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市报舆论监督难析

新闻监督难,地市报更难。无须讳言,地市报做起新闻监督来,婆婆多,亲戚多,条条框框多,注定有更多顾虑和苦衷。本文从“记者不愿写”“人情关难过”“创收压力大”“抹黑惹地方”四个方面加以分析,希冀有效破解地市报新闻监督瓶颈性难题。

□ 杨法育

病灶:记者不愿写

把脉:

通常而言,采写一篇批评稿件耗费的时间和精力不知比采写其他稿件多多少。批评稿件要保证百分之百稳妥,就要保证百分之百真实。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主观来说,要求记者站到高处、探到深处,还必须摆正位置、放正心态。这是因为,实际情况错综复杂、千变万化,有多种因素可以影响记者的分析力和判断力。认真再认真,谨慎再谨慎,也难以完全避免差错和谬误的出现。稍有不注意,就可能陷于被动境地。客观来说,被曝光单位的采访对象不乐于接受采访,不愿提供更多情况,记者难以开展有效率、有针对性的采访。而地市报的权威性和影响力比起上级媒体来处于相对劣势,所能引起的重视度相对弱化。可以想象,在这种情形下,拿到铁证绝非容易。更不要说在一些极端情况下,采访者还会受到恫吓和威逼,还不得不担心人身安全。如此种种,我们当然要强调新闻从业人员的责任感和事业心,但更应强调以人为本,设身处地为采编人员想一想、实实在在为他们做些创造环境、增强信心的事情。

处方:

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应该讲“三个一”:一是树立一个理念,二是确立一套机制,三是建立一个办法。树立一个理念,要求报社的决策层尤其是一把手必须牢牢树立舆论监督报道是保证报纸公信力和影响力的最有效途径的理念,利用多种形式鼓励和引导采编人员尤其是一线记者敢于触及矛盾,勤于为党负责,勇于为民请命;确立一套机制,就是要从利益导向上确立宏观调控机制,让从事舆论监督报道的一线人员从分配体系中真正得到利益保障,经济上得实惠,政治上有地位;建立一个办法,就是要建立一套包括生命财产保险在内的配套保护办法,让从事舆论监督报道的一线人员从根本上消除后顾之忧。

病灶二:人情关难过

把脉:

地市报覆盖区域大致方圆百里左右,我们经常讲,地市报是离当地读者最近的党报,在舆论监督方面,这种贴近性很大程度上变成了劣势。实际情况往往是记者采访还没回到报社,被采访单位和个人的说情团队就开始了工作:电话响个不停,人员纷纷上门。地市报平时积累下的人脉关系优势这时会对报社构成反包围圈。一个极端的例子是,一些基层宣传部门不但在基层单位举办“如何应对媒体”的讲座,还把地市报的内部电话簿发放到基层。在这种情形下,好多舆论监督稿件往往是尚未坠地便已胎死腹中。记者采写舆论监督稿件的积极性就这样一次次受到严重挫伤。

处方:

一方面,按照外圆内方原则就舆论监督稿件和版面对采编人员进行量化考核,目的是通过相对的(当然不能搞为监督而监督的扩大化、绝对化)指标数目,对采编人员形成压力,将其积极性引导到舆论监督稿件和版面的采写上来。另一方面,从一把手开始,从领导班子成员开始,明确严禁为舆论监督稿件说情的系列规定,用机制保障批评报道闯过人情关、安全上版面。必须让记者明白,只要事实确凿,稿件过关,没有导向问题,包括一把手在内的所有人都会封死人情关,都没有权力枪毙舆论监督稿件。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