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急状态下由滚动报道组统筹调度投入防灾减灾报道。汶川特大地震以来,从玉树地震到四川“8?13”特大山洪泥石流等多起严重自然灾害,滚动报道组都应灾而动,大量稿件通过报网互动平台第一时间在四川在线播报,效果明显。此外,报社内部不同层级的应急报道机制也在实战中建立完善。以《四川日报》经济新闻部为例,其应急反应要求十分明晰:对独家报道或庞大事件,首先直击事件主干、核心,然后是旁支,最后作延伸报道;对多家媒体同时出击或者手头材料充分的,应作一网打尽式报道;对未能赶上第一时间发布的,要集中精力、集中人力作全覆盖报道;部门所有人员尤其是信息第一获取人和分工记者,是其后深度报道、连续报道的策划人。

怎样打好“组合拳”?以汶川地震为例,我们尝试根据灾难发生进程和相应防灾减灾工作周期,将防灾减灾报道分阶段,探讨怎样把握报道的阶段特点,以及组合报道推出的时机。(见图表)

亟待厘清的三个问题

1.如何防止不当炒作?

有文章曾说,对美国媒体的防灾减灾报道,公众指责不断。“这些指责主要集中在两方面:一是媒体对防灾减灾关注甚少,灾难报道高度集中在灾难发生后的救灾报道。公众希望媒体更多地介绍防灾减灾知识,而不仅仅是灾难发生后用触目惊心的死亡数字和各种煽情报道吸引读者和观众眼球。二是媒体对灾难报道,特别是救灾报道过度炒作,表现出一种‘节日狂欢’的热情。” ①

检视美国媒体受到诟病的报道误区,对我们修正防灾减灾报道是有益的提示与警醒。由此引发一些问题:一,如何看待媒体责任?作为报道者对新闻效应的追求,与作为参与者对防灾进程的推动,二者如何协调一致?二,如何避免不当炒作?过度渲染灾情与伤亡惨状;过度关注灾害中不具普遍价值,极端特殊经历的人或事物;不经科学求证便以亲历者、当事人的回忆和判断作依据,报道灾害发生的原因、特点、趋势等;不考虑各地经济发展、社会人文等情况的具体差异,将救灾、救助、重建等政策举措简单类比,苛求一致,等等。

2.如何处理与相关部门的关系?

防灾减灾是一项庞杂的社会工程,政府占据主导地位。身处防灾减灾全局中的媒体,最重要的职责是历史的记录者。我们有如实发布灾情的义务,有配合相关部门发动抗灾救灾的义务,也有独立思考、当好“守夜人”的义务。因此,媒体与掌握部分信源的相关部门之间,是合作与监督并行的关系。应当充分发挥信息发布平台的职能,社会动员平台的作用,也必须发挥好舆论监督之责,对防灾减灾中有关部门及其工作人员的失责、渎职、不当作为予以盯防披露,对防灾减灾链条中的薄弱环节予以调查揭示。

3.如何看待客观报道和主动介入的关系?

在新中国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群发性泥石流—四川“8?13”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报道中,有一线记者在手记中写道,看到一对夫妇在淤泥中奋力清扫屋子的情景,他突然冲动地收起采访本,中止采访,拿起扫帚和他们一起干起来。不少参与汶川特大地震报道的记者都有类似经历。倡导在新闻策划时以积极方式介入抗灾救灾进程,包括发起募捐活动、督促加快问题解决等。

这与冷静客观的报道理念并不冲突。一方面重视记录真实,调查中立,报道专业,一方面强调发挥媒体社会动员力、价值倡导力。或冷静客观,或积极主动,都是方式方法,不变的是核心—推动防灾减灾进程。(作者分别是四川日报报业集团总编辑助理、《四川日报》编辑出版中心副主任)

【注释】① 刘颖 文建:《美国媒体防灾减灾新闻特色--兼谈媒体在灾难中的角色》,《中国记者》2006年第09期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