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主流媒体:

提高公共舆论空间的对话、发问和引导能力

第二十一届中国新闻奖获奖作品特色分析

打造皖派风格的一流报业集团

35岁:走,还是留——关注媒体人才流失现象

报业竞争与新媒体征程—重庆篇

 

 

 

 

正视媒体人的“薪酬危机”

 

                                                                 □ 何 刚

十年河东  十年河西

古语说:君子不言利。作为社会良知守望者和社会进步推动者,媒体人是具有公共属性的特殊职业人群。因此在媒体理想光环之下,谈论薪酬或计较个人所得,似乎显得不够高尚。

然而,随着经济持续发展,物价不断上涨,各类人力成本在近年来大幅增加,媒体人应当如何面对新一轮涨薪潮?我们不妨从媒体人的薪酬对比谈起。

十年前,以《南方周末》和《财经》杂志为代表的一批新锐报刊,其核心成员月收入在1万元以上,这是什么概念呢?当时北京东二环周边房价约每平米7000元,即这些媒体主力每年的收入可以在那里全款买近20平米房子,或够100平米房子的首付。而这批精英也成为世纪之交最早贷款买房的媒体人,他们活得有尊严、有底气,可以坚决地铁肩担道义,拒绝红包等利益纠缠,媒体人的职业理想,因此放大生长。

但十年后,《南方周末》和《财经》杂志等市场化媒体,已取得了巨大的内容和经营成功,这些报刊社的年均总收入均在亿元之上,其核心成员的收入也有明显增加,但若仍以北京东二环周边的房价为例,不难发现媒体精英们的实际购买力下降近一半,即一年收入最多可在周边买10平米房子,而要买100平米的房子,即使是首付也要3年不吃不喝。媒体精英尚且如此,其他媒体同行的实际收入吃紧和购买力下降可想而知。

虽然媒体收入相对趋低是不争事实,自嘲为“新闻民工”也经年有余,但我们看到,许多媒体负责人似乎不急于提高薪酬,更多媒体同行也是一边抱怨一边工作,为什么?

我认为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不少媒体事实上存在较大灰色收入,弥补了媒体人收入偏低的窘状。第二个原因是每年毕业大学生数量可观,为媒体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人才补充。我们不时碰到这样的情况,毕业生宁愿不拿薪酬实习数月,只为争取工作机会,即使毕业后入职,若能解决户口,许多媒体新人对薪酬起点也不讨价还价,这反过来的确会让部分媒体负责人有错觉,不愿主动提高薪酬。

不过,最近两年形势忽变。一些媒体人换工作频率加快,尤其是优秀编辑记者,被两大类机会所吸引:一是互联网新媒体,通常有较好的员工激励,核心层还往往享有一定期权,加上这些工作本身的创新性与潮流感,部分报刊传媒人义无返顾投身其中;二是各企业跨行挖人凶狠,这在财经类媒体尤为普遍。以我所在的杂志社为例,最近一年,有近10位优秀同事被金融机构、能源公司、IT企业或航空公司挖走,其中加薪是一个重要诱因,少则增加30%—50%,多则翻一番以上。这对三十而立的年轻媒体人诱惑不小。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