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2012:传媒业发展与变革展望

新闻人的“三岔口”:直行,转型,转身?——,媒体人才问题再思考

激情 碰撞 深度 提升——《中国记者》天津读者座谈会侧记

 

 

 

 

我的十年“转型”路

 

                                                                  □ 陈海保

 

从北京到南昌,从《财经时报》到《中国房地产报》,再到南昌几家主流报纸任职,我在媒体圈整整呆了十年。

2011年5月,我首次触“网”,加盟搜房网——全球最大的房产家居网络平台——就职于南昌分站,统管后台内容中心与客服策划工作。尽管远离了报社记者的身份,工作性质和内容与以前大不相同,但我并没有远离对新闻的关注与追求。

我为何要转投网络?一个最简单的理由,新媒体是未来发展趋势。

从学新闻起,就酝酿转型

其实,关于记者转型,13年前,新闻学课堂里就已给出了答案。老师们常说,中国的记者是青春饭,年纪大跑不动只能改做编辑,或者转型。当然,常常还会补充一句,国外记者越老越吃香。

然而,这是在中国,很现实。实则,从那时起,我就在为今后的转型铺路——可能我在大学班上年龄偏大,危机感更强些。

上个世纪末的新闻教育,大多是以培养党报和都市类新闻记者和编辑为主,知识领域偏向时政和社会新闻。因而,此类媒体人注定是靠吃青春饭的。

上大学寒暑假实习期间,我目睹了许多社会新闻记者骑自行车走街串巷跑新闻的场景,不禁想,如果他们到了30岁和40岁,还跑得动吗?——比速度,逊色于年轻记者们。如果没有职位上的上升通道,他们该转型何方?

由于媒体“事业性质,企业管理”的双重属性,导致传统媒体里存在有两种身份性质的人——体制内和体制外。前者是事业编,后者是报社聘用工,往往被自嘲为“新闻民工”,靠码字赚取工分,在升职上的机会渺茫。

毕业后挤破头去争体制内身份,毫无“背景”的我毫无把握。于是,我选择了做一名相对市场化的财经记者。2001年在《中国经营报》和《21世纪经济报道》实习,毕业后在《财经时报》上班。

我当时最朴素的想法是,做财经记者可以更加便捷地接触到商界精英、经营管理和商机。而且,即便从商不成,财经类记者也可以像国外的记者一样,越老越值钱——做个财经类自由撰稿人也能养家糊口。

工作三年之后,我逐渐发现,财经类报道领域依然很宽泛,需术业专攻,只有成为某个领域的专业记者,才会更加有利于今后的转型。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从报道上市公司转为报道房地产领域。那是在2005年,楼市波澜不惊,而后,楼市风起云涌。

一年之后,我跳槽担任《中国房地产报》总编助理,开始创办旗下一本高端地产杂志。在这个更为市场化的媒体里——以经营为导向,我尝试让新闻与经营打通,开始接触到媒体经营管理,开始有点转型从商的味道。

在我所受的新闻教育里,媒体经营是一个比较陌生的领域。因为,但凡有点新闻理想的新闻系学生,都想未来有一天能成为“妙手著文章,铁肩担道义”的名记。但是,我在2006年就开始转变观念,认为媒体经营、甚至品牌策划等都是未来转型的好行当。一次拜会从媒体人成功转型为著名策划大师的王志纲先生后,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看法。

事实上,在工作五六年后,我已不算是一个纯粹的新闻记者了。那时,上级考核我的标准已不是稿件质量,而是如何拉动媒体经营。从一个纯新闻业务的记者向一新闻与经营业务双栖的媒体人转变,这是我后来转型的关键。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