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介批评”的概念崇拜与无标准论辨析

有的人一看到西方个别学者提出新奇的观点,就盲目跟风,根本不去判断对错,完全失去独立思考与审视能力。

实际上,有人否定“新闻实务批评”、新闻文本的意向批评和我国定量分析不断增加的事实,依据的正是西方意识形态批评标准。口头说没有标准,实际用的是另类标准。对西方批判理论做介译工作,是有益的,应当肯定。但武断地用西方批判理论全盘否定中国的事,不仅偏执幼稚,而且令人匪夷所思。

□ 刘建明

自进入新世纪,媒介批评成为我国学界、新闻界和政界的热门话题,许多报刊开辟了媒介批评专栏,批评文章不断增多。但对“媒介批评”的定义、概念使用和批评指向众说纷纭。近年来学界有人主张,引进和遵照西方的媒介批判理论,才是真正的媒介批评,否则就是“伪命题”“伪理论”,压抑“媒介批评的多元与开放”。对西方媒介批评概念的崇拜,在一定程度上扭曲和压缩了媒介批评的含义。

“媒介批评”内涵的歧说

有的文章说,媒介批评的相关概念实际首先是西方命名的,在西方已经成为一个专业术语,目前我国在这个领域中概念使用比较混乱,要用“媒介批评”这个概念来统一。因此要为其“正名”:放弃传媒批评、新闻批评、电视批评等概念,媒介批评的目的就是“揭开利益与权力的意识形态面纱”。还有人断言,“媒介批评”含义广泛,在未成熟之时,不宜强为之下定义;电影批评、图书批评不是媒介批评。

这类文章特别强调,媒介批评具有人文关怀气质,有利于人的解放;“用‘批评的武器’来进行‘武器的批判’;媒介批评是没有标准的,终极指向“就是要撕破意识形态的假面具”……话越说越大,透露出这样一种意味:对媒介想怎么批评就怎么批评,不讲是非、不问对错,不需要标准。

我们耳熟能详的“文学批评”“电影批评”或“文艺批评”的概念,含义十分清楚。所谓批评就是按照一定标准对作品及其传播现象作出分析和评价。文学批评和电影批评都以艺术鉴赏为基础,同时又是艺术鉴赏的深化和提高。在文艺学的诸种批评中,都以思想标准和艺术标准作为评价准绳。这些中西文学界归纳的约定俗成的观念,今天竟然成了一些媒介批评研究者一窍不通的领域

有的文章提出,要以“撕破意识形态的假面具”来改造我们的媒介批评,依据西方批判理论来给媒介批评下定义,即它“是指人们以一定的价值立场和理论为依据,对渗透在传播媒介政治经济体制、从业者行为、媒介产品以及媒介消费者消费过程中的利益、意识形态与权力进行的判断、阐释与评价的活动”。这个定义全盘照抄西方对资本主义媒介制度的批判内容,倡导消费主义、意识形态与政治权力批判。这是否适合我国国情,哪些适合哪些不适合,有多大操作空间,倡导者不做认真缕析,主张我国批评界和学界悉数采纳。

这个定义给出的内涵只承认媒介的学术批评,特别是要按照西方批判理论的指向来批评,恰恰与媒介批评的多元和开放相背离。按上述定义,如果批评一篇通讯的新闻素材安排凌乱、一部电视剧的演员表演拙劣、杜撰纸箱包子的假新闻恶劣等,必须上升到消费利益、意识形态与权力的高度才叫媒介批评,否则就没有体现媒介批评内涵,能说得通吗?这种从西方批判理论扒下来的定义暴露出照转照搬的蹩脚,而且根本不能反映媒介批评全景。

定义规则下的媒介批评定义

对任何概念下定义,都要指出它的内涵和外延,检查定义项和被定义项是否统一,定义项的内容必须真实、全面、明确,触及对象的本质。根据这一定义规则,本文给媒介批评下的定义是:对媒介运作的正误、得失做出评价,褒贬媒介行为、媒介作品、媒介工作者或媒介制度及其相关问题,包括报刊批评、影视批评、出版批评和网络批评。

从广义上看,媒介批评既有对媒介行为、媒介作品或媒介制度的褒扬,也有对其弊端与危害的针砭。从狭义上看,媒介批评侧重于否定思维,主要对媒介的负面因素进行反思,指正媒介运作的错失。媒介批评在形式上包括对宏观问题的学术阐释、具体个案分析和对一定对象的量化研究,给人们正确看待和改进传媒运作提供有益的见解。如果不顾各种具体情况,强调只有使用西方的“媒介批评”这个词才是规范的,使用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