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一路,我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不容易”——

好记者应是一个行者

◇/ 汪晓东

“这时候去新疆……”当接到“新春走基层”任务后,家人这样说。

“以后争取换个季节再来……”结束任务时,新疆朋友这样说。

冰天雪地去新疆,在很多人看来,时机不是很好。可我并不这样认为。气候宜人、瓜果飘香的新疆,当然令人神往;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新疆,却也别有一番景致。记者职业让很多人羡慕,或许就是因为有比普通人更多不一样的经历。那么,冰天雪地去新疆,不正是一份特别的经历吗?

《人民日报》编委会对“新春走基层”采访活动高度重视,精心安排,周密部署。社长张研农和总编辑吴恒权明确提出必须落实到人,体现到版面,保质保量完成任务。2月4日大年初二,人民日报社领导还身体力行,带队走进繁忙的建设工地采访。

我当了10多年记者,先后在上海、江苏和北京工作,看惯了江南碧绿的田野和密布的水网,看惯了林立的高楼和密集的人群。这次10来天采访,从南疆到北疆,加上从北京往返的距离,行程万余公里。见到的景,采访的人,历历如昨,感触很多。想起和田到喀什500多公里环沙漠公路的漫漫旅程,想起乌鲁木齐到伊宁列车上的不眠之夜,想起乌鲁木齐那位维吾尔族大妈拉着我们的手流泪诉说,想起伊犁察布查尔县那个锡伯族人家厨房里飘出的香味,还有饭后一家人拉着我们欢快地跳起贝伦舞……

采访一路,我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不容易”。什么“不容易”?新疆经济社会发展取得那么大成绩,“不容易”。这一点,只要略知新疆自然和区位条件的人都不难理解。不过,更多的“不容易”,是针对采访对象发出的感慨。这些人中,有自治区、地区、县市、乡镇各级干部,有各族父老乡亲,有水库技术员,有乡镇农技员,有北京、江苏、上海等地援疆干部,有在新疆投资的浙商,有常年守卫口岸的战士,还有那个为了爱情放弃沿海大城市工作的男孩。

《人民日报》赴新疆采访组,组长丁伟在出发前就感冒发烧,但他没让任何人知道。到了新疆,零下20多度低温,加上马不停蹄的采访,他的病情更严重了,可还是不肯休息,只是趁人不注意偷偷吞几粒药片。采访组中另一位老记者韩立群,大年三十那天冒着零下30多度的严寒赶到阿拉山口,采访春节坚守岗位的边检站官兵。

为采访最具代表性、环境最艰苦的巡检站,湖南采访组的刘毅、侯琳良驱车1500公里,从长沙赴邵阳洞口巡检站,登上海拔1006米的雪峰山,实地探访“雪峰顶上的光明守护人”。从杆塔下山时,山路结冰,覆雪过厚,只能一脚一脚地缓缓挪下来。

不必一一列举他们写了哪些稿件,而是想利用这个机会,说说他们参加这次活动的感悟。福建采访组赵鹏说:“记者走进基层,视野才开,天地才大。”甘肃采访组的李章军在总社长期从事党建报道,他说:“只要下基层,我们总能发现一些让人眼眶发热的人与事,他们可能不够慷慨激昂,却更加让人钦佩。”

回到北京这些天,一直在想,如果让我在新疆工作生活几年,会怎样呢?如果让我一直呆在那里,又会怎样呢?习惯了高楼大厦、熙熙攘攘、流行时尚,还能习惯 “旷野”和“遥远”吗?还能习惯“没那么多人”“也不是非常现代”吗?

这就是中国,一个真实的中国。

一位前辈跟我说:“一个好的记者,应该是一个行者。”所以,暗暗下决心遵照新疆朋友的嘱咐,再去新疆!(作者是人民日报社记者)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