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考核制度调动采编积极性

□杨 敏

考评的实施困境

在实际采编工作中,对一些稿件、版面、标题进行评审时,有的评判者既不按标准,也不看具体内容,而只看看标题,或只看看作者是谁,就给它打分、定级等,这种现象不是偶尔有之。有的新闻作品只因评判者的不公而得不到应有的等级、报酬和奖励。

其实,衡量新闻作品的优劣,只要是有一定经历的专业人员,若不掺杂其他因素,基本评价应该大体相当,就会显示公平。各报社考核制度中的好新闻作品评选活动本是激励机制,也是对其他同志的引领。所以,评判稿件、版面、标题时看人打卦的做法,既是对新闻作品的不公,也是阻碍新闻生产力的行为,危害极大。

虽然有的报社在考评考核办法中也明确规定,若作者认为对新闻作品评判不公可以提出复议,但在实际工作中,为新闻作品提出复议的情况极少出现。记者编辑虽然对那些有违公正、被埋没的新闻作品有着深切的体会和感受,但由于种种原因或嫌麻烦,往往不会提出复议,而是感到茫然,或私下议论,最终产生一种“混”的思想和行为。评判标准的模糊导致报纸质量失去方向感。

还有一种现象也值得商榷,就是记者采写的一篇稿件,经部门负责人审阅并已进入编排程序时还有差错,甚至是比较大的差错存在。这些差错经后面工序把关处理掉了,能不能评定为好稿?这在一些考评考核制度中并没有明确。若存有这类差错的新闻作品一旦评定为好稿,其身价就会倍增,但道道把关者所付出的劳动却没有任何报酬等体现。现在有的稿件,虽然经过多人把关,层层修改,最后所有的报酬、荣誉等都是原作者收入囊中,就连评奖也只有一个“编辑”能沾光。

责任心与公平公正的原则

从种种迹象来看,各报社对稿件的定级考核制度规定应该说是比较科学合理的,关键在于评判者熟练掌握评判细则,保持公平公正之心,否则,就会出现乱点鸳鸯谱、显失公平的评判结果。

首先是对稿件初选问题。

有的报纸指定机构或人员负责稿件初选,每天对见报了的稿件、版面、标题作出判断,除部分稿件在月度评选中另行定等级外,其余稿件就是由这一程序确定等级的,相应的等级便获得相应报酬。这就首先要求负责初选的同志认真负责地阅读当天的所有稿件、版面、标题,并根据考核办法所规定的标准,公平公正地对所有稿件、版面、标题准确定出相应等级,并及时进行公示。

其次是对稿件、版面、标题的评判水准。

一篇稿件、一块版面、一则标题究竟是不是好稿、好版面、好标题,好在哪里,差在哪里,该定什么等级,需要评判者具备较高的业务素质和客观、准确、公正意识,进而准确评定出稿件、版面、标题之优劣。虽然说,文字作品没有统一标准,但新闻作品的基本判断标准应该还是有的。各报社的考核办法对哪些稿件、版面、标题应评定什么等级也做了比较详细的原则规定。有的报社规定总编辑对那些好稿直接圈定等级或稿酬,有的报社则由相关机构或相关人员来认定。

一个负责评判稿件等级的同志对稿件、版面、标题不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公平合理评判也就无从谈起。在执行考评考核制度时,公正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公平心。任何一篇新闻稿件、一块版面、一则标题摆在众人面前,见仁见智并不奇怪。但是,当一批新闻作品拿出来参加评选活动时,个中孰优孰劣既取决于评审者的水平,更取决于评审者的心态—是否出于公心。面对需要甄别优劣的一批新闻作品,凡担当评判者应该可以看出,关键在于是否用公平公正的心态来评判。

记者编辑的绩效考评考核制度是事关能否办好报纸的直接因素,在制定考评考核制度过程中,应充分听取各方意见和建议,尽最大努力把制度本身设计得公平、周全、科学。虽然现在有的报社出现对一些稿件评判不公的现象,但主要责任不在考核制度本身,而是在制度执行时公平正义的缺失。(作者是《江西日报》出版部主任)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