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没有熟,不揭蒸笼盖

方 群

看了一家报纸两条事件性新闻,想说一点意见。

一篇是跳楼的新闻:某中学一名刚入学的新生,从5楼跳下,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一篇是跳桥的新闻:一名男子爬上某县城大桥,扬言欲跳桥轻生,公安民警、消防官兵将男子救下,大桥交通中断两个多小时。

我问写跳楼新闻的记者:你写了如何接到线人报料,如何赶到校门口,如何找有关部门,如何去殡仪馆,这些都是采访过程,而不是新闻发生过程或原因,采访中究竟有什么发现,为什么没写出来?

我问写跳桥新闻的记者:这篇新闻除了公安民警、消防官兵忙活一阵,路人围观一阵,没有其它实在内容。跳桥者说有什么事想不开,你为什么不想办法采访一下本人?事发时你身在现场,肯定听到各种议论,搜集到一些素材,为什么一点儿都没写?

两个人谈了一些采访、写作中的困难,说了一些客观和主观原因,有些观点我不尽赞同。

“新闻抢的是时效,过了这个时间就没用了,来不及把事实全弄清楚,只能将就些。”新闻要讲时效,有些突发性事件新闻,有些目击新闻,今天能见报一定不能明天见报,记者须倚马可待,据案成篇。然而,不管要求多快,最重要的是把事实真相告诉读者。采访工夫没打足,事尚模糊,依稀其旨,抢第一个发表,那不是比抓新闻,而是比浮躁,比忽悠。我写过一篇《种菇船下江南》的现场新闻,本来,采访的是白天装船的情景,稿子写好后,有人说:“你最好再看一下晚上开船的场面,那比白天装船更精彩。”夜里,我赶到河口,登上船重新采访。后来,发表的稿子标题还是原来的,但时间变了,地点变了,内容变了,自然,也更有深度了。既然夜间现场更精彩,我就是坐河边等三天三夜,也要等呀。

“哪有时间这样去采访?哪有工夫这样去磨稿件?”真奇怪:记者是干什么的?不就是采访和写稿吗?怎么会没有时间、没有工夫呢?央视青歌赛上,有人采访一位歌手:“你有什么长远目标?”回答:“先把今晚要唱的歌唱好。”新闻采写亦然。面对众多线索,可以嘴里咬一个,筷头夹一个,眼睛看一个,但最重要是把咬在嘴里的先消化掉。囫囵吞枣,贪多嚼不烂,宁可撑死人,也不放弃盆,那会得不偿失。取精而用宏,由博而返约,宁要好梨一个,不要烂梨一筐。

肚子饿了,走进路边一家包子铺,等一会,着急了,朝师傅喊:“什么时候才能吃到你的包子?揭笼吧。”师傅捂住蒸笼盖:“包子没有熟,盖子不能揭,火候到了,功夫到了,你吃了还想吃,火候没到,真味没出,吃了拉肚子,就是废包子、毒包子,是我害你还是你害我?”他笑笑说:“你是记者,文章半生不熟拿出去,不也是害人么?”说得多好啊!无论知识、信息怎样爆炸,读者口味怎样变化,谁都不需要生包子、假包子,岂能以轻心掉之?老卖生包子、假包子,那是要砸牌子的,铺子迟早开不下去。

从容率情,优柔适会,厚积薄发,道进乎技,也许才是新闻采写之常术,作品成功之捷径。

追求效益和成功,赞赏迅猛和速度,成了时下社会的特征,记者也被裹挟着往前冲。不妨放慢脚步,仰望一下星空,眺望一下远方,干脆休息一会,思考一番:应该写什么?怎样去采访?时下流行的方式方法是革新、还是投机?特别是一些比较成熟的记者,更应该抛弃一些嗜欲,摆脱一些诱慕,野渡无人舟自横,静下心来,以更大的视野、更大的耐心,写几篇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生的作品。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