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导“围观”:微博时代党报对舆情事件报道的提升

高宪春

《2010中国微博年度报告》指出舆情热度靠前的50起重大舆情案例中,微博首发的有11起,占22%。“日常生活媒介化,媒介生活日常化”,新媒体已经深深嵌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同时,人们对舆情事件的报道要求更苛刻,当报道滞后甚至出现偏差时,有可能会被无限放大,在社会上形成广泛负面舆论。如何引导“围观”,成为微博时代党报面临的重要课题。

突破口——浅阅读、深报道舆情事件

舆情事件中党报要进入“围观”,同时要引导公众对“围观事件”形成的观念。这就要从受众“浅阅读”习惯入手强化报道的深度。进入“围观”党报才能了解舆情事件所在,引导“围观”才能有的放矢。

微博时代是碎片时代也是浅阅读时代。从人们对信息接受习惯的改变趋势来看“浅阅读”是党报的一个发展趋向。舆情事件中信息鱼龙混杂,但是人们的时间有限,减少了判断信息真假的耐性,增加了以讹传讹的几率。微博提供了一个个体向无限广泛的社会群体进行“喊话”和广播的手段,但微博最多140个字,使信息传播进一步碎片化,使舆情事件更错综复杂。传播学家德福勒提出“双重依赖”理论,认为一个人越依赖于通过使用媒介来满足需求,媒介在这个人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就越重要,而媒介对这个人的影响力也就越大;尤其是当发生重大事件时,人们对某些权威的媒体异常依赖。那么,增强媒体依赖就需要坚守党报的优良传统,增强舆情事件报道的权威性。

党报需要充分利用微博在日常生活中的嵌入,关注分析微博,用来作为分析舆情事件发生发展的基础。通过党报引导,围观者对事件形成客观评判倾向,将微博浅描述形成的情绪化冲动,转变为深报道形成的理性判断。日本北海道大学传媒研究院院长高井洁司认为,面对新媒体浪潮,“纵使印刷物不再存在,报社也应该通过发挥它多年来培育起来的报纸监督权力的专业性职能来谋求生存之路,并担负起互联网时代的导航作用”。因此,浅阅读不是党报要“浅报道”,更不是传播“浅薄的道理”;恰恰相反,需要党报在报道的深度上下功夫,关键在于创新优化党报报道。

关键——创新优化党报舆情事件报道

创新优化党报对舆情事件的报道效度,掌握主动权,需要在新媒体环境下树立报道新思路。

一、运用多媒体手段,扩展报道互动新空间。

党报舆论引导力的本质在于对信息的凝聚力和整合力,微博嵌入性使其能够围绕突发性事件迅速形成舆论场,而且随着“粉丝”纷纷加入,舆论漩涡越来越大。这改变了党报宣传单向性,增强舆论引导力,必须得到“粉丝”的支持和配合。

新媒体环境下,受众可以在第一时间通过微博等手段上传获得信息,拍摄图片,甚至是原生态的视频,并能予以动态更替这些内容。舟曲爆发泥石流的消息,是一位暑期回乡的大学生在微博上率先发布的。媒体若不能停留在普通报道的记录者水平,显然不能得到受众认可。党报应该积极地充当“守望者”“思想者”,善于对事件进行分析,发表有见地的观点,引导社会舆情发展。《华西都市报》从2011年4月1日起开设专版,推出《从悲壮走向豪迈:3年立川》“5·12”汶川特大地震3周年大型系列报道。 通过航拍图片展示灾后美好新家园、民生故事讲述川人感恩奋进历程,全国晚报、都市报总编辑灾区看巨变等方式,实现空中与地面相结合、全国与四川相结合、民生与真情相结合,民生视角、史诗笔法,多角度展现灾区重生之后的美好画卷。这种立体式报道,开拓了新的互动空间。

同时,党报要运用多媒体手段,吸引微博“粉丝”参与报道。舆情事件报道不乏新闻点,但缺乏具有创新的新闻报道。党报利用媒体和受众的互动平台,吸引“粉丝”们参与到报道中来,通过互动交流,进行开放式报道,适应新媒体环境发展的需要,改变传统的“我采写你阅读”的方式,在受众参与过程中,将事件引发的种种话题及时反馈,将问题讨论引向深入,揭示事件实质。

二、突破“围观”琐碎信息,全面提升报道价值。

党报要突破琐碎信息,以发散思维挖掘舆情事件的社会意义。除了对事件本身进行客观公正的报道外,还应该把它背后的社会意义挖掘出来,要跳出事件本身,以社会发展的长远眼光重新认识这一事件以及事件背后的矛盾。富士康事件报道,微博提供顶多140个字的信息,主要还是赚噱头,若止于此,则报道没有多少价值。将报道视野放宽,关注当事人所处的群体,他以及他们所处的生存环境——工作环境、生活环境、学习环境等,再放宽些,审视在外企农民工的生存状况,那么党报的这种思索就已经远远跳出事件本身,党报的报道价值就得到了全面提升。

三、“以人为本”融入大局意识、政治意识和责任意识。

舆情事件往往比较复杂,需要党报以高度的大局意识、政治意识和责任意识统筹报道,完成舆论引导任务。但同时报道应具有亲和力,才能形成影响力,产生感染力,增强报道的可信度。报道要加强对个体的关注度,不能只见事不见人。在舆情事件面前,个体的细节报道更能打动受众,更能长久留在人们记忆之中,更具有说服力。

四、报道信息,解读事实,揭示真相。

微博时代缺的不是信息,而是事实的解读,真相的揭示,这是党报的着力点。新媒体带来的一个社会问题是信息爆炸和碎片化。一般而言,舆情事件初期常常伴随着不同说法和观点,从不同角度来看,事件各方都有支持自己的事实,事实虽然有多个,但是真相只有一个。党报具有较高的公信力和权威性,其价值意义在于对舆情事件中各种信息进行分析,解读事实,去伪存真,帮助人们了解事实的真相。这就需要党报摆脱阻碍、干扰,展开多方采访,甄别不同立场的观点说法,获取必要的素材和确实的信息,深入到事件的内核,真切地关注当事人,真正给人以启示的思想、鲜明的观点和独家的报道,避免流于表面现象的阐述。

微博时代细节决定成败。报道中任何细节性的错误,有可能被网络呈几何级放大,进而会误导舆情,影响人们对事件真相的掌握。特别是舆情事件的5W(何时、何地、何人、何事、为何等)是报道真实性和可信性的基础。党报引导要进入得早,同时也要仔细核对细节,避免授人以柄。(作者是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博士、讲师)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