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主流媒体:

提高公共舆论空间的对话、发问和引导能力

第二十一届中国新闻奖获奖作品特色分析

打造皖派风格的一流报业集团

35岁:走,还是留——关注媒体人才流失现象

报业竞争与新媒体征程—重庆篇

 

 

 

 

转型进行时:新闻人往哪里去?

 

                                                                 □ 彭晓芸

一度应邀访问台湾数月。某天在台北市的永康街闲逛时,我无意中闯入一位陶艺师的工作室兼店面。老板看起来五六十岁,面容清癯,精神矍铄,穿着旧式布衣,像一位热爱诗歌的老农,我竟然想起陶渊明!

老记者变身陶艺师

老板抬头看了我一眼,咧着嘴微笑,招呼我喝茶,像对待一位熟悉的老朋友那样。我也欣欣然,就着他的茶几和几把凳子,挑了靠近他的一个位置坐下。

在他身边,坐着一位时髦的年轻人,打扮是完全的日韩风,精致的发型、考究的指甲整齐洁净,我们三个人居然老熟了似的,接着他们的话茬继续聊。说了好一阵子话,他们才想起来问我,你是台湾人吗?我说从大陆来玩,老板很淡定,年轻人立即表现出典型的台湾风——“我去过大陆的上海耶!”

我也不客气地询问着他们,大家突然相视而笑,居然是同行,至少是曾经的同行!老板曾经是台湾最知名大报的记者,这位年轻人——老板的朋友则是进行时的媒体人,我们聊了起来。

老板起身,走向他的工作台,开始制作他的陶艺,我轻轻地跟了去,在旁观看许久,不忍打扰。兜转着在店里随意地欣赏起他的作品来,各式别致的陶艺产品摆满了一间50平方左右的住宅区商铺,还有和他身上材质相似的各款粗布布衣陈列着。

老板正在雕琢的,是一个已经烧好的陶艺茶壶,一把锋利的小刀在他手里运转自如,像绣花般精细,又像手术刀般迅捷。他头也没抬,说起他的新闻从业史,亲切得好像我只是熟知他的旧部。

我见着时机来了,还是没忍住好奇,问起来为什么不干新闻了?他说陶艺是他的挚爱,就是以前当记者时,写完稿子,也经常跑去找师傅学陶艺,现在年龄大一些,更是着迷,不用师傅也能自成一格了,干脆把业余当成了全部,“我每天在这里,做一天手艺,招呼招呼客人,晚上晚一点的时候,客人少了,我就开始收起陶艺,写书法,那种感觉真的很舒服。”

我了解他的惬意,回到自我,妙不可言,真真令人艳羡,人生不再宏大,而是细微到一双灵巧的手里,恰到好处,增减一分一毫都怕辜负了这好时光。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