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基层,走“近”和走“进”是有区别的——

我已出发,不再停步

/ 何 盈

用身体验才能用心体会

中央电视台一名记者在“新春走基层”中,曾坐火车再转长途汽车跟拍一个小姑娘从北京回河南老家,她陪小姑娘聊了一路。第二天,那个小姑娘给她发短信说,“谢谢你陪了我一天,让旅途不那么孤单。我以为记者只会问问题不会聊天,原来你们也会聊天呀。”这个例子挺让人感慨。记者会跟家里人、朋友、同事聊天,可为什么一拿起话筒就不会了呢?关键在于关注点放在哪儿?关心的是片子,还是采访对象?是把采访对象当作关心的主体,还是只当成报道中的论据?

拿我这次做的《K1245次列车上的春运故事》来说,如果只关心片子,完全可以这一站上车,下一站就下,只要画面、采访拍够就行,没必要耗两天两夜40多小时跟农民工一起挤车。但是我们坚持要到终点,因为只有用身体去体验,才能体会他们的心。

走基层,重在走。走“近”和走“进”,是有区别的。走基层的核心是什么?一个是向下,沉下去,走得下去;一个是向内,要走到表层的背后,探寻本质。走近并不难,但要走进采访对象的内心,就需付出真心。

我的另一位同事杨松涛让观众看到了玉树地震后的第一个春节。其实重返灾区没什么新意,但他的想法特别朴素,就是替全国观众去看看玉树百姓现在怎么样,去看看那一个个经历过巨痛的家庭,看看那里的孩子们。

他的报道完成之后发生的故事,那些并没有播出的故事更让我敬佩。有一天,我在小杨的微博上看到他正通过微博为那些看过他的报道要给灾区捐钱捐物的人牵线搭桥。他专门在灾区各个村子走了两天,没有采访任务,就是去看孩子们还缺什么,然后发在微博上。他说孩子特别缺课外读物,已经募集了1万多本书,这件事还在持续地做。  

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通过这次走基层每个记者学会了把采访对象当成亲人,同时在过程中享受作为记者的职业满足感。我们收获作为一个普通人因为做一件有意义的事而得到的快乐,洗涤了心灵。

真问才有暖

反映当下百姓真实的生存和生活境遇,去认识中国、启迪中国、感动中国,主流媒体责无旁贷。这次走基层,不管是我们最先自创的“回家的礼物”,还是“问暖”“在岗位上”,精神内涵一脉相承。即使去拍“在岗位上”,也是去嘘寒问暖。问,体现的是对亲人的关心,他的工作和生活处在什么样的境遇。暖,体现的是生活中的酸甜苦辣,他过得好吗?困境是什么?幸福吗?这些又是因为什么?

我春节期间做过的其中一期节目,是开垃圾车农民工张波的故事。采访完几天后,收到他的一封3000多字的电子邮件。我知道他家没有电脑,问他后才知道,他一下班就跑到网吧里敲信,用了三天才完成。他在信里说,原来央视记者也一样,过节不能回家团聚,仍坚守在岗位上。这是张波对我的认同,我特别珍惜采访对象的认同。对记者最高的评价,就是普通百姓没有把我们当央视记者,而是当朋友。

列车故事播出后,有一个素不相识的农民工在我微博上留言。他说在宁波打过5年工,节目很真实,希望央视多做这样的节目。在我心里,这个农民工的评价,以及张波的认同,跟领导的表扬分量一样重,同样让我有成就感。

做一个受人尊敬的媒体,需要有一批受人尊敬的从业者。要想赢得尊敬,需要的不是技巧,而是没有技巧且出自本能的关怀、尊重和真诚。

摘掉标签

前两天,我问一个23岁的小伙子新一年有什么愿望?他说找个女朋友一起环游世界,去非洲大草原看狮子。这么有想象力的一个愿望,是我在火车车厢里采访的一个四川籍农民工说的。这个例子让我意识到,过去我们对农民工群体的认识太概念化、太笼统,给他们贴了标签。

除了农民工,过去被贴上标签、笼统化宣传的群体还有多少呢?想到这一点确实惭愧,所以我更珍惜走基层这一机会。接近之后发现,他们是一个一个鲜活个体,他们的梦想、愿望跟我们没有不同,应该为他们摘掉标签。

后来,我又坐了一次40小时的列车,这次是跟拍他们回城打工。我在车厢里发了30份问卷,其中有一个问题是“在外打工你最看重的是什么?”有20个人说是钱,可是还有10个不一样的答案:有的说最看重自己,有的说是找到喜欢的工作,有的说是民工权利的保障,有的说是能够接触到外面的世界开阔眼界,还有一个说最看重的是尊重和平等。可以说他们每个人都不一样,但以前这个群体为什么被标签化呢?因为没有真正走近他们。他们跟我们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甚至每天擦肩而过,我们却长期视而不见。

今年的走基层,我和同事走近一个个看似熟悉其实陌生的群体,开始尝试为很多群体摘掉标签。比如《漠河首站的青春》让我们看到当代年轻的石油工人在想什么;《大兴安岭的护林员》让我们知道护林员的乐业和敬业;《挖藕工》让我们记住那双冻变形的手,进而记住这个默默无闻的群体。我的同事谢宝军“送留守儿童回家”的报道,节目最后那个女孩看到父母的住处是一个很破的厂房,女孩哭了,说要努力读书,不让父母失望,她终于理解了父母的辛酸。既让观众感动,又能体会到当下中国的实际,这些才是生活本身的多色彩。而我们展示真实的中国,是为取得相互体谅,是为在这种体谅中推动社会进步。

摘掉标签还有第二层含义,就是摘掉公众贴在央视身上的“标签”。每次去采访,当他们说,这里太苦了,你们真不容易,或者听到他们说谢谢,我都挺难受。为什么央视记者的出现会让他们觉得意外,格外地道声感谢?是不是因为我们过去走得太少、太不深入?

K1245次列车到终点站时,我在站台上站了好久,目送着那些好不容易到家的农民工兄弟。突然,一个农民工大哥上前拉着我的手说,感谢中央电视台对西部农民工的关心,给你们拜年了。那一刻我差点哭出来,这份感谢太重,让人难以承担。农民工大哥这声感谢,就像是一种鞭策,激励我们今后用水滴石穿的坚持,一点点地把贴在央视身上的标签摘掉。不管在各种灾难现场,还是在老百姓特别是困难群众最需要我们的地方,都应该出现央视记者的身影。

作为一个走基层的记者,以后我非常愿意继续沿用“走基层”的精神,真实记录这个正在变化的时代、真诚面对变化时代中的每一个人,用坚持捍卫主流媒体的荣誉,担当起理应承担的责任。(作者是中央电视台记者)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