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恶评为何“一边倒”?

—对新版电视剧《红楼梦》一些报道现象的思考

谭晓锋  蒋连根

7月3日,新版电视连续剧《红楼梦》导演李少红针对有些失控的媒体声音,终于站出来发表声明,认为连续出现的关于她回应质疑的种种报道版本,“断章取义”“牵强附会”甚至“凭空杜撰”,造成观众困惑,给她个人也带来负面影响。在这之前,李少红在上海录制“文化主题之夜”节目现场曾一度情绪失控,她说:“自《红楼梦》播出以来,有的媒体一直以挑剔的眼光来看待我们,从不写我们好的地方,只写负面报道,这是什么心态?反复黑《红楼梦》,这太武断了吧!”

一集不落看完50集新版《红楼梦》,笔者非常赞同著名红学专家、山东大学古代文学专业博士生导师马瑞芳教授的话,新版老版“两者相比较,好比春兰秋菊,各有佳妙。”从而发觉一些媒体对“新红”的许多挑刺和负面报道确实有失公正。由此联想到不久前的“少女卖淫案”“邓玉娇杀人案”“躲猫猫”等事件,媒体的报道也曾“一边倒”地恶评。

新闻恶评缘何“一边倒”?这是一个值得新闻界同仁深入思考的问题。

直接诱因:一些媒体患上“坏消息综合征”

7月8日,李少红为新《红楼梦》造势,携剧中演员蒋梦婕、于小彤等人现身广州,接受粤港多家媒体的专访。第二天,粤地某报的煽情报道,配发的两幅“黛玉之死”照片,一幅为新版玉体横陈,一幅为旧版焚诗卧榻,十分醒目,极具视觉冲击力;长达2000多字的报道措辞夸张,所谓“专访答疑”唯有李少红的一句“你们不觉得很震撼、很现代吗?”整篇报道充塞着媒体质疑之声,不见一处考证,却突出“裸死”这个让人敏感和不安的词汇,很容易造成读者误解。

同日,多家报纸的新闻标题有《林黛玉裸死,新〈红楼梦〉裸奔?》《“林黛玉裸死”只是新版〈红楼梦〉卖点》《林黛玉不是裸死是娱乐至死的》,还有《新版〈红楼梦〉何必非要林黛玉脱衣服》《林黛玉裸死为何让导演很兴奋?》等评论。在快速读报,或只浏览标题的情况下,读者捕捉到的信息很可能就是“黛玉裸死”。

其实,当天在广州的专访中,李少红针对“黛玉裸死”的质疑已经作了澄清,她说是网络夸大了,“其实没有裸,只露了一只胳膊,网上有一些夸大其辞,否则不够惊悚,没有话题。”对此解释,在场的粤港多家媒体记者似乎没有听见,不约而同地突出“黛玉裸死”。由此可见,不少媒体记者患上了“坏消息综合征”。

最近,美国尼尔森发布一份用户习惯报告,称中国网民最喜欢发布负面产品评论,也只有中国网民发表负面评论的意愿超过正面评论。

在此,笔者却要说,作为社会舆论的引导者,一些媒体才是“坏消息综合征”病毒的携带者、传播者。因而,对新版《红楼梦》这样一个“又红又大”的目标轮番炮轰,也许正好满足媒体的否定心理。

现象分析:炒作网络“热点”

新版《红楼梦》遭遇“一边倒”式批判之所以成为轰动一时的媒介事件,与媒体推波助澜分不开。

首先,网络热传,“板砖”横飞。5月24日,新版电视剧《红楼梦》全国首播倒计时100天系列活动在北京卫视启动,两个精华片断“元妃省亲”和“黛玉葬花”,虽然仅在荧屏上亮相5分钟,然而,网民的观点和看法立刻被许多网站争相转载,很快炒作成为博客的爆炸点。从诡异的造型到颠覆审美的选角,从雷人的台词到曲解原著的剧情,新版《红楼梦》从头到尾无一处不被痛骂。

紧接着,一些媒体推波助澜,几至人人喊打。6月下旬,新《红楼梦》相继在青岛、四川、上海、宁波、温州等地方电视频道播出,大报小报随之出现评论热潮。顷刻间,批评声远远多于赞美声,争议伴着收视率水涨船高。笔者搜索发现,如《新红楼:东方鬼片+西方魔幻》《演员气质不像红楼像青楼》《网友批黛玉肥元春老》《李少红用〈红楼〉给〈聊斋〉练手?》《〈红楼梦〉“悲剧”变“喜剧”》……媒体记者的“愤怒”夹杂着口水倾泻而下。另外,7月10日前后被许多报纸疯狂转载的《黛玉被裸死》一文,更引来口诛笔伐。对此,导演李少红直呼冤枉,“标题党误导了观众”。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