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时代呼唤“接地气”“有底气”“聚人气”的精品力作

2011——那些让我们永久怀念的新闻人的事与情

复杂情况下经济热点报道的把握与操作

 

 

 

 

给“战友”的一封信

——写给《城市晚报》原副总编辑杨光

                                                               

                                                                □ 邱独北

 

你不仅是做新闻

长春是全国新闻行业竞争最激烈的城市之一。上世纪90年代起,《城市晚报》《新文化报》《东亚经贸新闻》《长春晚报》四家都市类报纸“挤”在长春这个人口总量仅280万、经济总量几千亿的中等城市。“白刃战”“惨烈”……这样的词汇曾经是这四家报纸老总心头挥之不去的梦魇,……

1999年,民生新闻作为一个新名词刚刚引发新闻学者关注,记得很多人还在研究“下水井冒水”是不是新闻的时候,在《吉林日报》的强力支持下,吉林省第一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报纸专栏——“杨光帮你办”出现在《城市晚报》上。

你率领一批刚刚出校门的“学生兵”走街串巷到长春普通市民家中,水电煤气、柴米油盐、防水供暖……一件件核实调查,一个个部门去沟通联系——社区的大妈看见现在的《城市晚报》记者还会想起“杨光热线”。多年以后,当你平静的接待一个大妈投诉窗下大树挡光的时候,你的建议让我笑后沉思——“大娘,咱砍树不允许,砍树叉你看行不?”我知道,哥们儿,你不是做新闻,你在做社会。

记得2004年2月20日吧?曾和咱们一起做新闻的兄弟阿芒在自家的黑楼道中遇刺身亡。24日,就在阿芒遇害的第四天凌晨两点,忙完全天编辑出版工作的你开车顺路送我和裴哥回家,途经昏暗的街路看着漆黑的楼道,裴哥感慨:如果当过警察的阿芒回家的楼道有照明,歹徒不一定敢于发起袭击。你沉吟一会儿突然说,“咱们做个调查,看看市民对黑楼道的想法,然后发动全长春消灭黑楼道怎么样?……第二天,我看到了采访部门提交的大型社会公益活动“光明行动”策划稿件。这一举措被长春市民称为扫除楼道酸菜缸之后的“第二次楼道革命”。三年后,长春的黑楼道成为了历史。三年一件事,刚才回家楼道灯亮起我还在想:哥们儿,咱干回新闻,值!

希望天堂没有报纸

大家都知道你是北大的才子,和著名诗人海子曾诗赋相和为乐。我也经常和你玩笑——北大诗人太感性,可是一件事让我知道感性的背后是你对生命的尊重……

当年轰动全国的“付某某林肯拖死小女孩案”发生在长春,在前期常规报道后全国媒体蜂拥而至,法院审理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在咱们编辑记者兴奋地准备继续追踪报道声讨付某某的时候,你在编前会上的一段话我记忆犹新:不要沉醉于案件审理的过程,重要的是要对这个案件反思,付某某本人判什么刑现在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看我们的报道在宣扬正义和良知!我们要看到付某某的生命关乎三个家庭的幸福——付家、未婚有孕的妻子、死者家属,如何让他们尽量地在这起案件审判中受到的伤害最小、让公众体会到法律的公正和人性本位才是我们应该关注的重点。

也就是因为这一番话,《城市晚报》关于此案的报道转入了理性客观和对法理人性的深入思考。也正因为此,轰动全国的“通化串子案”创造了新闻当事人由“儿女血仇”变成至爱亲朋的佳话。也就是从此开始,我开始知道,你眼镜后面的目光里,不仅有诗人的热烈,还有一个最普通人的善良。其实最难的是,你把这份善良贯穿到新闻中。

对于这些,当人们称道时你都似乎不太在意,认为理所应当。甚至有时候你矜持的笑声总让人捉摸不透。直到小欣月第一次上《城市晚报》那天,兄弟们才读懂了你。你的一次次坚持,一次次力排众议,“欣月童话”创造了一个新闻奇迹——通过一个孩子唤起了全社会关于童年理想的美好。

你后来关于这件事的一段话应该是没有在《城市晚报》说过的总结吧?“对于新闻内容生产的难题在于,从开始到完成,全部要靠人来完成,人的状态、心态、观念、视野,直接影响产品质量。好的流程,必须能够使新闻从进入生产环节那一刻开始,最低要求是能原汁原味进入下一个环节,最高要求则是,每经一个环节,都能进行一次发酵或强化。而要实现这一愿望,主动的编辑部、主动的记者、编辑、主任乃至老总,民主的、面对新闻平等的沟通,就至关重要。新闻需要创造性的劳动,因此每时每刻需要诸如联想、构思等类似于小说创作开始前的元素积累、准备,需要等待迎接一次又一次的灵光一现……而主动的精神、民主的氛围是确保灵光的必需。”

于是你主动了,一直主动着,不管多疲惫。直到你饿得满平台找吃的,一个干面包就好;直到你坐在椅子上,说歇会儿;直到你给女儿打电话,说对不起,爸爸忘了接你;直到你离开《城市晚报》,还紧紧抱着你签发过的报样。所有人都看见你眼眶中的晶莹,但你还主动笑着说,“兄弟们,今后看你们的了……”

其实,你不该那么坚持,那么累。台球有下一局,酒有下一杯,工作有明天。其实,你不得不坚持——只因为新闻没有下一个。其实,我只希望,天堂没有报纸。(作者是《城市晚报》总编辑助理)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