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梅迪尔新闻学院改名看美国传统新闻教育的变化

□ 常 江

梅迪尔新闻学院(Medill School of Journalism)隶属于美国西北大学,是全美最负盛名的新闻教育机构之一。学院诞生于1921年,经过近百年发展,梅迪尔新闻学院已经成为美国中部,尤其是芝加哥大都会区媒体从业者的“摇篮”。然而,随着传统新闻业剧烈变迁,梅迪尔这面古老的“金字招牌”也经历着不小的“动荡”。

2010年年底,一则消息令全美新闻教育界哗然:梅迪尔全体教职人员以38比5的投票结果,决定正式将学院的名称改为“梅迪尔新闻、媒介与整合营销传播学院”。西北大学著名传播学教授罗伯特·海瑞曼(Robert Hariman)在接受笔者采访时指出:这是新闻专业主义向媒介融合时代的商业利益臣服的标志。改名的提议是由院长约翰·拉文(John Lavine)提出,他是广告与营销学专家;而在教师会议上投反对票的5个人全部是新闻学教授。

其实,在现代新闻教育的发源地美国,纯粹的“新闻学院”如今已很少见,“融合”是近半个世纪来美国新闻教育发展的重要趋势。其中,又以两种“融合”方式最为显著。

第一种是新闻实践与传播理论的融合,一些历史不太久远的机构大多采用了“传播学院”或“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命名,如同为新闻教育重镇的明尼苏达大学与北卡罗莱那大学等等。大名鼎鼎的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也设立了传播学博士生项目。

第二种“融合”模式更具争议,大致可概括为“新闻学科与商科的融合”,即将新闻教育与公共关系、市场营销、广告等学科融为一体,打通媒介内容与媒介经营之间的壁垒,培养所谓的“复合型人才”。这一模式的代表,就是西北大学的梅迪尔新闻学院。梅迪尔最具业界影响力的教育项目,早已悄悄从新闻学转变为“整合营销传播”(IMC)。在传统媒体纷纷面临严峻生存危机的当下,IMC的毕业生更易在传媒经营部门、跨国企业公共关系部门以及政府媒介管理部门找到工作,薪水也比普通新闻记者高。

传统新闻教育的变迁折射出美国新闻业界形态的变迁。在新自由主义、媒介融合和Web2.0的时代,旧式的新闻专业主义似乎正在变得愈发不合时宜。一方面,所谓的“预制新闻”(prepackaged news)大行其道,公众愈发难以分辨新闻媒体与公共关系机构的区别。例如2004年,CNN著名黑人谈话节目主播阿姆斯特朗·威廉姆斯接受政府24.1万美元的馈赠,并在自己主持的节目中宣传布什的教育改革计划。尽管事发后威廉姆斯本人公开道歉,但公众并未出现大规模的愤怒情绪。另一方面,大多数公众似乎也并不介意新闻业与商业的融合。例如,2010年,笔者在西北大学访学期间,曾对大学生群体做过一项小规模调查,结果显示,只有不到20%的受访者认为“新闻业应该独立于公关业与广告业之外”,而超过60%的受访者赞成“公关业和广告业有助于提高新闻业的服务质量”。

美国传统新闻教育理念的变迁,是社会、技术和文化合力影响的结果。由于新闻业直面社会现实、实时记录历史,因此总会受到变迁中大环境的影响。具体到美国的情况,下述三种因素对传统新闻教育模式产生了较大冲击。

首先,“客观性”作为新闻专业主义的核心理念,逐渐失去效力。迈克尔·舒德森(Michael Schudson)在其博士论文中详尽考察了“客观性”在美国新闻业发展历程中的变迁。他认为,早在20世纪30年代,美国的新闻从业者即已意识到客观性只是一种“纯理想”。及至60年代,新闻专业主义甚至成为“侮辱性”词汇,因为客观报道营造出的社会现实“拒绝审视威权和特权的基本结构”。60-70年代相继风靡的诸种新闻报道题材,如解释性报道、调查性报道,以及颇具“异端”色彩的新新闻主义等,都是对客观性理念的修正甚至颠覆。媒体观察家平科尔顿(W. Stewart Pinkerton)曾于1971年发表过一篇论述“新新闻主义”的著名评论,如是说:“……有人支持,有人反对,有人攻击,但无论喜欢与否,有一点无法改变,那就是你越来越难说清自己到底该相信什么。”讽刺的是,经过百余年发展演进(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密苏里新闻学院和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分别成立于1908年和1913年),民众对新闻从业者的期望却并不是“客观性”,而是正义感、主动性和调查力,这在“水门事件”前后得到全面展现。如此看来,客观性理念被大多数新闻学院置于次要地位,也并不令人惊讶了。

(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