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2012:传媒业发展与变革展望

新闻人的“三岔口”:直行,转型,转身?——,媒体人才问题再思考

激情 碰撞 深度 提升——《中国记者》天津读者座谈会侧记

 

 

 

 

美国关于“媒体审判”的认定原则及启示

 

作为美国最高司法机关,美国最高法院审理这类案件已经有长达两百多年历史,它思考了一系列问题:什么内容的案件报道或审判报道可能影响审判?如何认定作为审判者的陪审员受报道影响,事先形成了偏见?……在法律层面上回答了“媒体审判”的认定判断标准问题。

 

                                                                 □ 赵 刚

 

在美国,轰动性大要案件往往引发密集的新闻报道,社会担心,司法审判应有的冷静、独立与公正由此受到了干扰甚至损害,媒体取代了法官和陪审员,主导了对刑事被告人的审判,这种现象被称为“媒体审判”(trial by media)。

正如托克维尔所观察到的,在美国,“出现的所有政治问题都或迟或早地将作为司法问题来解决”,媒体审判也不例外。被告人如果认为自己遭受了媒体审判,可以提出上诉,要求上级法院推翻定罪。

一、陪审员的中立性——美国语境下“媒体审判”的核心问题

媒体审判的基本观点是新闻报道干扰了正常的司法审判活动,但是审判活动是由人进行的,因此所谓不恰当影响最终指新闻报道对于诉讼参与人的。诉讼参与人一般包括审判者(法官和陪审员)、被告人、检察官、辩护人、证人等等。

在这些人中,对司法进程和结果起主要作用的当属审判者。美国刑事案件审判采取陪审团制,在这种审判制度中,陪审员是案件事实问题的审理者,即由陪审员来决定被告人有罪与否,法官则专司处理法律问题,例如解释法律条文,在大多数州还负责量刑。相较之下,在审判者这个角色中,陪审员的分量更重一些,而且美国司法界认为,法官经过专业训练,具备法学知识,享有职业保障,能够抵御新闻报道的不良干扰。相反,陪审员是从普通人群遴选出来的,更有理由相信,他们在做出裁决时容易受到媒体信息的影响。因此,在美国,谈所谓媒体审判问题,最主要说的是对陪审员的影响,具体言之是对陪审员中立性的影响。

那么,陪审员中立性的内涵是什么?早在1665年,爱德华·科克爵士(Sir Edward Coke)在《英国法汇编》(The First Part of the Institutes of the Laws of England, or A Commentary upon Littleton, not the Name of the Author only, but of the Law Itself)中即对“公正的陪审团”做出了一个非常权威的定义,他说,中立公正的陪审员有三个特征:

第一,他应当居住在纠纷发生地的邻近地区;第二,他应当有一定的认知力和财产;第三,他受到的质疑应当是最小的,换言之,在未经宣誓的情况下,他亦能保持中立:这样在法律上,他被认为是自由和守法的人(liber et legalis homo)。

其中的第三个条件历经数百年,成为英美法关于陪审员中立性的经典表述,美国建国以后沿用了英国法,当中也包括了陪审员中立性的标准。到了1807年的阿伦·伯尔(Aaron Burr)叛国罪案,约翰·马歇尔(John Marshall)大法官对中立性内涵进行了发展,指出:“过去我一直认为,将来也认为,根据普通法和宪法的规定,中立的陪审团必须由能够全面听取提交的证言,完全根据证言和相关法律做出裁决的人组成。”按照该定义,最理想的陪审员是在审案之前对案件一无所知,但是,陪审员生活在社会生活之中,难免接触这样或那样的信息,带有或多或少的看法。因此,马歇尔提出应区别陪审员偏见的性质和强弱,他说:“普遍认为,轻微之见能为提交的证言所克服,(陪审员的)思维仍保持开放,公正地思考证言,因此它不构成要求陪审员回避的充分理由;但是,强烈和深刻的成见禁锢人的思维,使其拒不接受与成见相冲突的证言,构成了要求陪审员回避的充分理由。”

因此,具体到媒体审判问题,核心并非陪审员是否接触到审前报道,甚至也不是陪审员阅读审前报道是否形成了偏见,而是这种偏见的强度有无强大到了阻挠陪审员依据证言和法律审案的地步。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