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时代呼唤“接地气”“有底气”“聚人气”的精品力作

2011——那些让我们永久怀念的新闻人的事与情

复杂情况下经济热点报道的把握与操作

 

 

 

 

美国报业全媒体的现实困境

 

从2006年至今,美国报业的全媒体之路并非一翻风顺。新技术的运用除了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报纸的新闻承载量、新闻发布时效性和影响力,在新闻品质和报纸盈利方面并没有什么突出贡献。如今,美国报业全媒体面临的现实困境开始引发一些反思与质疑。

                                                               

                                                    □ 余  林 

 

2006年,美国最大报业集团甘尼特集团在旗下89家报纸全面推行了以构建“信息中心”为主题的数字化改革,由此掀起美国报业全媒体热潮。甘尼特首席执行官Craig·Dubow对“信息中心”概念的解释是:这个“中心”是以受众需求及参与为核心,全天候、全媒体、全平台采集并发布新闻和信息的工作模式。这样一种工作模式在美国报业由此推开,也陆续在诸如论坛公司、《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今日美国》等知名报业集团和大报中实践。

然而,从2006年至今,美国报业的全媒体之路并非一帆风顺。最初,报纸是为了摆脱新媒体日益强大的威胁而热情拥抱了新技术,但新技术的运用除了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报纸的新闻承载量、新闻发布时效性和影响力,在新闻品质和报纸盈利方面并没有什么突出贡献。如今,美国报业全媒体面临的现实困境开始引发一些反思与质疑。

报道形式全面与内容深度的悖论

如今,美国报纸几乎所有的新闻报道都成了全媒体新闻。点击《纽约时报》网站上随便一条新闻就可以同时浏览它的网站形式、微博形式、手机报形式、视频报道、音频报道、iPad形式……但仔细阅读却发现内容其实大同小异,并不是理想中的以最适合的方式呈现新闻内容。报纸新闻内容虽然实现了多媒体呈现,但在深度上却大打折扣。

仅以调查报道为例,就可看到报业全媒体背景下,新闻品质的停滞不前甚至倒退。调查报道发端于19世纪末,曾经是美国传统媒体,尤其是报纸和新闻类杂志的经典体裁之一。2010年9月的《美国新闻学评论》载文《式微的调查性报道》(Investigation Shortfall)中提到:“曾经辉煌一时的调查性报道已呈黯然退潮的态势。调查性报道采编人员从2003年的5391人减少至2009年的3695人,缩水30%,是10年来最低点。另据统计,1985年至2010年,普利策新闻奖的调查报道奖入选作品量下跌了21%,从103份下跌到81份;在公共服务领域的调查报道入选作品量更下跌了43%,从122份下跌到70份;解释类调查报道入选作品量同样下跌43%,从181份下跌至104份。

调查报道的衰微当然由很多原因引起,但其中不可忽视的一点就是美国报业全媒体进程中日趋功利的业务重心转型。目前,美国报业最热门的业务是《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今日美国》等有影响力的大报纷纷投入巨资开发iPad应用之类的数字产品,试与互联网、搜索引擎大打内容付费战;再往回看,报纸的投入重心是开设和推进报纸网站建设和与之相应的数字化编辑部建设。还有,默多克时代的《华尔街日报》不断放弃百年老报的独特性,转而投入资助旗下网站——The Wall Street Journal Digital Network、MarketWatch.com、Barrons.com、AllThingsD.com建设。而所有这些投入中,没有一项是以提升内容质量为目的的。

皮尤研究中心《改变中的新闻编辑部》调查中提到:针对全美发行量在10万份以上的报纸的调查显示:国际新闻、全国新闻和深度报道数量锐减;经济问题的调查性报道被赶到很不重要的版面;相反,本地新闻、州内新闻,尤其是网络来源的新闻却强劲增长。《改变中的新闻编辑部》提到:“美国报纸得到的是数字时代网络观念和技能的更新,以及肤浅内容的多元化展示,失去的是精致内容的生产能力。”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