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微博引发纸媒变革的四点思考

□赵晓梦

在《华西都市报》从业15载,玩微博不到一年,时常戏言自己就像置身现实与理想之间。因为不得不承认,微博不仅改变着传播形态,也深刻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以自己为例,我在新浪的微博粉丝37000多个,转发和评论加起来有6万多条;我在腾讯的微博粉丝接近12万个。为何有这么多粉丝?其实,我是以办都市报的手法办微博,以微博的新锐改变都市报的办报模式。这算是一年来玩微博最大的收获和体会。

一条微博私信与纸媒线索来源

今年9月初的一天,我登陆新浪微博,接到一个博友发来的私信,却是一条新闻报料,说成都地铁要开通了,他看了一下,发现有站名,但没有数字编号。他认为每个站点除中英文提示牌,还应有数字编号,这样外国人甚至文盲都能一目了然。发达国家的地铁,早就采取数字编号了,而成都地铁这一缺失显然不应该,《华西都市报》应该关注。

记者采访回来的情况真如博友所说,成都地铁站名没有数字编号。于是我们围绕成都地铁站牌该不该设数字编号做了一组策划报道,并开通读者意见征集热线。结果出乎意料地火爆。报道很快引起地铁公司的高度重视,表示在二号线开通后一并增加站台数字编号标牌。

这个报道使我意识到,微博的私信报料,比起纸媒传统的热线电话报料,相对专业和有效。我们曾作过统计,每天接到的上千个电话中,真正见诸报端的有效报料仅一二十条。大量电话不是与新闻线索无关就是报料人道听途说的假线索。而微博报料首先得是微博用户,即网络对报料人的身份进行了筛选,其线索的有效性也相对靠谱。这也是纸媒借助网络开通QQ、MSN和网络论坛报料平台之后,又一个全新的网络化报料平台。最重要的是,《华西都市报》现在每个记者都有个人微博、报社有官方微博、甚至一些品牌栏目和版面也有微博,这些都是一个个搜集线索的平台,远比一部电话的触角更广。

一个微博事件与纸媒内容结构

今年南非世界杯期间,我的微博因为每晚“直播”世界杯比赛,每天新增五六百个粉丝。在阿根廷队被淘汰出局的那一刻,包括我在内有66万新浪微博用户都在发博,结果导致新浪微博服务器死机。这让我见识了微博强大的传播能量,也引起我思考微博到底给传统媒体带来什么样的冲击和影响。

联想到“洪晃微博直播房产官司”“女友微博直播男友在伊春空难中遇难”“微博直播某县委书记带队机场围堵进京拆迁户”“打假斗士方舟子被打”等热门微博事件,微博其实已经充当了“第一时间第一现场”的“个人直播媒体”。因为微博博主除了上网玩微博外,还可以绑定手机和即时通讯(如QQ/MSN/Glak)工具,因此用户在信息发布上,可以实现前所未有的便捷和快速。这种“短”“频”“快”的新闻操作手段,将纸媒的“每日新闻”,广播电视媒体的“半日新闻”,一下提高到“每秒新闻”。在这种“个人直播媒体”的冲击下,如果传统媒体还固守新闻打法的老套路,只会被新媒体抛得更远。

那么,当大家都在转发和评论一个微博新闻时,转发者和评论者最关心的是什么呢?我们分析发现,是信息背后的真相、细节。比如“方舟子遇袭事件”,大家关心的是方舟子被什么人打?为什么被打?他到底得罪了谁?他伤得怎么样?他还会继续在打假路上走下去吗?因此,《华西都市报》借助微博的强大报料功能,对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信息进行深入采访,挖掘背后的新闻。微博就好比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虚拟的信息终端,把它按文化、体育、时政、经济、社会等归类分到相对应的采访部门,由他们关注各自领域的微博动态,通过重新采访见诸报端,报纸的新闻依然是最热的,而且最详尽,满足看了微博不过瘾的读者的深阅读需求。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