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灾难报道的民生视角

—以广州特大暴雨为例

□李宜航 郑杰

灾难事件具有突发性、破坏性、复杂性和冲击性等特点,历来是媒体高度关注的新闻题材。而发生在中心城市的灾难事件,更因人口稠密、建筑地形复杂、社会活动频繁、政府职能交错等特性,对市民生命财产的损害、对社会公共事务的打击更大,对报道数量、质量要求也更高。

《新快报》作为都市媒体,报道整体思路更多置于民生视角下,以“关注动态,体察民生,侧重服务,兼顾问责和善后”为主。本文以今年5月一场特大暴雨为例,从五个方面进行阐释、梳理。

事件原委:一场“不可能”的暴雨

2010年5月7日。广州下了一场“不可能的暴雨”。一夜之间,广州几成水城!

凌晨三四点,广州市首次发布2010年全市性暴雨红色预警信号。

后据广州市气象台介绍,“此次降雨过程雨量大、雨强大、范围广,破了三个历史记录,属于‘百年一遇’的大暴雨”。

这场暴雨导致的灾难性后果官方描述如下:“广州市7人死亡,其中天河区3人、白云区3人、花都区1人;全市受浸严重,部分地区低洼地、危房群众受困,安全受到威胁;中心城区多处出现严重内涝险情,全市共发生内涝点118个;全市共有935人受灾,87个镇(街)受淹,38间房屋倒塌,53679亩农田受浸。”

《新快报》对这次特大暴雨的报道,全部以民生视角切入、递进式体现,宏观关注整座城市的动态与微观体察社区及市民的生存状态相结合,应对与探因相结合,整组报道逻辑明晰,尽量满足都市受众阅读需求。

报道经过:民生视角下“不一样”的灾难

《新快报》的“暴雨成灾”报道主要围绕五个方面进行:

—还原灾难现场,告知公众灾难对其生活和利益的影响;

特大暴雨袭击广州几分钟后,《新快报》突发部主任在睡梦中被接连不断的报料电话唤醒。

10分钟后,《新快报》第一批4名记者冒着大暴雨,在电闪雷鸣之下走出家门,分赴广州各个水浸黑点,采写凌晨第一现场,图文并茂地捕捉到了很多鲜活场景,如凌晨时,岗顶地区一片泽国,鲤鱼甚至游到了大街上。

第二天《新快报》的报道分为“灾情、现场、影响、应对、探因、省内灾情、全国情况”等,共用14版,生动呈现了暴雨袭城第一天整座城市的面貌:

“灾情”2个版,跨版操作,《罕见暴雨城区内涝塌房塌路七人丧生》突出动态,通过现场大图片展现冲击力,同时作为14个版的统领板块做了内版的内容导读;

“现场”4个版,针对本次暴雨最新特点,安排记者贴身跟进,包括《地下车库没顶全省车损逾亿》《暨大男生宿舍水深及膝》及《凌晨垒沙包 杨箕地铁站没事》。

“影响”3个版,《部分旅客情绪失控打人砸物欲拦飞机》采访的是出城通道受阻,《三成干道大瘫痪 满城尽见车趴窝》报道的是城内交通堵塞,《33层金穗大厦断水电住户无奈住旅馆》,是灾难中典型个体的表现。

“应对”1个版,主要是质疑《暴雨下一小时才发红色预警》,导致很多市民无法及时防范,给生活造成不便。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