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时代呼唤“接地气”“有底气”“聚人气”的精品力作

2011——那些让我们永久怀念的新闻人的事与情

复杂情况下经济热点报道的把握与操作

 

 

 

 

“有多少人在孤独地做有意义的事”

——对话新华社“领衔编辑”陈小波

                                                               

                                                      □ 本刊记者 王清颖

 

2009年陈小波获得中国摄影界个人成就最高奖——金像奖,给她的颁奖词写道:“编辑,以其探触暗夜迎接光明的耐力与寂寞,成为文化发掘、建构与传播中最为重要又最为默默无闻的一部分,成为人类文明史的直接参与保留者……她无疑是当代中国图像文化传播中一位优秀的编辑者,以其独特的聪慧与爱,开掘着摄影文化的价值。”但陈小波却说:“其他不敢当,探触暗夜的耐力和寂寞,我有。”

作为编辑:

“听到森林里树叶的声音,就知道了季节的变化”

王清颖:在新华社一干就是28年,对于您而言这一路走来,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陈小波:多年前,我也曾轻狂不自量,对“新华人”这个概念不以为然;今天,我以“新华人”为荣,是新华社让我变得既辽阔又卑微。

王清颖:既辽阔又卑微?

陈小波:最近这些年,我大多数状态是在新华社大厦中的一间十几平米的办公室里,重复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工作:日日与新华社中国照片档案馆中六百万张不朽的照片中默然相对,在那里寻找那些横穿命运的老摄影家的背影,并寻找与之关联的内外知识;每翻一次就会惊讶一次。在这样的照片面前,在老一辈摄影者面前,我再不敢“得瑟”。

王清颖:二十多年做编辑,您觉得烦吗?累吗?

陈小波:才不会。我本身是个能坐得住的人,“嘴中少话,心中少事,腹中少食”是健康宝典也是我喜欢的状态。只有新华社,才能让我在波澜壮阔的时代找一个角落,安全而镇定地工作,辨别是非;也只有新华社能给我这样的机遇:开一个小洞,挖一口深井,这口井穷尽我一生都打不完。

王清颖:那么您认为作为编辑如何打这样的一个小洞,又如何坚持不懈地挖这样一口深井?

陈小波:摄影部的副主任刘东山说过的一句话我常常引用:初中生做一个图片编辑绰绰有余,但做到最后,你就是读完博士,还不一定能做一个合格的编辑。可能正是这种亦易亦难,让很多人还未能体会其中乐趣的时候选择了放弃。十年前,我曾写过一篇《听到森林里树叶的声音,就知道了季节的变化——从初级编辑到高级编辑的路有多长》,其实就是敬业、精业吧。

王清颖:我和您摄影界的朋友们聊,他们说您是摄影批评家,是有很高修养的摄影学者……

陈小波:快打住!我什么都不是(笑),起码我这种犀利的个性就做不了批评。我最多是一个还算合格的编辑,是个摄影个案的研究者。就是编辑也不能说是所有的题材我都能驾驭。早些年在新疆、西藏采访,遇到那些需要人类学和民族学做学术支撑的深度稿件,我立刻觉得自己才疏学浅、力不从心。这也是我需要不停进修的原因。

王清颖:或许在大家看来,您的一些摄影观点令他们信服。有人给我说过,您评价摄影作品从来不会因为这个拍摄者是谁,就会去一味的吹捧,作品是什么就是什么。

陈小波:这是职业操守吧。干了这么久,好歹照片还是能看出来,不开黄腔还是能做到。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