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的“失言”与“失声”

□湖北日报社 巴晓芳

说了不该说的话,叫做失言。媒体失言表现在:或说错了,违反了新闻的真实性;或说过了,夸大其词;或乱说一气,混淆了视听;或说得太匆忙,刚听到了一点传言风声,没有仔细核实就抢先发布消息;或以讹传讹,自己先被忽悠又忽悠别人;或搞错了说话的场所和对象,如此等等。更恶劣的是故意编造假新闻,传播虚假信息。媒体“失言”的原因:有的是无心之失;有的是言不由衷;有的则是故意为之,他们或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或为某利益集团代言。于再清“被主席”的失言,属于主观臆断,一厢情愿,轻率发声。

典型的失言还有,重庆某中学参加中学生世界杯赛夺得冠军,国内媒体大喊“勇夺世界中学生锦标赛冠军”,某中学女足实际是中国女足少年队。这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重庆市要求该中学主动退回冠军,承认错误。媒体当初对这个球队真实身份应有所了解,不指出他们作假也就罢了,反而对这样夺冠新闻加以报道,这就是失言。

不该说的说了是“失言”,而该说的不说,则是“失声”。

媒体“失声”的主要表现在:

一是完全不说。有的是因为没有发现新闻,如当初北京昆明湖防渗工程,动静那么大,媒体竟没有发现,有的是因为有所顾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遇到问题绕道走。有的是因为商业关系有意回避,故意装聋作哑,干脆不说。有的是由于某种特殊原因和背景,欲说还休。

二是部分不说。或三言两语,应付搪塞,如某些新闻发布会,发布人只读一段简单文字,没让记者提问便草草收场,记者也只能报道三言两语。或说得不清楚,概念混乱,含含糊糊。或说得不充分,躲躲藏藏,欲抱琵琶半遮面。

三是迟迟不说。有的是错过了及时发布信息引导舆论的时机,不得不进行效果差得多的亡羊补牢。有的是时过境迁,放一通马后炮。

三鹿奶粉事件是媒体失声的典型。三鹿奶粉问题的存在不是一两天,喝三鹿奶粉造成婴儿肾结石的病例在陕西、宁夏、湖南、湖北、江苏、广东等很多地方都出现了,可惜这么多信息都未见报道。直到《东方早报》明确点出三鹿的名字,才避免媒体声音的全体湮没。

“失言” 暴露了媒体的一种浮躁作风,“失声”则辜负了人们对媒体的期待,都是社会责任感不强的表现,应该治一治。

—该说的,一定要说,及时说,说清楚,说充分,此时开口便是金玉良言。不该说的,坚决不说,谨言慎行,此时沉默是金。在利害和诱惑面前,媒体应该有所担当,它的嘴巴应该有责任、有尊严,不能随便张口或闭口。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