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扎实开展“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

一个地方时间何以演变为网络公共事件

军事热点:在众人关注中把握与引导

报业竞争与新媒体征程—中央媒体篇

 

 

 

⊙ 吉安电视台 康美权

记者下乡“土”点好

我是吉安电视台一名记者,最近,在一些乡村采访,部分农民朋友和乡村干部向我反映了这样一件事,一些记者到基层采访喜欢摆“官”架子,没有一点“土味”:一部小车开进村,一身名牌入家门,一双皮鞋到田头,一口“官腔”问民情。他们说,和这样的记者在一起无形中有一种距离感,因此他们见到这样的记者老早就会躲开,也更不愿把心里话说给这样的记者听。他们还是喜欢那些“头戴一顶草帽,身穿一身便装,脚下一双解放鞋”有点“土味”的记者,这样的记者看起来就像是老熟人,觉得很贴心。

当前,农村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也涌现了许多致富能人和新人新事。乡村的发展、变化,存在的问题、遇到的困境……乡情民声,需要借由记者之耳目、之笔端,反馈给社会。但是,如果记者带着“官气”下乡村,在农民群众面前摆官架子,坐在板凳上怕挂烂衣服,走到田头上怕晒黑皮肤,下地怕脏,爬山怕累,这样就会无形中在感情上与群众拉开距离,农民朋友又怎么会和你说出真心话呢?记者下乡采访,就是要深入农民群众,了解社情民意,报道乡村的实际情况。这就需要我们的记者丢掉“官气”,保持“土气”,真心实意地走进田间地头、农家庭院,像亲朋好友或邻居似的和农民群众议民情话农事,必要时还应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只有以“土”的姿态出现,记者才能加深对乡村干部理解、加强沟通,增强信任、建立感情。也只有通过这样的交流,才能准确地把握群众的所思所盼、所忧所虑,摸准农村基层干部、群众的脉搏,透过现象看本质,才能写出更多更好更鲜活的新闻来。

当然,“土”和“洋”都是相对的。这里提倡“土味”,绝对不是要求记者放弃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和办公条件,一味地做秀式地追求所谓“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的那种陈旧落后的工作方式。况且,现在农民群众自身的生活条件也有了很大改变,农村早已告别了刀耕火种的落后年代。提倡“土气”的目的,是要提醒记者下乡村采访时要转变作风,朴实无华,保持同农民群众的亲密联系,用心贴心的实际行动,实现同农民群众感情上的近距离、甚至“零距离”接触,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将党和人民群众的血肉关系拉得更近一些,更紧密一些。只有做到了这一点,才能受到群众欢迎,听到群众的心里话;也才能了解到好题材,采写出好稿件,从而真正达到下乡的目的。

接地气才能有灵气,俯下身才能心贴心。从社会实践的丰厚土壤中获取养料养分,从人民群众的伟大创造中汲取智慧力量,在走向实践的学习中不断增强新闻宣传工作的能力。最近,中宣部等五部门部署“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标志着新闻战线加强改进新闻宣传工作进入了一个新阶段。这是新闻界贯彻落实胡锦涛同志“七一”重要讲话精神的重要举措,是推动新闻事业健康发展的基础性工程。沈从文立志写乡村、写乡下人的生活,创作出了《边城》《湘行散记》等文学经典;青年毛泽东在湘潭、湘乡等地考察,写出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三四十年代,费孝通先生进行乡野调查,相继写出《江村经济》《禄村农田》等学术经典。上述这些人都是带有浓郁的乡土味进行调查和搜集素材的。同样是乡村这片沃土,记者应以“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为平台,带着“土味”下乡,扎根农村,深入群众,以卓有成效的新闻宣传工作,汇聚起推进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强大力量。

大众报社

下决心离开电脑

一家都市报推出一组城市建设成就报道,气势恢弘,图文并茂。“有一座城市,她视绿色为信仰,打造人居诗意的家园;她将古典与现代交融,飘逸出海洋气质的独特风格……”被这段优美的导读牵引着,我耐着性子把15个整版看完。

如此庞杂、如此大信息量的报道,记者是怎样采访、怎样写出来的?他们说:“这类报道,哪需要采访?哪有时间采访?每个人的电脑里都储存一些材料,网上可搜集一些材料,再到有关部门要一些材料,包装一下,编排一番,就成了。”

看来,这家报纸编辑、记者每天的主要工作,不是去采访,而是到网上去搜索。

不管什么先进的东西,有一利就会有一弊。电脑可以让记者不出门,便知天下事,电脑也可以让记者知之甚少,甚至无知。比如,你要了解农村情况、贫困户脱贫情况,电脑上一搜,就会知道劳动力转移多少,人均收入增加多少,投入多少扶贫资金,修了多少路,盖了多少砖瓦房,但是,除了这些,记者知道农村真实情况吗?知道贫困户真实生活状况吗?有位摄影记者,选了10户贫困户,一家住半个月或一个月,拍一组图片。他在黄土高原上一户人家过年,年夜饭无菜有酒,主人说:“我唱信天游给你下酒。”说罢,伸长脖颈唱起来:“这么长的辫子哟探上天,这么好看的妹妹哟见上面,这么大的烫锅哟没有两粒米,这么旺的火焰哟烧不热你。”也许不需要多高的摄影技巧,也许就这样与采访对象一起生活、一起交流,更能拍到打动读者心灵的好图片。

一个记者能不能写出优秀作品,不只取决于他的写作才能,更取决于他的行动能力,取决于有没有吃苦精神、主动精神以至冒险精神,需要不停地从已知去占有未知,需要深入地观察和思考。下决心离开电脑,离开第二手材料,走向新闻发生的现场,走向时代生活的内部。卧底也好,跟踪也好,同行也好,同吃、同住、同干活也好,每一种行动都潜伏着希望和可能,给媒体带来生机,带来活力,带来源泉,给记者开辟更宽广的路,新题材、新写法喷薄欲出,层出不穷。

许多报纸都有一个既是对自己的要求,也是对读者的承诺:贴近生活,贴近群众,贴近实际。守着电脑摘摘编编,编辑、记者成写字楼里的宅男宅女,快不接地气了,只会与“三贴近”渐行渐远。以行动介入生活,“我才之多少与风云并驱矣”,尽心了,尽力了,劲全使出来了,不敢说篇篇“三贴近”,但肯定是走近“三贴近”,靠近“三贴近”,越来越近“三贴近”。

湖北仙桃日报社黄团元

警惕媒体中的俗气

“俯卧撑”“躲猫猫”“打酱油”;“淡定哥”“妈妈喊你回家吃饭”“姐的狂放”“哥的犀利”“让子弹飞”;“童鞋们”“有木有”“泪牛满面”……如果说这些网络热词成了“潮语”,那么,几所大学校长在开学(毕业)典礼上的运用,也起了广而告之的作用。

自去年“根叔”大串烧网络热词给学生讲话受到追捧后,舆论因此而热闹。叫好的说:大学校长摈弃“官话”讲“人话”好!并且断言这是转变校风的标志!

质疑的也有,曾于上世纪80年代任过大学校长的一位知名教育界人士说:这是从一种套话走向了另一种套话。原来那套,八股生硬,官腔十足;现在这套,滥发情感,浮夸轻佻,有失大学校长的身份!

此言虽有附和者,但不敌铺天盖地的好评,以至于今年又增添了“晓红哥”“凤哥”“纪宝宝”等校长“艺名”。对于大学校长讲潮语、唱流行歌,媒体再溢美,仍然有“杂音”:校长“秀才艺”,不能过头;作为校长,应该讲激励学生的话,一味说好话无用;大学校长到底应该如何讲话?试请几位“名校长”佐证。

蔡元培于1916年12月26日被任命为北京大学校长,他的上任演说,讲的是“大学学生,当以研究学术为天职,不当以大学为升官发财之阶梯”;1958年9月,中国科技大学校长郭沫若在开学典礼上致辞,主题为“把红旗插上科学的高峰,是中国科大与生俱来的使命”;蒋南翔20世纪60年代主政清华大学,几乎对每一届毕业生都要讲:你们要在这个社会上立足有两条,第一,要听话;第二,要能出活儿。做到“听话出活”,这一辈子就好过!清华学子、后来成为名记者的杨继绳回忆说:蒋校长的话,好像父亲对儿子讲的,不像教育家讲的

说起“父亲对儿子”,当然也有异同:有严父,有慈父,有的父子如兄弟。但是性格迥异的父亲,都有教育子女的天职,而且和老师连在一起:“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合格的父亲或校长,肩负着教育子女(学生)的重任;应该时时处处作楷模,表扬批评两相宜;应该言为人师,行为示范!

“根叔”走红,与大学行政化,校长远离学生有关。所以“根叔”的出现,让人新鲜。

但我们反感校长“媚官”,却不能怂恿“媚俗”。喜爱一位校长,不一定非要称他“A哥”“B叔”“C姐”,也不要强求会讲话。马寅初善演讲,被公认好校长;曾任香港中文大学校长的高锟讷于言,谁能说他不好?评判校长,靠的是治校治学,看的是人格魅力,并非口才好就一切好,甚至以此衡量学风!

其实,大学校长“昵称”的出现,媒体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有的网站、报刊抓住网民用校长原名的谐音甚至搞怪的“戏谑”,作为新闻亮点做进标题,以吸引读者眼球。可以说,有些校长对称自己“叔啊哥啊”并不接受,但已经见报,推辞不掉!故此,向新闻界进言:编发此类新闻时,用用“漏斗”,分分良莠;媚俗的“叔啊哥啊宝啊”尽量不用或少用,不知诸君然否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