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型记者与“古城保卫战”

□林丽明

    当下,中国处于城市化快速发展阶段,各地城市建设以空前的规模和速度展开,而文化遗产和城市文化特色保护也处于紧迫而关键的历史阶段。一些城市在所谓的旧城改造和危旧房改造中采取大拆大建的开发方式,致使一些历史街区被夷为平地、一些传统民居被摧毁;由于忽视了文化遗产的保护,造成了这些历史性城市文化空间的破坏、历史文脉的割裂、社区邻里的解体,最终导致城市记忆的消失。新闻媒体肩负着传承文化、保护传统的特有功能,理所当然应承担起以良知守望社会、用高度的责任感参与到捍卫历史文化遗存的保护当中。

批判性:重磅出击,全力保护历史文化遗产

文化遗产是不可再生的珍贵资源,但随着经济全球化趋势和现代化进程的加快,我国的文化生态正在发生巨大变化,文化遗产及其生存环境受到严重威胁。不少历史文化名城(街区、村镇)、古建筑、古遗址及风景名胜区整体风貌遭到破坏。相对于其它舆论监督的报道,城市历史文化遗存保护报道的难度更大,因为它往往与当地政府的重大决策、与开发商的商业利益联系在一起。

2009年6月中旬,《文汇报》记者李婷得知位于外滩的划船俱乐部第二天就要被拆除。“划船俱乐部”是上海外滩现存的最古老的百年建筑,其室内游泳池是中国近代史上最早的体育设施之一。李婷随即前往采访,原来,此前文保专家曾建议将这两幢建筑列为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予以保护,并已得到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的核准,但主持酒店项目的黄埔集团坚持拆除。6月20日《文汇报》以“刀下留情”为题刊出报道,引起公众强烈反响。第三天,上海市规划局领导专门听取了专家意见。不久,修复方案经专家审定后开始实施,“划船俱乐部”得以保存。

接下来,《文汇报》刊发多篇报道,对这一古迹的拆保之争进行反思:缘何每次都要等到推土机启动前的一刻,才“突然发现”眼前老建筑的价值?记者带着这一疑问走访了相关专家,7月2日刊发了《为何总到最后一刻才“叫停”》,呼吁:在城市展开新一轮建设的大背景下,应该尽快为历史文化建筑做好身份确认,加快制定专门的保护法规,同时提高全社会对历史文化建筑的保护意识。

7月3日又刊发《在拆与保之间有无第三条路》进一步探讨问题,并综合中外的建筑实例,介绍了海外“采取局部、片断式的保护方式,“取一段‘精华’,永远善待它”。

一名出色的记者往往站在时代前沿,具备深邃的洞察力、辨别力、判断力,其职业特点更赋予了其批判性的思维。在这组系列报道中,记者步步紧逼,层层剖笋,以直面现实的勇气和批判主义精神,寻找破解文物保护之难的良方,不仅解开了文物保护为何到最后一刻才叫停的怪圈,更体现了传媒人对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高度社会责任感和悲悯情怀,堪称近年来文化遗存保护的经典案例。

建设性:深度解读,张扬理性主义旗帜

媒体不仅要做文化遗产的守望者,而且更要提出富于建设性的洞见与思考。如果说媒体的监督功能体现在突发事件面前,可以发挥其重大威力的话,那么对于非事件性文化遗产的深度解读,则不妨通过深度报道的操作手法,运用一些必要的策略,以换取更大的报道空间和时间。2006年秋《福建日报》“三坊七巷系列”报道则属这类:正面设置选题,通过深入的调查研究、独特的观察视角、贴近的表达方式,从而达到“柔性诉求、深度制胜”的效果。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