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国际舆论新秩序

□ 李从军

编者按:美国《华尔街日报》6月1日刊登了新华社社长李从军的署名文章《构建国际舆论新秩序》。这是美国大报首次发表中国主要媒体负责人的文章,引起国际舆论广泛关注。国内外不少专家学者、媒体人通过多种渠道和方式发表见解、文章,就此议题展开讨论。6月28日上午,香港浸会大学传播学院Colin Sparks教授还专程来到新华社,与新闻研究所研究人员及本刊开展交流探讨。

构建国际传播新秩序,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是个常做常新的议题。近年本刊曾多次组织专题研讨,刊发了不少有新意的优秀论文。本期再次集中刊发几位权威人士的文章及专访。交流与探讨新形势下构建国际舆论新秩序的思路与媒体实践路径。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以联合国成立为标志,形成当代国际秩序。60多年来,国际社会始终努力建设一个更加均衡、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

然而,我们不能不发现,相对于世界政治经济秩序的发展进程,国际舆论传播的秩序与规则,似乎大大落后于时代潮流了。这首先表现在极不均衡的国际传播结构状态上。信息传播主要呈从西方流向东方、从北方流向南方、从发达国家流向发展中国家的流通状态。

198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21届大会上,曾论证世界新闻传播不均衡、不平等状况,并提出建立国际新闻传播新秩序。多年来,包括西方人士在内的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对不尽公正、合理、平衡的国际舆论传播秩序,提出质疑并呼吁改变。

是的,在相互依存的当代世界,人类共同体的确需要一种更加文明的信息传播规则和秩序。因此想到我比较爱好的桥牌运动。现代桥牌称为定约桥牌。所谓定约,也就是合同。博弈过程就是一个“签订合同”的过程,有效而智慧的信息传递,取决于公平条件下的协作沟通。而早期的桥牌,即“惠斯特”纸牌游戏,却不是这样。它的赌博色彩太重,没有“竞叫”,不利于信息的交换沟通,后来逐渐改变了规则,才形成今天的现代桥牌。

可以认为,由于目前国际传播缺乏足够公平的“定约”与博弈,现代信息流和国际舆论场的“桥”正在发生某种断裂。这种状况与当今世界十分不相适应。不公正、不合理的国际舆论秩序不仅直接影响国际传播的可持续发展,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造成当今世界一些矛盾和问题的因素。要重构我们的沟通之桥,从而让信息舆论传播在人类文明进程中扮演更加积极的角色,我们需要共同努力,在传媒领域进行一次建设性的“游戏规则”变革。

要实现价值理念的进一步变革,就应遵循如下四项原则(即FAIR观念)。

——更加公平(Fairness):就是一方面要实现各个地区和国家媒体以平等身份普遍参与国际传播进程的权利;另一方面,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媒体对国际、地区和各国情况进行全面、客观、公正、平衡、真实、准确的报道,最大限度减少歧视和偏见。

——更多共赢(All-win):就是要积极创造条件,让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媒体共享信息传媒领域的发展进步,并在国际信息舆论传播中发挥积极作用,努力扭转“强者恒强、弱者愈弱”的发展失衡状况。

——更大包容(Inclusion):就是要维护世界的多样性,媒体要尊重各国人民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创造的独特文化、传统、信仰和价值观,努力消除不同文明和文化间的疑虑与隔阂,加强对话交流,求同存异。

——更强责任(Responsibility):就是媒体机构既要确保新闻信息传播的公开性和透明度,推动建设开放社会,又要坚持新闻报道的理性和建设性,让舆论传播成为社会发展进步的积极力量。

我们还要不断完善规则,探索建立全球传播治理机制。一方面,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应更加积极地在联合国框架内协商和解决国际传播涉及的各种问题。另一方面,不断改进和完善规则,并随着条件的逐渐成熟,研究和探索建立一种非政府性的全球媒体协调长效机制,姑且称之为“媒体联合国”。这可以是一种非实体性的全球媒体交流协商机制,也可以逐步发展为一种具有协调乃至仲裁功能的机构。

对此,我们还是可以在体育运动中得到启示。曾经在中美关系史上发挥过特殊作用的乒乓球,被称为中国的“国球”。多年来,在大型国际赛事中,中国运动员常常包揽全部金牌。这给中国乒乓球运动的发展带来一种悖论。一方面,越是强大,就越想进一步保持和扩大实力;另一方面,一支力量独霸乒坛,长此以往,由于参与性可能不断萎缩,中国十分擅长的这项运动却可能逐渐丧失吸引力和生命力,甚至有一天可能会退出奥林匹克舞台。事实上,乒乓球比赛的规则和制度安排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进行了一系列重要修改。特别是从2000年悉尼奥运会之后,球的直径从原来的38毫米改为40毫米,每局分数从21分改为11分。这些调整都着眼于对“超级强手”的制衡,提高了各个国家和地区运动员的参赛积极性。

力量制约与均衡原理同样适用于传媒发展。就国际传播格局而言,当务之急是大力扭转广大发展中国家媒体在国际传播秩序中的边缘化趋势,大力改变发展中国家媒体相对落后的发展状况,大力增强发展中国家媒体在国际舆论场上的表达权、话语权、传播权。为此,要通过国际合作、交流与协调机制,大力增加对发展中国家媒体的资金和技术支持。

詹姆斯·沃森在发现双螺旋结构近半个世纪后,在其著作《DNA:生命的秘密》中指出,基因组计划显示,人类是最相似的动物。我们之间的共通性远远大于足以把我们分裂开来的任何可能的鸿沟。

在文明的演进中,信息传播就像基因的转录和表达,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从根本上说,重建国际舆论场规则和秩序的核心在于,适应国际关系民主化趋势。在传播多元化与表达多样性的基础上,修补人类沟通之桥的断裂,建造一座通向未来的信息之桥。(原载201161日《华尔街日报》)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