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的价值

□江苏教育电视台  周云龙

什么叫采访?老百姓都知道,就是记者找人了解情况。

一些采访背后的东西,比我们最后看到的报道都要触目惊心,比如贿赂记者(或记者索贿)、追打记者、状告记者、通缉记者乃至逮捕记者。

N年前的事了,“焦点访谈”记者到F市采访,当晚,他们下榻在30公里之外的D市宾馆。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只是不想“被公关”。一般来说,地方上见到“焦点访谈”一类舆论监督栏目来访,都会围追堵截,要么说情说理,要么请吃请喝,要么送钱送物,目的只有一个,不让被监督的内容播出来。记者被围攻多了,便开始实施躲避战术,只好跑到另一个地方去吃饭、住宿。如此“异地采访”,你见过吗?

这个故事是我听来的,下面一个有据可查。“焦点访谈”前段时间策划了一个户外广告权的选题。从今年开始,南方某市对户外广告统一进行拍卖,拍卖收益政府拿走十分之四,广告牌的业主分得十分之六。新办法令业主不满,但政府的理由是,广告每年有大量收益,但户外造成的噪声和光污染引发的纠纷却必须由政府来承担。所以,政府有权分享收益。不过,当记者联系政府时,对方却不愿意接受采访。最后,当一位副市长终于接受记者采访时,双方都进行了同步录音。就在“焦点访谈”节目播出的第二天,这位副市长接受“焦点访谈”记者采访的全文,也在当地媒体上完整刊发(见《青年记者》2010年7月上)。这是“联合采访”,还是“对比采访”?作为圈中人,我是第一次听到,所以还没想好怎么给这样的附加采访命名。

采访背后的种种技术变形,凸显了新闻采访,准确地说是舆论监督在现实中的困境。一方面,被监督者担心问题被曝光,之后遭到追究和查处,一方面,被监督者不相信“焦点访谈”一类舆论监督栏目能平等地讨论问题,温和地讲清道理。

记者防备被采访者,所以有了“异地采访”;被采访者防备记者,所以有了“对比采访”。如此看来,一些采访已经不再是双方在友好、坦诚的气氛中进行的平等交流,异变为以忽悠、提防、对抗、逃避为主题的心理战术或曰严肃游戏。

不过,真正意义上的采访,也许就应该是针锋相对的较量,而我以为悲哀的是这种较量的前提,是人与人之间的“互不信任”,因为信任的不对称,导致信息的越来越不对称,换言之,也可能是因为信息的不对称,导致信任的越来越不对称。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接受《南方周末》专访时说过的一段耐人寻味的话,“这几乎是个悖论。如果很快盈利,人们会说高铁票价是暴利;如果说不能马上盈利,又会说没有考虑好投资回报,造成了亏损,没有必要建高铁。”

如何破解悖论,让采访走出困境,回归本真?谁都知道,问题的关键在于让采访者与受访者在完善的法治环境里实行良性互动。不过,法治也不是万能的,法治也是需要人去执行的,作为掌握话语权的记者倒是应当率先以“声”作则,专家建议,必须改变一元化的思维,平等地对待采访对象,即便面对的是一个贪官污吏,也要给对方解释的机会。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