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突发事件采访须过的几道关

——日本福岛核辐射区摄影采访手记

□ 黄晓勇

第一关:甄别消息 

在重大新闻事件发生时,摄影记者初到异国采访,往往会感觉可报道题材众多而难以取舍。多次实践后,笔者认为在境外采访,冷静甄别信息是摄影记者必需的素质。

以福岛核泄露为例,笔者于3月16日抵达东京,采访后发现,关于核辐射的各类消息满天飞。一种普遍的说法是电站将有核辐射烟尘,对人造成伤害;有媒体说福岛会发生切尔诺贝利式的大爆炸。即使是官方说法,也有不同版本,如日本政府将核辐射控制区域划定在30公里半径,而美国军方的限制区域划定在80公里,后又扩至170公里,而福岛市则处于核电站70公里半径以内。

福岛:去,还是不去?必须决断。

根据掌握的信息笔者做出如下判断:一、根据当时辐射水平,福岛市的辐射量大约在正常水平的250倍至600倍之间浮动,在福岛市户外工作一天的辐射量相当于做数次透视检查;二、在福岛市的防辐射灾害本部,每天都有数十名日本记者轮流驻守现场进行直播报道,当时国内记者还没有出现在那里,缺位已是事实。

笔者和记者冯武勇在仔细甄别各方信息后,于3月19日凌晨赶赴福岛。

第二关:面对“禁止采访”

摄影记者在境外工作时经常会遇到禁止采访的情况。例如一些国家对新闻从业人员管理通常较严格,没有回旋余地。但由于公众知情权方面的理念影响,其各管理部门一般会慎重对待记者意见,在不触动底线时愿意给些关照。

以福岛采访为例,笔者虽进入防辐射灾害本部,但其大厅内只允许日本个别媒体记者短暂进场拍摄,其他记者均被拒之门外。笔者在门口观察10多分钟后,抓住间隙反复公关一名在场人员,反复向其说明中国受众对核电站泄漏事件的关注,强调中国受众有权获悉真实消息。在主动保证不影响他人工作后,笔者得到进入大厅拍摄五分钟的宝贵机会,最终拍到独家照片。笔者在最短时间内向新华社传输了名为《日本福岛全力抗击核辐射现场直击》专题。

进入福岛接纳核电站周边地区民众最多的避难所——吾妻综合运动公园采访时,笔者也遇到麻烦。当笔者将镜头对准避难人员时就被管理方要求:不管拍谁,都要征求被拍摄对象的同意。如果真按要求去做,会造成两种情况:一种是根本没有拍摄机会,另一种是会出现类似摆拍的尴尬场景。于是,记者不断强调自己的善意并申明自己的采访权利,最终获得拍摄机会。

笔者在国外采访时有多次突破禁止采访的案例。如2010年8月在悉尼拍摄澳大利亚联邦议会选举的一场重要竞选演讲时,笔者突因主办方宣布“采访名额有限”而被拒之门外。后来,笔者同两名外国记者一起向其提出抗议,正告其这种做法歧视外国媒体。最后由选举办公室人员协调,笔者终于得到采访机会。

如果在现场遇到“不准采访”而偃旗息鼓就永远不会有成功的机会。

第三关:“硬件”有备 “软件”可靠

在国外采访重大新闻事件时,记者经常遇到“意外”导致采访中断。很多“意外”可通过细致的准备工作来消除。若条件允许,准备工作宁愿过细,多携带一套装备就多一份保险。

在异国采访重大新闻事件,摄影记者在个人素质上需要培养三个可靠的软件:一是冷静判断各方信息的能力。即记者面对各方涌来的信息,可以冷静思考并根据新闻价值进行抉择判断,不能人云亦云,乱跑一气。二是计划及应变能力,即能事先预想各种可能性并适时调整采访策略,因为在国外遇到问题时处理难度会成倍增加。三是外语能力,最好是当地人的母语,一般情况下英语也可以垫底,在国外独立采访时如果没有语言能力则寸步难行。(作者是新华社亚太总分社摄影部主任)

(相关图片见《中国记者》第5期)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