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从2012地方热点话题看全国两会报道关注点

慈善公益报道的操作及发展趋势探析

既勤奋工作     又活得精彩——寄语女新闻工作者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金华篇

 

 

 

 

一位“80后”记者的心理焦虑与困惑

                                       

一个新闻人,也许可以走进成千上万人的心里,倾听其人生故事与喜怒哀乐,但是他可能从未有机会与内心里的另一个“我”谈谈心、聊聊天。“超人”般强大的新闻人,时刻关心全世界,却常常漠视自身。《中国记者》邀请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雯文开设专栏,选取六个关于媒体人的真实案例,探讨我们可以做些什么以改善媒体人心理健康状态。为保护个人隐私,这些文章会隐去具体细节与信息,本文为此系列第三篇。

   

                                                                 □ 雯 

 

阿强靠在沙发上,用力搓了把脸,眼睛布满血丝。

“最近一段时间经常失眠,脑子乱得很。”他皱着眉头,整个人紧绷着

阿强是省城一家报社的记者,研究生毕业不到一年,就成了报社的骨干,本该春风得意的他,看上去却疲惫不堪。

疲惫的心

“我手头本来就有三四个活儿正干着,老黄还不甘心,又给我安排了两个巨难弄的活儿。”老黄是阿强的部门主任,阿强对他充满抱怨。

“你一个人能干完那么多活吗?你没跟他好好谈谈?”我好奇他为什么任由这种超负荷的状态一直延续。

“我不干不行啊,报社其他人要么做不了,要么不愿做这么难搞定的选题,我再不干,真就歇菜了!”阿强突然坐直了身子,挥着手臂,好像变成另外一个人。

“那你能撑得下去吗?”

“别提了。每天都得写到后半夜。然后大脑兴奋,折腾到三四点钟才能勉强睡着,再一睁开眼睛就八点了,天天早上赶得很,早饭经常吃不上。”阿强垂下头,揉了揉眼睛。又回到了一开始的状态。挫败、焦虑、抱怨像“家常客”一样端坐在老位置上。

阿强今年二十六岁,这个年龄干点累活不算什么,睡个好觉就补回来了。当年阿强帮导师做课题,每天睡两三个小时是经常事。他的失眠一定另有原因。

“我现在头发掉得可厉害了,浑身都不对劲,特烦,前两天差点和老黄干起来。”果然不出所料,是情绪困扰了这个年轻人。

线团里的针

“到底发生了什么?”

“由于熬夜,那天早上我起来晚了,迟了几分钟到办公室,老黄就在会上说,‘有些人不遵守单位规定,经常迟到,拖集体的后腿。’我当时就炸了,我对他说,‘你不用含沙射影,你不就说我吗,你做得好啊,你前几天还早退了呢!’结果他的脸都绿了,半天没说出话来。”阿强脸上露出胜利者的笑容,仿佛把对手摔倒了的孩童。“我就想和他干一仗!”

“你没有想过和老黄私下里好好勾通一下吗?和顶头上司对着干有点不妥吧?”我开始担心他的状况,好斗的顽童往往看不到自身的危险。

“我跟他谈?他算什么?业务能力那么差,只知道背后整人,我才不会理他呢!”顽童撅起嘴,鼻子哼了一下。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我越发担忧了。

“看看再说。看这次年终能给我发多少奖金。我跟他谈了,我干得多,我的奖金应该比别人多。他答应了。如果他不兑现承诺,我就不伺侯了!”阿强此时说话的口气听上去让人感觉怪怪的。

我忽然觉得,阿强带给我的感觉就像一个线团里面藏了很多针,一不小心就会扎到人。在他身上集中了多个角色,它们不停地变幻,一会儿是爱抱怨的“碎嘴婆”,一会儿是任性的顽童,一会儿是不会说“不”的“老黄牛”。每个角色都让人感觉不舒服。到底是什么导致他的多重性格呢?我决定从他的家庭入手,寻找答案。

家庭的影响

“说说你的家庭吧。”

“我上面有两个姐姐,我是最小的。我妈说我是全家的福星,自从我出生,我们家就从农村搬到城里,生活一下子好起来!”阿强眉飞色舞,摇头晃脑,肢体语言十分丰富。

“你一定很受宠吧?”

“那当然,我们全家都听我的,我大姐的对象就是我给她选的。”

“你妈妈对你要求严吗?”

“我妈是个男人性格,事事要强。我们家她一人说了算。我爸所有事都听她的。她为别人做很多事,当别人达不到她的要求时,她就会生气和抱怨。”脉络渐渐呈现。

“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姥爷就是一个特强势的人,他是抗战英雄,抗日战争时,我姥爷一个人救过全村人的命,他把日本鬼子引到别的地方,带领男丁把他们打退了。全村人都得救了,他是村里的英雄。”阿强说起姥爷的事迹很骄傲。

英雄形象在阿强的心中像一座巍峨的大山,不可撼动。他需要投注怎样的能量才能维持这座大山的巍然耸立呢?此刻我有些理解那个不会说“不”的“老黄牛”了。

崩溃的边缘

“你看我的手,”他伸出手攥起拳头,我发现,他的手比常人小很多,攥起的拳头也小一圈。

“我的心脏比别人小,可是却特要强,总要做超负荷的事情。这点和我妈一模一样。”他看着自己的拳头,苦笑了下。

“为什么总让自己超负荷呢?”我顺势触及他不愿正视的心结。

他陷入了沉思。良久沉默。

“你好像很害怕说‘不’,在你骨子里,没有你干不了的事,你不允许自己完不成任务。”

“没办法,都已经干出来了,大家都知道你很能干,领导也知道你很能干。不干不行啊。”阿强的表情矛盾而复杂。

“你是不是认为一旦说你做不了,别人就会看不起你,你也会看不起自己?”战胜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它。

“我的确可以做得到,只是,太累太累了,我快坚持不住了。这样下去早晚会崩溃的!”他闭着眼睛摇着头,表情无比痛苦,却还在“负隅顽抗”,死撑着残存的自尊。

“阿强,你已经很棒,你已经尽全力了,不要再逼自己。爱你的人不会让你这么伤害自己的。你的同事、你的上司如果知道你的真实状态,他们会理解你的,你可以告诉他们这一切。他们会理解你的。”我的面前是一个害怕被否定、没有安全感的孩子。此时他的内心是多么的孤独无助!

一个在宠爱与表扬的蜜罐里浸泡了二十多年的孩子,只身来到一个完全陌生、充满竞争的环境,饱受风雨的洗礼,他内心的落差与冲突可想可知,他要经历怎样的磨砺与苦难才能成为真正的男子汉?

一个人心灵的成长与内心的强大需要时间与空间的,除了坚强与忍耐,没有第二条路。

临别时,我送他一张《梦回巴黎》CD光碟,希望他在不眠之夜能够感受一丝安慰与宁静。

一个月后,阿强打来电话,说他主动和老黄深谈了一次,老黄接受了他的道歉。他还说,他开始慢慢适应新的环境,心里的感觉比过去好多了。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