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时代呼唤“接地气”“有底气”“聚人气”的精品力作

2011——那些让我们永久怀念的新闻人的事与情

复杂情况下经济热点报道的把握与操作

 

 

 

 

纸媒防御战的第一块盾牌

——二论撤掉电子版拯救纸媒

 

《中国记者》2011年第10期刊发了张立伟研究员的文章《撤掉电子版 拯救纸媒》,文章发表后,在业界引起争议,有支持的,也有拍砖反对的。看来这是传媒界比较关心的问题。作者又写出“二论”,提出“纸媒防御战”“时效丢哪里”“版权保护从‘禁止我’开始”等论点,对为何、如何撤电子版作出进一步阐述。本刊也愿意继续为不同观点提供表达平台。

 

                                                                  □ 张立伟

 

纸媒数字化进程缺乏防御战略,办电子版是不设防的大漏洞。撤掉电子版,竖起纸媒防御的第一块盾牌。

多年电子版的普遍形态,一是把报刊编辑成型正式上网;二是免费调阅;三是与纸媒同步更新;一句话:网上免费暴晒纸媒所有内容。这形态包含撤掉的三条途径:收费、拖延和残缺。

收费路漫漫

首先看收费,这条路极难。国外数据经常互相矛盾,只分析国内。首次收费在2007年4月,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旗下的四家报纸:《温州日报》《温州晚报》《温州都市报》和《温州商报》,电子版对温州用户免费,外地用户收费。每份160元/年,任意两份260元/年,任意三份320元/年,四份全订380元/年。

各项条件都预示收费顺利。首先,受众规模庞大又需求明确。温州新闻网副总编李亮说:“数字报纸的受众定位是在外工作生活的温州人,这部分人将近200万。这份收费数字报的出现是为了满足他们想了解家乡情况的愿望。”其次,受众有支付能力。百多元对先富起来的温州人真是小菜一碟。再次,有特殊发行渠道。部分通过全国各地的温州商会订阅。最后,按流行的“微支付”理论,约有1%的人愿意付费。200万外地温州人的1%就是2万,只要他们订一份报,一年就收入320万元。

这些条件让温州电子报含着金匙出生,可惜它运气不好。李亮说:“收费数字报发行近两年来,共收到了100多万的费用,虽然没有实现赢利,但是已经产生效益了。”后来呢?2011年12月,我上网进入“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数字报纸”,注册后即可免费阅读。一口气读它4张报,我这个外地人拣大便宜了!

温州之后,又有安徽日报报业集团、《人民日报》于2010年1月对电子版收费,均夭折——《人民日报》后改为当天免费,部分历史内容收费,那是对“旧闻”数据库收费,不是对“新闻”电子报收费了。这各处夭折后有普遍必然原因。因为数字技术,电子版上网即是大家的,迅速进入搜索引擎网站或门户网站,任何人都可随意查阅、复制和传播。遇到收费,人们就会考虑“掏这钱值吗?”美国华盛顿大学的尼克·萨博把它称为“心智交易成本”:收费再低,掏钱的经济成本最小化了,但心理成本没有消除。人都会犯懒,为它伤脑筋实在划不来,干脆放弃。以提倡“长尾理论”著名的克里斯·安德森进而指出:“这种做法犯了两个极端的错误,既让消费者感到心智交易成本很高,同时又没有从消费者那里得到相应的收入。”

如果电子版能在保护中收费,既可说是撤了免费电子版,又可说是电子版升了级,那是表述不同,无关宏旨。但偏偏收费极难,电子版却“天天”流失纸媒的优势(详后)。慢慢寻找可行的收费办法,时代可以等,个人来不及了。纸媒下滑不见底、电子版收费不见路——别说那是“发达国家”的事,除非你愿意永远在“发展中”。丧钟为谁而鸣?为每家纸媒而鸣!当务之急是止住下滑,这就必须撤掉电子版。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