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扎实开展“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

一个地方时间何以演变为网络公共事件

军事热点:在众人关注中把握与引导

报业竞争与新媒体征程—中央媒体篇

 

 

 

“朝阳职业”四年成长史

互联网时代,草根网民的网络举报行为以及个性、多元的网络意见表达,让习惯于实体社会治理的有关部门和国企近年来在面对突发公共事件时一时难以适应,有的因为应对不当而陷入公信力危机。提升Web2.0时代的政企虚拟社会管理水平和网络舆情应对能力的迫切需求,成为催生“舆情分析师”这一新兴职业群体的主要动力。

                                                                  □ 侯文昌

舆情会商挥洒“书生意气”

2008至2009年,人民网、正义网率先在国内设立专门的网络舆情研究机构,并开始倾力在社会上公开延揽人才。这些机构最初发往各大招聘网站的岗位名称不是“舆情分析师”,而是“舆情编辑”,从事的工作就是挑选热点资讯、犀利观点和深度报道,并对当周的网络事件进行初步的数据统计。

从那时起,来自新闻传播学、社会学、法学、心理学、中文、历史学、经济学等不同人文社科类专业的年轻学子纷至沓来。思想、视野、阅历以及对重大公共事件中社情民意的判断成为最受面试官关注的常规问题。

“你如何评价重庆出租车罢运事件中的政府作为?”“你觉得房价上涨过快的主要原因在哪里?”“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访台,你觉得媒体最关注的焦点是什么?”……至今,不少当初的同事都对面试官快速、犀利、跳跃式的提问记忆犹新。

在内部组织的舆情会商和同事间的非正式论辩中,自由、活跃、热烈的气氛让这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在重大网络热点问题上肆意挥洒“书生意气”。“左、中、右”不同派别的观点激烈碰撞,既扩充了自己的知识构成,又对网络舆情的生成机制和传播链条、政企应对的现状和问题形成初步了解,为提升整个团队的网络舆情判能力提供了绝佳平台。通过这些交流,他们潜移默化地完成了从“舆情编辑”到“舆情分析师”的转型。萃取网络热点的编辑工作,也开始向依托各自机构研发的网络信息监测系统、研究制定舆情应对指标体系、制作大型网络舆情报告过渡。

伴随着地方政府、政法机关和企业舆情应对能力排行榜等一系列研究成果的出炉,舆情分析师们开始评析公共事件中的政企应对得失,正式进入公众视野,并逐渐引起部分政企决策者的关注。然而,当时的舆情报告监测对象主要为论坛、博客、贴吧等网络社区,内容也以数据统计和观点分类为主,而实用性强的应对建议仍处于摸索期。

与网络舆情的分析报告等服务相比,地方政府和企业更加热衷于对舆情监测系统的采购。事实上,部分公众对“舆情分析师”这一职业也存在着认为“舆情‘监测’就是‘监控’,是在过滤有害信息”等误解。来自舆情服务对象和社会舆论的误解和质疑,以及模糊的职业定位,让部分分析师感到写报告就是“自娱自乐”“闭门造车”,工作热情受到影响。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