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真实性管理的“崔克坦法则”

□ 陈禹安

对微博的再认识

无可否认,微博正日益成为一种新的媒体(媒介)形式。但是,在微博火爆的背后,其内容真实性却不像传统媒体因有制度化的审查体系而得以充足保障。也正因此,由微博引发的多起“涉假新闻事件”已引起人们高度关注。

比如,2010年12月6日晚8时许,新浪微博有人传播“金庸去世”消息,不明真相的网友疯狂转发。某刊物负责新媒体的一位编辑下班后看到这条微博,于是在家登录该刊新浪微博官方账号,以该刊名义发表类似内容的微博。因为没有注明转发,很多网友误以为是该刊核实并首发的消息,出于对该刊传统媒体公信力的信任,纷纷信以为真,于是大量转发。

但最终这一消息被确证为假消息。该刊相关编辑及多位中高层管理人员的职业生涯均因此受到不同程度影响。

类似事件还有不少。比如,日本发生地震后,微博一度盛传“Hello Kitty创始人清水优子震中身亡、《七龙珠》之父鸟山明、《火影忍者》的作者岸本齐史、《名侦探柯南》的作者青山刚昌等漫画名人失踪”,均被证伪。

那么,一个内容真实性无法在始发阶段就有充分保障的媒介形式,能否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媒体呢?是不是必须制定严格的监管制度来规范微博博主的发布行为呢?

为阐明此问题,我们不妨先跳出传媒研究范畴,看一个令人惊讶的社会学实验。

荷兰崔克坦市(Drachten)曾在交通管理上做过一项不同寻常的实验。这项叫做“不使用交通标志”的实验立意点在于“在公路上不设置任何人们习以为常的交通标志”。也就是说,当人们驾车时,可以不受任何管制而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及判断行事。

结果令人十分讶异。这个大胆的实验非但没有出现交通混乱、事故频发的恶性局面。相反,行车的安全性发生了戏剧性的改进。当人们不再机械地遵守交通标志后,他们反而不得不更加谨慎地驾驶。原来他们只需关注交通标志或信号并按此行事,但现在他们必须小心翼翼观察四周环境,把注意力集中到其他司机身上,并在相互间使用更多的手势及眼神交流,而这样直接导致行车安全性的显著提高。

后来,一位交通专家总结道:太多的规则反而使我们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考虑周全的能力。我们正丢掉应具备的为社会负责的能力。前期规定得越多,越来越多的个人责任感就会被扔掉,这就是“崔克坦法则”。

崔克坦实验得到的结论正好可以作为参照,来判断我们是否应对微博进行强制性监管。

对于单向度传播的传统媒体(报纸、广播、电视),如果多次出现失实报道,其公信力确实很快就会遭到质疑而最终失去媒体属性。但微博这样的社会化媒体却不能简单类比传统媒体。

社会化媒体是一种双向度、多向度的互动资讯通道,就像我们驾车出行一样,一辆单独的车构不成交通网络,许多辆车相互影响、相互制约才形成密集多元的交通网络。

所以,我们不能从个体意义上将诸多微博视为一个个独立媒体,而要将其视为一个由诸多个体联系互动融合而成的整体性媒体。只有持续不断的反馈与互动才给予微博以媒体属性。

微博并不像传统媒体那样采用“先审查,再发布”的方式,而是“先发布,再审查”。更进一步,传统媒体是内部审查,社会化媒体的审查则是外部公众审查,任何有可能获得某一资讯的人,都有权力对此进行审查,并及时公布自己的审查意见。而这些审查意见又作为新一轮资讯,再次接受其他公众的审查。实际上,如果将整个微博视为一个系统,那么这个系统因存在着全体性的广泛监督而形成“自纠正系统”。初始发布环节的“放任自流”很大程度上(或绝大多数时候)并不会走向全面恶性传播的歧途。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