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聚焦世界媒体峰会主席团会议

围绕新华社建设80周年进行的交流探讨

“9·11”十周年海外报道头版版式体现的情感与关怀

报业竞争与新媒体征程—香港篇

 

 

 

亲历利比亚战地

 

                                                                  □ 刘万利

利比亚内战爆发后,走势一波三折,反对派武装在得到北约支持后,从最初的节节败退到稳住东部阵地,再到战事胶着,直至最后一鼓作气攻入首都的黎波里,建立新政权。能作为战地记者到冲突地区进行报道一直是我的梦想,所以在战事开始后,我和同事便率先进入利比亚,见证了战争的全过程。

零距离接触战争,真实、准确地讲述战争原貌

我曾三次进入利比亚战地采访,也是新华社最早派往班加西和的黎波里战区的记者之一。

回想起最初进入班加西的情形,各种景象仍历历在目。战争爆发初期,卡扎菲政府切断了海陆空进入利比亚的通道,想进入利比亚自由采访条件还不成熟。3月下旬联合国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后,北约介入战争,利比亚反对派也得以控制东部地区,守卫利比亚和埃及边检站的政府士兵纷纷倒戈,我和同事才可以从开罗经陆路前往反对派的大本营班加西。

班加西距利比亚东部边境八百多公里,当时我们对前路一无所知,只能“摸着石头过河”。我和同事背着发稿设备,带着酒精炉、睡袋和应急食品,便踏上征程。虽然路上每隔几公里便被反对派武装的岗哨拦下来接受检查,但是我们的亚洲面孔可以完全令他们相信我们只是记者,绝不是间谍,所以也就一路通行,顺利到达了班加西。

为了向读者真实还原利比亚内战,我和同事住在前线,与反对派士兵在一起吃饭,与他们一起前进、撤退。在战场上,枪炮声整日围绕在耳边,而且我们也一直处于双方导弹的射程范围内。虽然每天采访时心都是悬着的,但我认为只有零距离接触战争,亲眼目睹战争带给人民的创伤,才能真实、准确地把战争原貌讲述给读者。

在战场上,我和同事为了躲避导弹和反对派士兵一起驾车乱跑,幸运地与死神擦肩而过;为了抢时效我们在野外架设海事卫星,在战地发稿;饿了我们就在车里用酒精炉煮泡面,从车缝刮进来的沙子经常掉在锅内,我们也都互相开玩笑说就当是忆苦思甜吧。

进入的黎波里  发出第一组现场稿件

当反对派攻入的黎波里时,我又马上申请进入战区。

当地时间8月22日凌晨,利比亚反对派经过激烈战斗,在与政府军对抗6个月后首次进入首都的黎波里,利比亚局势突然出现重大突破。

由于卡扎菲政府在首都实行新闻管制,所以西方主要媒体都没有记者在的黎波里采访。为了尽快进入的黎波里进行报道,22日一早,我和同事便收拾行囊,开赴的黎波里交战区。

进入的黎波里后,城内枪炮声不断,炸弹爆炸升起的黑烟也清晰可见;街上到处都是双方布置的路障和射击掩体。反对派武装人员声称已控制该市绝大部分区域,但卡扎菲支持者并没有放弃重夺首都的希望,仍在与反对派进行局部巷战。

在酒店大堂经过4个多小时的等待后,我们终于办好了入住手续,进入房间,此时已是晚上8点多。但是大家都不顾路途奔波之苦,马上投入工作,把当天的所见所闻用文字、图片、视频等形式发回稿件,这也是中国记者在反对派攻入的黎波里后在交战区发出的第一组现场稿件。

经过六个多月的交战,的黎波里市已遭到严重破坏,城内食物、燃油、电力供应均严重匮乏,许多人需要驱车400公里到突尼斯采购生活必需品。

我到达的黎波里时,全市自来水供给已经被切断,市内超过150万居民的生活只能依靠外部运来的少量饮用水。在没有水的日子里,洗脸、刷牙、洗澡甚至上厕所都成了难题。

在的黎波里的日子里,城内的各种轻重机枪声一直没有间断,爆炸后冒出的黑烟也整日飘在空中。每到夜晚都能看见重机枪在空中留下的火光。每天写稿写到半夜两三点钟,传完稿子后几个人都是倒头就睡,根本听不见窗外密集的枪声。我和同事都已经第三次进入战地进行采访,对在战地采访都有一些心得,其中大家一致认同的就是一定要珍惜可以休息的时间,因为突发事件随时可能把我们重新拉回到前线,休息过后也有艰巨的报道任务在等待我们。(作者是新华社中东总分社记者)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