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从量的积累到质的飞跃

论“第二代都市报”突围路径

做从容的新闻人

报业竞争与新媒体征程—福建篇

 

 

 

记者,请别伤了“心”

 

                                                                  □ 章 会

记者的心理压力主要分两类:一是采访突发灾难性事件可能带来的心理创伤,二是日常采编工作本身的压力。

提防灾难报道创伤后应激障碍

天灾人祸不可避免会带来人员伤亡,而记者常常是抵达现场的第一批人,直接暴露在血腥而惨烈的画面前。面对当事人的恐惧、家属的悲痛欲绝,强烈的情绪体验往往意味着一次心理创伤。同时突发事件报道往往意味着要在短时间里连续作战、采访资源竞争和报道方式创新等等,身心俱疲下的巨大压力也是一种创伤。

以发生在温州的“7·23”动车追尾事故为例。连续数天的报道告一段落后,不少媒体都组织了类似于“我看见 我记录 我思考”采访手记式的报道,有记者这样写到:“进入事故核心区,我被眼前的惨状震惊了,现场令人窒息……在那种极度变形的车体里面搜寻遇难人员,伴随着鲜血腥味和人体残肢带来的心理压力……”“次日凌晨3点左右撤回报社,写完稿,5点多才回家。睡了2小时,继续赶赴现场采访。”

记者虽然没有直接参与救援,但他们目睹现场,还得用文字、图片描绘、思考全过程,跟其它救援人员一样在承受着心灵创伤。“7·23”事故后,浙江省、温州市的心理专家专门组织数支心理干预小组,除对伤者、事故家属进行干预外,还要求对所有参与救援的人员进行一次创伤后心理应激干预,消防队员、武警都至少接受了一次群体心理辅导,个别现场晕倒的救援者甚至接受了心理状况测评。但我所知道的参与报道的新闻人,并没有接受专业干预,哪怕是一场心理科普讲座。

突发事件造成创伤的急性期常见症状包括悲伤、愤怒、恐惧(害怕同样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焦虑、恶梦、失眠,创伤画面时常闪回、采访现场某句刻骨铭心的话不断回响,部分伴有偏头痛、腹泻、食欲不佳等躯体症状,一些人还会对部分食物反感,比如看了跳楼者脑浆的,不敢吃豆腐或蒸蛋,目睹火灾后伤亡者肢体的,不敢吃香肠、鸡腿等。

由于现代人对心理健康问题的偏见,很多记者出现创伤应激症状后,不会主动求助,他们可能会通过自我调节、写作等方式去消解,毕竟长年累月的采编工作本身也是一种心理素养提升的训练过程。但也有些人忽视或压抑自己的负面情绪,或无意识地转化成其它方式表现出来,比如出现各种身体上的不适,情感变得麻木、特别世俗化,对现实中的各种宣传政策极度愤慨,心底回避类似的采访,或者在日常生活中脾气变得古怪、容易被激怒,出现人际障碍或家庭关系不和谐等。

有心理专家说,新闻记者在采访时是跑步冠军,即便是踩着尸体,也只能用“去人性化的视角”去关注新闻事实,意识不到自身的情绪体验,只有等他们停下脚步,才会体会当时的恐惧、愤怒等种种情绪。如果这些普通人都会出现的情绪体验能及时得到合理的接纳、理解,适当的专业技术处理,也许从此以后他会变得更坚强。相反,如果压抑这些情绪,害怕自己说出来被同行笑或者担心领导下次不会再派自己去现场,长期以往可能会诱发自身原有的心理问题,或者出现职业倦怠,引发心身疾病。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