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时代呼唤“接地气”“有底气”“聚人气”的精品力作

2011——那些让我们永久怀念的新闻人的事与情

复杂情况下经济热点报道的把握与操作

 

 

 

 

“不能再给你们上课了,对不起同学们”

——记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广告学系主任、副教授许椿

                                                                

                                                                □ 孙瑞祥

 

“许爷”的范儿

许椿老师留给学生的最后一句话是:“不能再给你们上课了,对不起同学们”。

近一米八的个头,戴副眼镜,常年一袭中式打扮。在天津师大乃至国内广告教育界,“老许”几乎无人不晓,他的“范儿”更是一道迷人风景。

他膀阔腰圆,力大身沉,一迈步楼板便“咚咚”做响。他教学任务繁重,人们常见其右手夹着香烟,左手提着水壶奔走在教学楼间。许椿生性好辩,又常常固执己见,且时有口吃,颇显执着,可一旦败下阵来,倒也心服口服。他为人宽厚、风趣幽默、洒脱不羁,同学们亲切地称他为“春哥”“许爷”。

许椿出身书香,经历丰富。下过乡,务过工,办过报,经过商(在全民“下海”的特殊年月)。他还兼任过天津师大团委副书记,获过一级棋手,当过围棋教练、一级围棋裁判。他生于大跃进年代,小学一年级便因“文革”辍学。

作为南开大学“走资派”“右派”双料家庭出身的他,11岁远赴河南滑县插队落户,15岁进入工厂。其间搞成两项小发明,被记功授奖。1980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天津师范大学新闻学专业,留校任教后到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新闻系进修。1986年开始讲授广告学课程,1992年领衔创办天津师大新闻系广告学专业,在国内同行中是有位资历的知名广告学人。

许椿生活简朴,嗜好烟、酒,特别是烟。他曾笑谈:不抽烟,毋宁死。他为此还自撰博文(博客名“马背上取天下”)《我的抽烟理论与实践》《我的喝酒理论与实践》。

一次,他和酒友在某中学觥筹交错,半夜酒醒想起有急事要办,可楼门紧锁,他急中生智用报纸垫在四周,从垃圾道滑了出来。到了大门口,值班人见状不敢出来开门。无奈之下他竟手提自行车,从足有六米高带尖刺的大铁门上爬了出来。

老许抽烟练的是童子功,长大后练就一个“绝活”,随便递给他一支烟,吸两口就能估摸出烟的档次、价位。据说天津卷烟厂老厂长为此亲自登门,将许椿引为知己,还特意送来一枚奖给荣誉职工的建厂70周年纪念币。如今想起这些趣事仿佛发生在昨天。

1987年暑假,为纪念抗战50周年和著名记者范长江名篇《塞上行》50周年,当时兼任天津师大中文系团总支书记的许椿和一名同事带领11名大学生组成“今日塞上行”自行车考察队。一路翻燕山、太行山、吕梁山,越黄河,穿库布齐、毛乌素两大沙漠,纵贯陕北黄土高原,最后抵达延安和西安。历时38天,骑行2530公里,写下数万字考察日记。可以说是一个壮举。

一名新闻教育工作者,关心时政,注重调研,倡导大学生参与社会实践,自己则身体力行。此举在国内高校引起关注,《人民日报》等国内外多家媒体予以报道,许老师也因此名声大噪。

其实,老许是个好静的人。他久居南开园,嗜书如命,五岁开始读小说。其母当年被打成右派,从中文系贬到图书馆,反到为他提供了读书便利。像《水浒传》《西游记》《三国演义》等名著他一般读过不止十遍。他还是个地道的金庸迷。

人们评价老许是位行百里、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出口即文章的才子。课堂上他常有奇思妙想,不凡之言脱口而出。他的一些“经典语录”被学生们传至网络不胫而走,阅者无不捧腹、沉思。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