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时代呼唤“接地气”“有底气”“聚人气”的精品力作

2011——那些让我们永久怀念的新闻人的事与情

复杂情况下经济热点报道的把握与操作

 

 

 

 

“好人”唐老师

——追记《中国青年报》原副总编辑唐为忠

 

                                                                 □ 王怡波

 

2011年9月16日下午,坐在海运仓2号中国青年报社办公大楼311室东南角的座位上,马老师神情黯然,这个座位曾是一位共同战斗在夜班岗位上的战友的工位。如今,战友倏忽离开人世,而几天前他送给马老师的自种的碧绿辣椒,现在尚未吃完。

“这个忙是要帮的”

“本报副总编辑唐为忠同志,因公出差期间突发疾病抢救无效,不幸去世”,9月16日下午被证实的这一消息,连续一段时日为中国青年报社笼上了一层“阴霾”。

虽然是副总编辑,但唐老师很喜欢同事简单地叫他“老唐”。而报社的年轻人,大多尊称他“唐老师”。那段日子,与“老唐”“唐老师”有关的回忆,在与他共事过的每个人心里一遍遍默默地重演——身边的任何一个细节,都有可能成为诱发追思的导火索。

辣椒就是其中之一。除了马老师,还有几位同事关于唐老师的记忆里,辣椒是一个挥之不去的物象。9月上旬的一个晚上,报社一位记者上夜班,看见唐老师的办公室门开着,人坐着,灯却没开。唐老师说,刚和教育部的人谈完事。说起前段时间他被医院误诊的那段经历,唐老师已经豁然多了。他说,现在身体恢复得很好,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再上夜班了。

言谈间,唐老师抓起桌上的一袋辣椒说,这是院子里种的,太多了,吃不完,给你一袋,绝对无污染。直到唐老师离去后几天,这位记者家的冰箱里还有半袋碧绿的辣椒。

在其他人处,寄托追思之物各各不一,但其中透出的情感,却大多数与唐老师对各人无微不至的关怀紧联。从刚走上新闻岗位的“青涩”新闻人,到共处多年的老同事,都享有过唐老师的关心,也都在此后的回忆中不断地出现“好人”这一绕不开的平实印象。

我是2008年来到中青报,这几年来,听过不少大概与我一样新进不久的同事提过:初遇唐老师时,会产生一种错觉,被他略带严厉的表情“误导”,产生敬畏感。而唐老师业务上的精深,有时加重了这种敬畏。但在一起上过几次夜班,出趟差,一起在报社食堂吃顿饭,或者偷闲坐下来聊上几句,这种敬畏感很快就被温暖的感激取代。

2010年,我前往中青报福建记者站驻站锻炼。走之前向唐老师辞行,他显得很开心。他悄悄告诉我,这半年到地方要好好休息,在总编室上夜班太辛苦了,干记者这行,如果不到记者站去干上一阵子,那就白干了,“去了该干的要干,但要趁着不用上夜班,把身体好好养起来”。

2011年春节后,我驻站期满,回到报社见到唐老师,他见我身形仍旧偏瘦,便关切地询问是否在福建身体不好等等。而彼时,他自己刚经历了为肺部疾病虚惊一场:肺结核差点被诊断为肿瘤。谈起自己身体有恙,他常爽朗地笑笑,告诉大家,当时主要是心理惊慌,现在全好啦。逐渐走近唐老师之后,很多年轻人甚至发现,这是一个可以成为忘年之交的前辈:自己的工作、生活、家人遇到任何的疑难,都可以向他倾诉,他都会竭尽所能为年轻人提供帮助。到中青报工作两年多的丁先明就在回忆文字里说:“平时的接触中,唐老师数次提及,‘生活上有啥问题,随时说’。这不是一句空话、客套话。有一次,我有事确需求助唐老师,他听完情况介绍后,说了一句让我倍感温暖的话:‘这个忙是要帮的。’随后,他在百忙之中,帮我解决了问题。”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