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台竞技的提问技巧

——一名双语记者提高报道影响力的尝试

对于新华社双语记者而言,几乎每次采访都与外国记者如影相随,几乎每个重大新闻事件发生时,都要与外国记者在同一平台抢时效、拼观点、比深度。如何通过个人的采访提问提高报道影响力,更有效地夺取国际舆论主动权?

本文分析几个与外国记者同台竞技时成功的提问案例,试图有所启发。

□ 熊争艳

案例一:提问热点人物——奥巴马的城与墙

美国总统奥巴马2009年11月对中国进行首次国是访问,除密集的政治会晤外,奥巴马还有两个游览项目——游故宫、登长城。这两项活动是外国元首访华的惯常安排,但如何将奥巴马的这些活动写出新意?如何打破就事写事的窠臼?如何通过貌似轻松的小活动引申出中美关系的大主题?这是我们参与报道的记者着力的方向。

在前期准备过程中,我们查找历次美国总统访华史料,调阅大量同类题材稿件,取其精华,并挑选出一些有典型性的背景。我们还提前一天联系故宫负责人,现场踩点,熟悉流程。记得在故宫踩完点后,我的采访本上记了十几页的笔记,从太和殿的匾牌到用汉白玉铺成的御道等细节,不一而足。但踩点并没有让我踏实下来。我觉得如果照这个路数准备,虽然能写稿,但只是对奥巴马游览过程的平铺直叙,简单还原,不可能超越以前的稿件。所以,我暗暗想好,必须去现场“策划”一些新闻。

活动当天,奥巴马从故宫南面的午门进入,沿着中轴线参观约45分钟后,从北面的神武门离开。当天我们和其他六七十名中外记者一起被带到故宫的两个固定点等候(等候一区在靠近南面的太和殿外广场,等候二区在北面的神武门内),我在一区,同行记者缪晓娟在二区。当天寒风凛冽,故宫金色琉璃瓦上还有残雪,中午12点接受完安检后就开始等候,直到下午2点多,奥巴马才出现在故宫。从他进入午门那一刻起,我就通过相机远远观察。他走到太和殿外准备上台阶时,我大声叫了几次“总统先生”,但被大队人马簇拥着的奥巴马,离我大概有5米远,根本听不到我的声音。之后,奥巴马及随从浩浩荡荡进入太和殿参观。我们在等候一区的记者,被告知采访结束,须马上离开故宫。

精心准备的采访就这样完了?我很不甘心。于是,出了午门,我没有立即回单位写稿,而是打了个车,上东黄城根街,穿景山前街,奔故宫北门。距故宫北门还有几百米时,马路上已立起了交通限行标志,我旋即下车,一路小跑到了故宫北门内的神武门,与等候在那里的小缪汇合。这时已经快3点,奥巴马的参观马上就要结束。按计划,奥巴马离开之前会在神武门内停留几分钟,在留言簿上题词。没一会儿,奥巴马出来了,几笔题完词。就在奥巴马迈步出门的一霎那,我和小缪做最后的努力,一起高喊:Mr. President! 奥巴马停住脚步,脸转向两米开外的记者们,小缪大声问:“您觉得故宫怎么样?”奥巴马说:“故宫很雄伟……”我在一旁既兴奋,又着急。兴奋是因为奥巴马终于回答了新华社提问,着急则是因为这个问题的回答,可能和奥巴马在留言簿上的内容重复。于是奥巴马话音刚落,我不假思索地追问到:“您是否会回来?”奥巴马边打着手势边说:“我肯定要回来,而且要带着女儿和妻子重游故宫……”

回到社里后,我们迅速写稿,英文标题就是《奥巴马:我要重游故宫》,冠栏“中国独家”。几大通讯社中,法新社发得最早,但题目却落在《中国对外关闭故宫专迎奥巴马》,我们的稿件于18时10分发出,时效领先其他外国媒体,而且美联社、路透社的稿件都采用了新华社提问获得的内容。我们的中文稿也被海内外报纸广为采用,甚至当天央视名嘴水均益主持《环球视线》时说开场白,直接把我们稿件导语念了一遍:“脱下西装,摘掉领带,不带阁僚,美国总统奥巴马17日下午在紧张的政治活动间隙,忙里偷闲来到故宫博物院参观。”

第二天,奥巴马攀登长城的报道,我和另外两位同事汲取故宫采访的经验,守在奥巴马有停留计划的烽火台和锁钥平台两个点,成功抓住现场仅有的两次提问机会。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