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从2012地方热点话题看全国两会报道关注点

慈善公益报道的操作及发展趋势探析

既勤奋工作     又活得精彩——寄语女新闻工作者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金华篇

 

 

 

 

中国青年媒介形象传播的问题与对策

 

在今天的社会现实中,大众媒介对青年形象的选择性呈现,一方面体现着占社会主流思想的成人世界对青年成长的期待与控制,另一方面,也暴露出成人世界将异质化的青年作为信息快餐和娱乐对象的问题。本文试探询在青年成长发展过程中大众传媒所反映出的问题,并对新大众传播时代特征与深层原因进行探讨。

                                             

                                                                  □ 娄垂新

 

失衡的媒介形象

青年的媒介形象是人们通过媒介长期观察、认识青年社会问题而产生的对当代青年的知觉性整体看法、最终印象和综合评价。其产生是媒介刻意塑造和追求的结果;评价者为社会公众;是公众的整体、综合性认识。

青年为报道核心的新闻事件在近几年频频发生,传统新闻媒体(如电视、报纸、杂志),新媒体(如门户网站、手机报),以及自媒体(如社交网络、微博、博客、视频网站)都在以不同方式、多角度呈现当代中国青年的媒介形象。

在新大众传播时代,媒体对青年媒介形象塑造的途径、方式发生了变化。自媒体平台上最活跃的人群是物质安全时代的80后、90后群体。在双向传播模式中,青年为核心的负面报道,如李双江之子驾车撞人案、李刚之子驾车撞人案、美美炫富等近期最引人注目的新闻事件,无一不是通过自爆或他人爆料,在互联网平台上最先获得了广泛关注和响应,网友们的言论更是被各大传统媒体和各大新媒体转载引用。青年为核心的许多正面报道也遵循了同一路线,比如最美舍己救人初中生、最美为乞丐撑伞少女、最美一吻救人的19岁少女等,都是记者乃至路人的图拍消息,最先发表于网络,然后引起电视与纸媒的关注。

通过媒体, 人们可以感觉到对80 后的认识从批判到盛赞的逆转,最初将80后定位于“啃老族、月光族、毕婚族、宅男宅女”等新词汇,并贴上了:责任感不强、追求物质和感官享受、心理承受能力差、道德观念弱化、颓废等标签。然而,在奥运会及汶川救灾等事件中,80后获得了积极正面的评价,如“忘我、奉献、关注国家命运”等。这种逆转的背后,并不是80后本身发生了根本变化,而是媒体通过对事件的“选择”和“凸显”,形成一定框架,参与到社会事实的构建过程中。媒体框架的构建和对事物的刻板成见同样反映在90后身上。90后最先出现于人们的视野,则归功于双向传播的新模式,即由自媒体社交网络等平台上盛传的火星文、90后非主流自拍照、自我爆料等方式,成为网络流行,然后网络传播反哺传统电视与纸媒的传播,媒体反映的词汇也是:非主流、行为另类、自我、性格叛逆等。以上反映了我国大众传媒对 80、90 后报道的框架构建,同时影响着人们对青年社会形象的定位。“议程设置”理论假说涉及新闻选择的“把关人”(gate-keeper)理论。新闻媒介通过选择并突出报道某些内容、设置议题,使这些内容引起公众认识层面的注意和重视。大众媒介对青年事件的集中性报道,比如马加爵杀人案等一系列青年杀人案件,以及李双江之子、李刚之子等官二代、富二代、星二代的纨绔行径的密集报道,不管媒介主观上怎样想,但客观上都起到了“议程设置”的作用,并以此引导公众“想什么”。一时之间,造成了青年媒介形象的失衡,民众在媒体上看到的印象深刻的多是当代青年的负面形象,不禁会产生“这一代人都怎么了”的想法。

报道中存在的特点与问题,一方面是传统问题,即主要源于已经走上工作岗位的成人视角的“异质化”,用成人的视角与道德观评判年轻人。另一方面,在新传播时代,追求个性、娱乐和市场导向的民主化、娱乐化和商业化观念,随着web2.0兴起成为对抗传统问题的武器,形成了一轮“反异质化”社会风潮,民众有了自己的表达渠道,无论“奋青”还是“愤青”,青年纷纷活跃于互联网、用恰当或不恰当的方式,积极表达见解、舒展个性;但是,我们看到缺乏规范意识的民主、娱乐与商业化,恰恰造成了青年媒介形象的庸俗,比如对女大学生的负面新闻,更使人形成了青年浮夸、脑残的印象;不少正面宣传又由于没有脱离“高大全”的官腔官调,而难以引发深层思考与共鸣。个性引发价值混乱、娱乐导致低俗化、市场又导致民众关注什么不少媒体就一窝蜂报道什么,反而造成了青年形象宣传的失衡。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