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扎实开展“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

一个地方时间何以演变为网络公共事件

军事热点:在众人关注中把握与引导

报业竞争与新媒体征程—中央媒体篇

 

 

 

 

从三农报道误区看“专业记者”重要性

最近有些媒体对“三农”问题的报道有一些误区,有些是伪命题;有些是常识性错误,如农民工数量;还有一些则是将农村改革当成“伤害农民利益”的行为,进行完全否定式的批判。凡此种种,都与“三农”报道“不专业”有很大关系。

                                                                  □ 刘 健

记者从业时间的长度往往决定了见解的深度。平日里积累甚少,等到问题来了,指望临时抱佛脚,依靠在网上搜集资料来对某一重大问题进行判,提出科学的、经得起历史检验的观点,几乎不可能。

忽视历史与现实的差异性

这类问题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农民变市民”。“农民愿意进城当市民”,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一个进城户口卖到几万元,农民仍是趋之若鹜。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

2010年8月重庆启动“未来10年1000万农民进城当市民”的城乡户籍制度改革,对农民最关心的土地问题规定:允许转户居民3年内继续保留宅基地、承包地的使用权和收益权。但是在改革启动之初的一项抽样调查表明,只有三成的农民愿意放弃土地权益(耕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林权)获得城市户口。部分农民不愿当市民的主要原因是:农村养老保险、最低生活保障等社会福利的增加,城市高房价、高生活成本,两相抵扣,城市的吸引力大大下降,相当部分的农民不愿意放弃土地权益成为市民。

一个多月后,顺应民意,重庆市补充规定:过渡期结束后,可继续按照依法自愿的原则处置农村土地,不强制农民退出土地。一下子解开了许多农民的“土地心结”。目前全市已有200多万农民主动申请变市民。

如果媒体报道还停留在讨论“城市要为农民打开大门”,就远离了事实本身,此刻,媒体应该关心的是“农民会不会被城市化,土地会不会被城市户口剥夺”。

当前的城市化已经由上个世纪末的“农民想当市民”变成了“农民选择性进城”。当然,北京、上海、广州等特大城市对农民进城仍设有很高门槛,其实,由于其中心城市的资源稀缺性,这个门槛针对的不是农民,而是所有的非北京、非上海、非广州人。

“农村剩余劳动力很多”也是个历史问题。不少媒体依据这一结论,对民工荒进行解读性报道,大意为“农民工就业陷入了农村剩余劳动力多与城市民工荒的两难境地”。但是“农村剩余劳动力很多”也在发生根本变化。根据权威部门的估算,我国现有生产水平下农业约需要1.5亿至1.8亿人的常年劳动,农民工数量为2.3亿,此外农村约有1亿至1.2亿剩余劳动力。需要引起高度注意的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表明,这部分表面上数量很大的剩余劳动力实际上并不“剩余”,因为他们主要是中年以上的劳动力,并且多以农业剩余劳动时间的形式存在,也就是说对劳动时间的利用率过低,而不是这部分劳动力根本没有机会工作。

这个结论印证了我们进行农村调查了解到的实际情况。近两年,我至少在10个村认真调查过,除了每年新增的成人外,农村能够向城市输出的劳动力已经少之又少了,而不是有的媒体简单地判断说“因为工资低、待遇差,农民不愿外出打工”。在这种情况下,透支人口红利的经济发展模式必须转变。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