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聚焦世界媒体峰会主席团会议

围绕新华社建设80周年进行的交流探讨

“9·11”十周年海外报道头版版式体现的情感与关怀

报业竞争与新媒体征程—香港篇

 

 

 

一名军事记者的护航记忆

 

                                                                  □ 朱鸿亮

新闻是一个残酷的职业。也许一天前,你还处于新闻中心,为举国关注的军演、冲突或灾难救援辛苦奔波,一天之后,你已远离关注焦点,带着种种记忆,置身完全不同的现场。

时隔三年之后,中国海军首次赴远洋护航的新闻早已埋没在不断涌现的新闻中,被人们所遗忘。但作为亲历者之一,军分社副社长曹智在《一名新华社军事记者的流年记忆》中的一段话,依然留在我的记忆里。这也是海上漂泊的124天里,我想起最多的文字。

更多时候面对的是不变的考验

出海几个星期后,最初的新鲜感与兴奋感随时间消逝,亚丁湾的东口与西口之间,海军护航编队昼夜不间断航行,从A点到B点,而后又从B点折回,一趟一趟,一天一天,看不到一丝变化,也看不到一寸陆地

当时,亚丁湾海盗活动确实已经到了非治不可的地步。几乎每次护航,编队附近都会发现可疑小艇,遇上海较好的天气,我们则会遭遇不同批次小艇的轮番袭扰。

更多时候,护航官兵面对的是不变的考验。他们住在几十平米的集体宿舍里,每天从6点20分起床开始,就日复一日地站岗值班,时时提防可能发生的危险;他们无法与亲人保持联系,甚至连吃饭、洗澡、睡觉都不能随心所欲。

作为第一次出海的随舰记者,我在感同身受之余,深深地被他们身上的这种品质感染着感动着。我也是军人。既然大家都能坚守岗位,我有什么理由不恪尽职守,认真完成好这次新闻报道呢?更何况,参加报道本身就是一次莫大荣幸。

在坚持中懂得了执著的可贵

远洋生活的困难并不可怕,更多的压力来自如何处理新闻发稿问题。由于护航是中国海军首次赴远洋执行军事任务,外界高度关注,发稿稍有不慎,就可能引起外界猜测或炒作。为此,有关部门也制定了相应的新闻管理规定,考虑到新华社已有健全的发稿制度,最后,我想出一个不得已的办法。

那是春节前的一个深夜,趁着大家都已熟睡,我悄悄取出海事卫星,蹑手蹑脚地跑到外面发稿。关上水密门,走出舱外,不由吃了一惊。原来,星辉灿烂只是描述夜空的词语。星光并不能照亮地面,“武汉”舰的平台一片漆黑。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

军舰处于夜间航行状态,是不能开灯的,人员也不能到舱面活动。我不能让笔记本屏幕发出太多亮光,只能以接近自动关机的角度打开电脑,然后整个身子趴在甲板上小心翼翼地操作。就这样,把第一段视频传回了音视频部。

海风在耳边呼啸而过,我又一次想起了曹智写的蜘蛛结网的比喻……

后来的工作和相处中,我渐渐与前方领导小组形成了默契。营救希腊商船、接护“天裕8”号、中国商船遇袭、两批编队会师、任务交接、告别亚丁湾、返回三亚等一系列新闻事件中,新华社稿件均以最快速度发出,并成为所有随舰媒体的统一口径。

4月28日,首批编队顺利返回三亚。军车载着我们驶向宾馆,主管新闻报道的编队副指挥员殷敦平少将在车上评价4个多月的工作,说新华社这次报道堪称完胜。

车子盘山而上。望着窗外阔别已久的绿树青山,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我知道,这次随舰报道显然称不上完胜。

好比在舰上锻炼时,咬紧牙关做完最后一组哑铃,吐一口气将其放下。如释重负之后却不禁自问:难道真的不能再做了吗?我想,答案应该是:可以。如果还能再主动一些,如果还能再多想一些办法,如果还能再尝试一下……

聊以欣慰的是,在压力和困难面前,我自始至终坚持着,并在坚持中懂得了执著的可贵。于我个人而言,后者是一笔更宝贵的财富。(作者是新华社解放军分社记者)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