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美国新闻业状况和学院关注点考察

本文考察了次贷危机背景下美国的新闻业现状,论述了新媒体时代新新闻的传播理念和媒体运作模式发生的变化,比较了传统新闻与新新闻的核心内容及经营方式,以期为新闻业的裂变重组和媒体创新提供学理探索和现实操作的路径。

□ 杨叶青

以下观点及数据来自:2010年九十月间,美国杜克大学桑福德公共政策学院与南京新闻、社科考察团的10场研讨,和对分布在美国东西部的包括美联社、发现频道、《洛杉矶时报》、国家公共广播电台等16家媒体机构的考察,以及美方提供的部分相关研究资料。

“问题严峻”的新闻市场

1.传统媒体的新闻市场在削减。 美国的日报印刷发行量从1990年的6200万份跌至2009年的4300万份,报纸广告总收入从2006年60亿跌至2009年的37亿。分类广告在部分转移到网上,零售广告在缩水。媒体公司股价下降。

 

2009年美国新闻业的广告

比上一年减少

 

报纸(包括网络报纸)

 

↓26%

 

地方电视台

 

↓24%

 

广播

 

↓18%

 

杂志

 

↓19%

 

网络

 

↓5%

 

 

 

2.传统媒体的从业人员在减少。 美国的报纸、电视台和电台包括行业协会都通过裁员、减薪、精简和重组部门来应对市场萎缩。全国地方电视台雇员2008年是2.8万人,两年内减少了1600人。

3.人们获取新闻的途径在改变。 美国一项“昨天你从哪里获取新闻”的调查显示:1991年,68%的人从电视获取新闻,51%的人从报纸获取新闻;但到了2010年,只有58%的人从电视获取新闻,34%的人从报纸获取新闻。2010年从网络获取新闻的人猛增到34%。

4.不确定的新媒体。 悲观的《2009年美国新闻年度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说:“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传统网络广告不可能维持该行业,那么通过何种途径找到为新闻收集、融资的渠道呢?……创造新型网络盈利模式所用的时间,等于在印刷业中流失的金钱。新闻业必须在金钱耗尽前找到一种新型模式。”当然还是有一些令人振奋的创新,新型生态系统混合了不同类型的新闻经济模式,虽然规模尚不成气候。

5.未来新闻业的六个主要趋势。 美国业内人士认为:①传统盈利模式瓦解,在网络经济中对新闻分类计价是未来的核心。②新旧媒体未来的联系比一些人预测的要紧密得多。③新闻业会变得越来越小,但正在萎缩的观点是错误的。④科技使媒体更注重信息传播的速度和规模,而不是信息的收集。⑤利己的信息提供者的队伍会迅速扩大,新闻机构必须明确与他们的关系。⑥传统媒体的削减也影响着新媒体的在线内容。

从经济角度看新闻供销

1.作为商品的新闻供销的五个W。 杜克大学新闻与传播中心主任James T Hamilton教授曾撰写了《所有可销新闻:市场如何将咨询转化为新闻》一书,他介绍了以经济学的观点来分析新闻供销的五个W:

Who 谁在关心新闻?

What 他们希望如何支付新闻消费?

Where 顾客群在哪里?

When 何时有经济回报?

Why 何谓新闻、版权等?

2.对信息的需求有四种类型。 作为生产者,人们都需要接受对其工作有益的信息;作为消费者,人们则希望了解什么商品以什么价格提供最具价值;作为寻求娱乐的民众,人们却乐于接触简单易懂和有趣的故事和事实。以上三种类型决定了大多数人希望媒体提供的信息是:对其工作有益的、对其个人及家庭经济生活有助的、能够自娱自乐的。而作为公民和投票人,选择与“义务和责任”相关的政治新闻、公益信息,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成本超出了效益,并不划算,他(她)的阅读既不能改变事件本身也不能改变自己。这就是许多美国人并不关心国际新闻和选举新闻,也不太关心公益事件的原因。作为公民该了解的信息和作为读者想了解的信息之间存在着差异。

3.新闻业的危机主要是经营模式方面存在危机。 在美国学者看来,技术和商业周期造成的变化,仅是传统媒体正在经历的一个痛苦过程;对传统媒体造成的影响是一种“创造性地破坏”。倒闭和解雇仍将发生……但最终,媒体会找到最新的运营模式,消费者也将以一种新形式展现他们对信息的重视。新媒体时代的特征是固定成本大大下降。对新闻业而言,更重要的改革其实不是技术方面,而是内容方面。

内容重构和操作模式

1.仅仅是事实其实没有太多价值。 曾担任《华盛顿邮报》总编辑、现为杜克大学新闻和公共政策实践课程授衔教授的Philip Bennett说:告诉读者这些都是事实是不够的,如果你的报道只是事实其实没有太多价值,要有以个人见解为主的“评论”……新新闻应该是有独特观点和视角、对读者有启示意义并帮助读者发现、归结和提取的新闻。新新闻的“评论”不仅是传统新闻基于客观事实自然展现的主观态度和立场,也是记者在调查过程中不断发现、修正其侧重点和突破口,通过主动的理性求证得出的易于解读的观点或倾向。制作人必须意识到现在的新闻不是量少而是量多,读者无所适从。选取“我需要的新闻”的过程,实际上也是剔出“我不需要的新闻”的过程。“我在消费”的时间甚至远远不如“我不消费”的时间。“有观点的新闻”实际上是帮助读者在消化,而不是真假难辨地一味贪多;并给读者的选择行为以附加值。附加在事实上的评判的价值,才真正是新闻竞争的部分。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