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 核心现场 中国视角

◇/ 刘华 马杰 季春鹏

300公里22小时

3月11日13时50分日本发生9.0级特大地震。新华社东京分社领导与大家商议后共同决定:迅速派出先遣报道组赶赴震中,以最快速度向国内传回震区消息。由于当时机场关闭、新干线停运、高速公路封闭,要到达震区,只能自行驾车经由普通公路前往。在购买物资、确认装备和简单策划路线、采访方式之后,我们三人组成的小组于当天16时30分许驾车出发。

但是,我们刚刚进入出城道路,就发现东京已陷入从未见过的交通瘫痪场景,堵车长达数十公里,直至12日凌晨2时,记者用了9个小时才驶出东京。

自东京到震区中心宫城县仙台市,将由南向北路过千叶、茨城、福岛等县,由于此次地震波及范围甚广,后方急需消息,根据总社与分社商定方案,我们每入一县,都将看到情况口述成稿,通过路边部分尚能使用的公用电话口述播发。

为尽快到达震区,我们只能利用车载导航和手头大比例尺地图,不断地迂回找路,国道不行走县道,县道不行走山间小道。三人相互不断鼓励,相互“提神”,不时换人驾驶。同时,分社领导和同事也不断给我们打电话,通报采访线索并联系仙台住地。在后方支持下,我们逐渐前推,在12日中午抄小路到达宫城县境内。

3月12日下午近3时,我们三人终于驾车进入仙台市内,并迅速赶往仙台受灾最重的若林区海岸,开始采访和发稿。这300余公里道路,我们用了22个小时。事后得知,我们也是最先到达仙台震区现场的中国媒体。

“核心现场”与“中国视角”

作为中国记者,采访除遵守“客观、公正、全面”原则外,还应体现“中国视角”。为此,到达灾区后,我们主要从以下角度选取采访题材:1.当地华侨、留学生等中国公民的情况;2.当地地震和海啸灾区真实的受损情况;3.日本救灾体制、应急管理体制以及灾前日本社会各领域的表现。

据我们一路所见,海啸是造成损失的主要原因。所以,在到达仙台的首日下午,我们就到仙台市受灾最重的若林海岸采访和拍摄部分灾后场景,当晚返回仙台市内发稿。当晚,我们向国内发出了第一条留学生们报平安的消息。

第二天,我们兵分两路,马杰和摄影记者季春鹏继续开车往救灾现场挺进,刘华则在仙台进一步深入采访华侨和留学生,并完成建议组织人员撤离的稿件。在仙台市救灾总部,马杰与季春鹏遇到了自卫队第22普通科联队(相当于步兵团)的侦察干部内出真光,他的部队正要去若林区三本塚的一处老人院转移被困老人,表明意愿后,他欣然同意让记者的车跟随进入现场。灾难的场景以图片、文字特写和视频连线等形式传回国内,成为国内最初一批多媒体形式的救援救灾现场报道。

灾后报道尚未结束,福岛核危机已成为外界关注焦点。宫城县的女川町同样拥有核电站,当时核辐射指数也超过正常标准。当时,仙台城内的燃料危机也愈演愈烈,我们的汽车已经没油。15日,我们找到一辆满油的出租车备用,决定去女川采访。

女川町的受损程度丝毫不亚于南三陆町。在这里,记者一方面将镜头更多对准废墟前的个体,捕捉感人瞬间,一方面也试图挖掘灾难中的故事,写出与前两天不同的文字报道。采访中了解到佐藤水产株式会社老板一家的故事最为感人。这家公司老板的弟弟先将中国研修生转移至安全处,又回去检查其他人安危,不料海啸最终将他吞没,灾后,公司老板顾不上悲痛,连夜想办法安置研修生们,为的是让这些人“一个都不少”。为此,马杰执笔写下了题为《大灾来时有大爱——宫城县女川町百名中国研修生受助生还》的通讯,很快在国内以及日本造成很大反响,不少媒体包括日本多家主要报纸和电视台都主动联系我们,希望跟进这个故事。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