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最大可能接近现场

——新华社记者埃及采访记

□ 李姝莛

128日,注定是埃及历史上一个不能被忘记的日子。新华社中东总分社记者一行5人在开罗市中心解放广场亲历了这一历史时刻。

进入现场:突破封锁 占据有利位置

中午12点之前,冬天的阳光照在尼罗河上,开罗和往日一样有着一种慢节奏的闲适。市中心平静得一如往常,甚至过于平静。当我们驱车来到市中心解放广场时,这里车辆自由通行,20分钟后,数百名警察和数十辆警车封锁了进入解放广场的所有入口。

解放广场位于开罗市中心,阿盟总部、埃及议会、埃及国家博物馆、执政党总部、开罗歌剧院等重要建筑都在广场周围。此前,人们设法约好星期五礼拜后,一起聚集到解放广场。前一天,新华社摄影记者才扬已在市中心一所建筑中与一户人家商量好,允许我们进入他家拍摄。当我们避过警察和便衣分三批进入这座建筑时,女主人拒绝开门,表示警方已和她打过招呼,不允许任何记者进入拍摄。

此时,摄像雇员哈桑已被警察拦在楼下,两台摄像机也被警察扣住。我和视频记者何奕萍来到哈桑身边,我一边将100埃镑塞在一个便衣警察手中,一边告诉小何去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把摄像机拿出来,再带着空包回来。我和哈桑不停和警察攀谈,局势紧张,便衣警察没有接受我们的钱,让我们立刻离开。不一会儿,小何成功回来,于是我们三人分别从楼的另一面绕入。我和小何进入原来的大楼,找到小何藏好的摄像机,而摄像师哈桑则被警察拦在外边。庆幸的是,我们手中已有了一台摄像机。这时是下午2点钟,解放广场一片异常的安静。广场外围,示威者已经在催泪瓦斯、橡皮子弹和高压水枪中冲破警方一道又一道的防线,从四面八方向解放广场聚拢。

下午3点钟左右,大批手持木棍的便衣被集合,向埃及博物馆方向移动,我和才扬趁没人注意回到原来的楼上。这所建筑刚好是一家旅馆,我们尝试着走进一间临街的房间,这里的角度非常好,正对解放广场,只是旅馆的主人担心会连累他不允许我们拍摄,路上的警察也不停向上观望,让人们不许站在阳台上。尽管这样,我们还是决定在这里等下去。因为我们判断,如果现场局势混乱起来,警察将无力再管我们,那时就可以冲到阳台上拍摄。

下午4点钟开始,已经可听到人群的呐喊声越来越近,广场的局势越来越紧张,警察向各个路口调动兵力。此时,我们来到旅馆的楼顶,这里有一间不到10平米的小房间,一位埃及南方青年阿里住在这里。很快,我们说服了阿里,他家成了我们的临时发稿中心。

在之后近半个月里,一无所有的阿里在警察和军队多次搜查中义无反顾地保护我们。到现在,我们仍是很好的朋友,在恢复正常的解放广场上喝茶聊天。不说很多话,但是心很近,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在一起。

阿里家是隐蔽的绝好地点,窗子方向正是卫星需要的方向,他家门外就是这座建筑的楼顶,正对解放广场,所有路口动向尽收眼底。对于依赖画面语言的视频报道而言,在重大事件现场,几乎可以说位置决定成败。好的视频报道来自最佳位置加最佳时机,时机不可控,而位置选择则需提前精心筹划,再加上一点好运气。

在现场:近一点,再近一点

28日,在阿里家,工程师迅速架好海事卫星,我和同事来到楼顶向下拍摄。为不被周围警察发现和制止,我们躲在埃及人身后,或趴在地上拍摄。此时,警方和抗议者的冲突越来越激烈,楼下能看到有受伤的警察被抬回来进行紧急处理。

下午5点钟,冲突进一步升级,一些路口已有零星抗议者冲进来。警察继续向人群发射催泪瓦斯,人群几度被打散,又重新聚拢。6点钟,阿盟总部门前通往解放广场的道路上,局势愈发紧张,我们在楼顶和旅馆的临街阳台上拍摄,此时已有流弹打到我们所在楼上,趴在地上拍摄的摄影记者被流弹打下的墙皮和泥土击中。

什么都来不及想,只是不停机希望拍得更多。

占领了解放广场的人群,并没有就此安静下来,警方在外围继续向人群发射催泪弹和空弹,企图重新占领解放广场。我们来到示威人群中,空气中催泪瓦斯的味道让人几乎难以呼吸。在人群中,我们遇到了摄像雇员艾哈迈德,他于是和我们一起工作。我们也找到了中午被警察拦住的雇员哈桑,他的背包中有另一台摄像机、电池和磁带。

于是我们一起在人群中拍摄,每拍好一盘,我就换上新磁带,再把拍好的磁带交给哈桑,他立刻交给在楼上的同事进行编辑,保证第一时间把现场视频通过卫星传回。我和艾哈迈德则继续向冲突的核心点走去,近一点,再近一点,我们不断接近现场的最前沿。一会儿随着人群向前进,一会儿在枪声中向后躲避,一会儿又向冲突点接近……就这样,我们完成了在示威者中的现场报道。

凌晨刚过,数十辆坦克和装甲车开入解放广场,很快,示威人群包围了坦克。我们清楚地看到人们冲到坦克前和军人辩论,之后,坦克中的军人和示威者握手,并站在坦克顶端向人群挥手,表示不会向人们开枪。见此情景,警察立即撤出解放广场,数万名群众重新回到解放广场,与军队一起庆祝胜利。

我来到欢呼的人群中做现场报道,这时候,天空下起了雨,所有穆斯林高呼着真主安拉,他们认为罕见雨水是安拉对他们胜利的祝福。那一刻,每个人心里都是兴奋。

在28日的现场报道中,现场和时效是我们当时力争保证的要素。因为此前严格的媒体封锁和当天的混战,使得很多媒体没能够在解放广场现场记录下冲突的全过程,我们幸运地在那里,所以,在第一时间第一现场发出新华社自己的声音成了当天报道第一要务。同时,在互联网被切断,电话、手机信号被切断的情况下,我们提前准备了海事卫星,并有相关技术人员协同作战,保证了第一时间可以把素材传回北京,并且根据事态发展,一直滚动视频报道。

亲历现场 见证历史 企望和平

28日后,警察撤出城市,经历几天混乱状态后,埃及逐渐安定了下来。

万人游行的解放广场,人们手拉手围出一个失物招领处,手机、钥匙、钱包、眼镜……堆积如山,穆斯林就是穆斯林,尽管这里曾血光相见,他们仍信守自己的道德准则,只取安拉所赐,古老埃及的钥匙并不会因此而遗失,人们还是从前的自己。(作者是新华社中东总分社视频记者)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