,毕业生也都清楚,要在就业征途中走得顺畅,实习阶段的基础必须稳扎稳打。

实习对于如我一般的学新闻的学生尤为重要,因为我们求职时最重要的筹码便是作品,不同于文学创作的是,新闻必须通过事实说话,有其人有其事,但要便捷地进行采写活动,唯有依赖实习。

2011年5月,我在中新社上海分社的实习结束后,又来到了北京,开始了在人民日报社的实习。实习面临的第一个难题就是租房,几乎没有房东愿意接受3个月的短期租客,为了降低房租,只好在位置上打主意。众所周知,北京的房价是伴随着环数增多而递减的,于是我租住的房子理所当然地坐落在了东五环外。于是,每天早晨5点半闹钟一响,便预示着我一天的实习生活开始了。

5点半起床出门,7点多第一个进入办公室,晚上八九点到家,如需写稿,忙完上床已过十二点,这几乎便是我实习生活的常态。如今回忆起来,我丝毫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但要总结当中最大的不足,那便是——睡眠。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