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长篇大论”

福建连城县委 周宗胜

日前,我采访了一家供电企业深入开展大走访便民服务活动的短新闻,含标点符号在内,只用了113个字,就把内容介绍清楚了。事后,供电企业建议我再将该短新闻扩写成七八千字的长篇。我“谦虚”的告诉他:“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无病呻吟的杜撰长篇,限于水平,实在是拿不出手……”

从经验来看,凡是具备新闻基本要素,开门见山,简明扼要的短新闻,不仅编辑爱编,读者爱看,也是检验作者写作水平的试金石。时下,一些采访对象在接受采访时,总会流露出希望作者能把采访内容写成长篇,认为只有长篇大论才能得到充分宣传。

事实上,短、平、快的新闻,是当今快节奏生活中,读者最喜欢阅读的新闻。那种无病呻吟,空洞无物,夸夸其谈的所谓长篇新闻,不仅浪费了版面,浪费了新闻资源。

之所以会出现这类长篇新闻,一是个别编辑还没有领会短新闻的精髓,依然在用“人情稿”;二是一些“擅长”杜撰长篇文章的作者,为了多赚计字稿费而不惜浪费纸墨,内容不够,之乎者也文字凑。

 

应多刊登这样的社会新闻

江苏宿迁经贸学院 陈尚忠

最近,见诸媒体的一些社会新闻,读后令人欣慰。9月13日,《扬子晚报》刊发新闻,扬州一位市民,女儿被一摩托车撞了,交管部门认定骑摩托车人负全责。受撞者住院治疗己花一万余元,肇事者迟迟不肯露面,老程找到肇事者家,见其家徒四壁,肇事者30多岁未婚,父母年老体弱。老程原也家贫,是在政府帮助下走上富裕路的,见此,他不但放弃了来时找其索赔的打算,还掏出身上全部现金1700元给佘家,并表示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找他,令肇事者感动得洒泪当场。

9月16日,《扬子晚报》刊载报道,一辆公交车因怕急刹车车内老年乘客受伤,只打方向盘,结果与一辆轿车发生轻擦,公交车司机当即下车给广本轿车擦拭手指头大印痕,并表示歉意。广本车主不仅痛骂公交车司机,竟然掌掴公交车司机,又连打两拳。车内乘客和路过市民指责广本车主霸道,要求车主向公交车司机道歉。民警赶到现场后批评了广本车主的行为,广本车主向公交车司机赔礼道歉,并支付300元让公交车司机到医院就医。

媒体刊登这样的社会新闻,不仅有利于净化都市报版面,还让读者看到了社会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爱有利于化解予盾,公众舆论能够起扶正祛邪的作用。

 

治治“虎头蛇尾”

湖北荆州日报社 童彬

今年夏季,湖北遭遇罕见洪涝灾害,洪湖市戴家场镇青泛湖电排站站长何复志,因连续抢排滞水12昼夜导致动脉瘤破裂突发脑溢血,家人和同事连夜将昏迷不醒的他转移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12天的坚守,30年的执着。一时间,各级各类媒体对何复志先进事迹的报道铺天盖地。消息、通讯、特写,各种题材的宣传报道将抗洪模范的形象刻画得淋漓尽致,何复志的事迹在荆楚大地广为传诵,激励着奋战在抗洪一线的防汛大军,也激励着后方的平常百姓。

可是,随着汛情好转,媒体宣传报道重心转移,何复志的病情也逐渐淡出了媒体记者的视线。他的病情究竟怎么样了、醒来没有……从媒体上,几乎看不到相关报道。

过了很久,才在一家报纸的角落,看到寥寥数语有关何复志出院的消息,原先一窝蜂报道的媒体上几乎再也看不到相关的报道。

除了类似的先进人物,新闻报道虎头蛇尾的现象在一些重大工程的报道上也屡见不鲜,开工、启动时,众媒体一拥而上,可进展如何、结果怎样,在媒体上就难觅踪迹了。究其实,还是与记者的工作作风不够实有关。漂浮、浮躁,沉不下去、静不下来,对采访选题缺乏深入的思考、周密的策划,导致新闻报道虎头蛇尾、空洞无物。

一个记者是否优秀,是否能写出有血有肉、在读者心目中打下烙印的稿件,关键就是看他是否沉得下去,是否能走得远,看得深。

 

突发事件报道不能模糊

安徽合肥 金海燕

9月17日,浙江金华一厂房发生大量废酸泄漏事件,整个街道被黄色有毒气体笼罩。事故发生后,媒体报道说:经金华消防、环保、市政等多个部门采取措施,险情已基本排除。检测显示,事故未对周边环境产生大的影响。

“事故未对周边环境产生大的影响”?有没有产生小的影响?这些影响会不会对人尤其是体弱的老人儿童的健康产生危害?这些都是当地居民也是大家十分关心的问题,报道越是把这些细节讲得仔细清楚,越能消除周边居民恐慌,达到安定人心、维护社会稳定的目的。

当然,只用一句模糊的“事故未对周边环境产生大的影响”了事,可能他得到的信息就是如此模糊。然而作为一个负责任的记者,面对如此大范围强酸泄漏的突发事故,面对2公里区域内的空气都变成了血红色的环境,恐怕有必要追问一句:究竟对周边环境有没有产生影响?不能用如此模糊的一句“未对周边环境产生大的影响”来搪塞居民的担心和恐慌。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