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田间

——从事“三农”报道十三年的体会

□ 何红卫

我1997年8月通过考试调入《农民日报》驻湖北记者站任首席记者,后任站长至今。作为半路出家的记者,我主要从事三农报道,作为农业记者,一要始终乐为农民鼓与呼;二要注重研究“三农”问题,为领导决策服务;三要有一股执着劲,要经受得住诱惑和委屈。

客观准确:为农民鼓与呼

1998年3月,黄石市石灰窑区(现西塞山区)河口镇六位农民联名写的一份材料《要回董阳这样的好官》,被寄送到湖北省不少新闻单位和有关党政部门。在多次反映未果的情况下,材料辗转到我手中。我在调查中到处碰壁,到处是冷嘲热讽,甚至连陪同采访的人也中途借故“有事”走了。凭借在基层工作多年的经验,我始终注重听取老百姓和镇、村干部的意见,去伪存真,明辨是非。经过一周深入调查采访,客观写出六千多字的通讯《褒贬不一说董阳》,4月13日在《农民日报》头版头条加编者按刊出,报纸还展开“董阳现象”讨论,提出“我们的用人标准是什么?”这一干部制度改革中的尖锐问题。

报道刊出,一石激起千层浪。新华社、中央电台、中央电视台、《经济日报》《南方周末》等一百多家新闻媒体转载或发表几百篇、20多万字的关于“董阳现象”的新闻和讨论文章。随后,《农民日报》又发表《再说董阳》《董阳:何处是归途》等报道。有关部门对报道给予高度评价。

李昌平原是监利县棋盘乡党委书记,因给朱基总理写信反映现实问题而倍受关注。2000519日,经过艰难采访,《农民日报》头版头条率先发表了我采写的《一位乡党委书记的心里话》,并加编者按就“落实党的政策,解决农村问题”展开讨论。

三农问题是最基础的问题,很多问题事关农民切身利益而让他们变得激动甚至偏激,做三农报道,首先要有理清事实的勇气和决心,此外更要注重平衡、客观、理性,切不可偏听偏信,记者要站在相对中立的立场上客观、全面反映问题。

研究问题:为领导决策服务,为农民造福

2003年初,为了解蕲春县农村税费改革情况,我在腊月二十几和春节放假期间,联合《湖北日报》记者胡成,先后三次从武汉专赴蕲春进行实地采访。2月9日全省农村工作会前,向省委领导报送《税费改革在蕲春县成了儿戏》《农民的年猪肉怎么不香了》等材料,引起有关部门高度重视。经调查,蕲春县农村税费改革工作被“推倒重来”。全县清退向农民多收的负担3200万元,有关人员受到处理。

2011年春节前后,农民日报社湖北记者站集中20多天,组织开展“湖北十县百户惠农政策落实情况调查”。为保证调查的相对客观性、真实性,我们没有“打扰”任何一级组织,自找吃住(有时在农民家或在村头小卖部泡方便面),直接到村里和田间地头去找农户,向农民提问,查看农民负担监督卡和一本通存折等,不带任何偏见,一切以事实为依据。经整理,将一万五千多字的调查报告《政策落实八个问题干部进村七条建议——<农民日报>湖北十县百户农民调查报告》报送有关部门。报告得到湖北省高度重视,充分肯定了这份报告的价值。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