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国面临的国际舆论环境的看法和应对

在中国不断崛起的今天,在综合国力不断增强的时候,只要对外报道能不断进步,我们就能逐步争取世界,包括西方世界对中国有更客观的认识和了解。

□ 吴建民

我国所面临的国际舆论环境,是非常值得关注的一个问题。我们经常抱怨西方媒体戴有色眼镜看待中国,表现出傲慢与偏见。我们看到西方媒体的有些报道,心里很不开心,甚至感到愤怒。今天,中国在崛起,已从世界舞台的边缘,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心。中国的地位发生了变化,但西方媒体并没有公正地对待我们。有时候想一想,过去中国弱,你们欺负我们,现在中国逐渐强大起来,你们还想欺负我们,没门儿!这种心情可以理解。

全面认识所处国际舆论环境

我以为,对于我国所处的国际舆论环境,一定要全面看。所谓全面看,首先,我们要看到,国际舆论对中国的报道已发生一些变化。冷战时期,我在美国和欧洲都驻了很长时间。当时西方媒体对于中国的报道,几天才会有一两条消息,而且消息往往登在报纸角落里,不大引人注意。而今天则不然,天天有中国的消息,有关中国的消息往往占据头版,有时是头条。这个变化说明,西方媒体对中国的重视程度大大增加。在他们眼里,过去你是无足轻重的,现在你是举足轻重的。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

第二,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报道不完全是负面的。应该看到,他们报道经济发展的情况,很多是正面的。而且有些对中国经济发展的预测,比我们中国人自己还要乐观,这也许是“矫枉过正”吧。因为过去中国长期积贫积弱,他们总以为中国想实现现代化,这是天方夜谭。当年苏联人搞现代化都没有搞成,中国大概也搞不成。但是中国的发展,中国的进步一再出乎他们意料。所以,才会有“矫枉过正”的情况出现。

第三,西方有些关于中国的报道,特别是关于中国国内的政治报道,充满着偏见。

我想,出现上述情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西方人的思维定势是由西方文明决定的。在过去几百年的世界里,西方居于主导地位。这是由于在历史发展过程中,欧洲和美国走到了人类的前列,他们的文明创造出了辉煌成果,成为全世界学习的榜样。这样,西方人在文明上的优越感根深蒂固。他们总以为自己是对的,比你们好。但是,这样一种思维定势受到世界大变化的冲击。国际关系的重心正在从大西洋向太平洋转移,亚洲在崛起;新兴大国经济增长的速度大大超过西方大国;新兴大国和亚洲成了世界经济中增长速度最快,最有活力的地方。这种状况是西方始料不及的,对他们的文明优越感产生冲击。因此,他们就会出现十分复杂的心情。心里很舒服吗?不一定。心里不舒服的时候,写文章就很难那么客观。

另一方面,必须看到,我国的社会制度跟西方不一样。中国的社会制度是中国社会进步演变的产物,不一样是很自然的。但是西方人的优越感就会引导他们用自己的尺码来衡量别人,你跟他不一样,他就会认为你是错误的。这种状况绝非在短期内能改变,我们对此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从改变自己做起

国际舆论对我表现出的傲慢与偏见,主要责任当然在于炮制这些舆论的人。我们能够改变他们的偏见吗?我想,不大容易。但是,我们也要有信心。我们应当相信,无论是西方世界,还是世界其他地方,好人居多数。人民群众多数是好的,通情达理的,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在中国不断崛起的今天,在综合国力不断增强的时候,只要对外报道能不断进步,我们就能逐步争取世界,包括西方世界对中国有更客观的认识和了解。改变自己的力量是巨大的。

贾谊是西汉时期一位著名的、才华横溢的思想家和政治家,毛主席对贾谊非常推崇。贾谊曾写过一篇著名的文章叫《退让》,这篇文章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梁国和楚国为邻,双方都在边界种瓜。梁国方面由于勤于浇水,瓜长得很好;楚国方面浇水不够,瓜长得不好,引起楚国人的嫉妒。于是楚国人在夜间越过边界到梁国,切断瓜苗的根,致使瓜苗枯死。梁国人发现此情况十分愤慨,向梁国县令报告,是否要对楚国实施报复。县令觉得那样不妥,他指示梁国人夜间偷偷越过边界,去浇灌楚国的瓜田,不让楚国人知道。这样日复一日,楚国的瓜长得很好。后来楚国人发现是梁国人帮他们浇瓜,才使瓜长得这么好,对于原来自己派人去梁国毁坏瓜苗感到羞愧。楚国国王特地备厚礼觐见梁王,表示歉意,从此两国和好。

贾谊讲的这段故事寓意深刻。一般人在自己与别人发生矛盾时,往往喜欢责怪别人,总想改变别人。其实,改变别人是很困难的,能够做的是改变自己。改变自己,有着强大威力。过去三十多年,我们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从本质上看,我们改变了自己,让原来敌对的外部世界看到同中国合作有利可图,我们同外部世界的合作也就大大发展了。

换一种方式传播

2003年胡锦涛主席在谈到新闻工作的传播方式方法时指出:“善于用事实说话、用典型说话、用群众熟悉的语言和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搞好宣传教育”。胡主席这几句话讲的是很到位的。

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同西方世界的交流是一种跨文化交流。跨文化交流本身是有障碍的。中国人经常说的一些用语,你直接翻译成外文,外国人不一定听得懂。这就要求媒体从业人员要尽量多的了解世界,了解西方文化。用什么方式去讲,人家听得明白,换一个方式,效果就会差很多。这里面学问很大。

我们中国人讲话喜欢讲原则,强调要站得高,看得远。这些概念对西方世界来说是陌生的,他们懂的是具体的事。这就要求我们善于讲中国的故事,把提纲挈领的原则变成生动活泼的故事,外国人喜欢听的故事。让外国人通过这些故事了解中国的真实情况。

我们的宣传方式往往把结论放在前面,然而,很多外国人不接受,他们希望结论由自己做出来。这个要求过不过分呢?我想,是不过分的。我们在对外介绍中国时,需要多讲事实,让对方通过这些事实做出结论。事实就是事实,如果有人要歪曲的话,也有一定难度,外国的新闻媒体也非常强调报道事实的真实性。如果我们讲的故事是真实的,就一定会对西方公众有触动。

综上所述,我认为对我国面临的舆论环境要全面看,要有信心。只要不断改进工作,不断用世界喜闻乐见的方式讲述中国故事,我们所面临的舆论环境就会逐步得到改善。(作者是欧洲科学院院士、副院长,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